<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见面
    张辽到了外室,婢女小荷早已起来,看他出来,忙给他端了水,洗了脸,又给他梳头簪发,很是利索,令一直苦于梳头簪发的张辽大是满意,夸了小荷两句,让她进去侍候唐婉,他则去后院晨练。

    因是新婚,贾诩让他休息三日,不用去校场训练,所以一直忙碌的他才有两日清闲功夫。不过这武艺还是不能拉下的,这可是他横推乱世的根本,容不得懈怠。

    这个院子是贾诩一手置办的,张辽也陌生,不过到了后院,却看到几个亲卫不知何时早已在一侧空地上摆上了兵器架。除了他的勾镰长刀,枪矛剑戟各般兵器也一应俱全。

    张辽看到这些兵器,精神不由一振,他如今练武已成习惯,甚至一日不练就浑身不自在。

    唐婉梳洗打扮后,与小荷来到后院,远远就看到正在练武的张辽,一人一枪,来去纵横,起跃丈许,几乎分不清影子,如同蛟龙出海,雷霆乍动,时而冲天而起,转瞬凌厉回击,无从断定来去,只见枪花朵朵,寒光点点,所过之处,如同狂风骤雨突袭,几根木桩无不开裂四散。

    纵然是不懂武艺的二女也看的目眩神驰,少女谁都有英雄情怀,小荷眼睛放光,低声惊呼:“夫人,男君真的好厉害啊。”

    唐婉眼里也是露出惊异之色,她出身大家,眼里自然不差,没想到昨夜这个颇是风趣温和的男人竟有如此武艺,此时看去真是气概十足。难以想象如此勇猛的男人也有那般风趣的言语和细腻的心思。

    自己这个夫君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唐婉心底忍不住起了探寻的心思。

    不过看到张辽哚的一声将长枪插入兵器架大步朝她而来,唐婉又忍不住想起刚才那一吻,她俏脸不禁染上了一抹晕红。

    她与刘辩也从没有这般亲近过,或许是由于灵帝荒淫早死,何后在这方面对刘辩管束的很严。

    张辽收了兵器,便带着唐婉去贾诩家,到了贾诩家里,贾玑笑嘻嘻的领着他们进去,贾诩和张氏早在堂上等候了。

    贾诩知道唐婉的身份,看到唐婉,犹豫着要不要起身,张辽已经拉着唐婉恭敬的拜了下去,见此情形,贾诩暗叹一声,便没有起身,睿智如他如今也是理不清这其中的头绪。

    看这张辽,他不由感叹,这个便宜弟子文武兼能,尤其善于应变,能结交豪杰,但惹事的本事更大。

    堂下二人恭敬的给贾诩夫妇拜了三拜,张辽拉着唐婉起身,上了茶,觍着脸笑嘻嘻的道:“师傅,师母,有没有礼物?”

    “去!都成家的人了。”贾诩黑着脸斥了声。看了温婉端庄恭敬的唐婉小姑娘,他觉得张辽这嬉皮笑脸的样子分外的不顺眼。

    张辽嘿嘿一笑,不以为意,一旁张氏却是满脸慈和,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布包,交给唐婉,笑眯眯的道:“不要听你师父的,他早算到你会讨要礼物,已经让老身备好了,不过没有你的。”

    “师父真是算无遗策。”张辽讪讪一笑,看着有些犹豫的唐婉,让她收下礼物。

    张氏看着张辽,笑眯眯的道:“真是不知道你师父有什么好,你对他这般尊敬。”

    张辽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弟子既没有读万卷书,也没有阅人无数,能有今日,全亏了师父指路,恩深似海哪,弟子岂能不尊敬爱戴师父。”

    贾诩哼了声,没给他好脸色,他对张辽娶弘农王妃实际上也有些难以接受,也知道这并不是张辽的错,但就难以给他好脸色。

    张氏则是笑的更加慈祥了,她刚来没几日,张辽已经多次上门,给她送这布置那,可谓周到之极,加上张辽对丈夫可是恭敬爱戴,因而她对张辽这个弟子可谓喜爱之极,懂事乖巧又会哄老人开心,加上还是同姓,所以她真的把张辽当做子侄一般对待了。

    唐婉看着张辽笑嘻嘻的与贾诩夫妇嘘寒问暖,又插科打诨,逗得张氏直笑,还不忘了时不时带上自己,不让自己冷落尴尬,她心中可谓惊异之极,这个夫君可真不一般。

    直到贾诩数度催促,张辽才带着唐婉出了贾府,他犹疑了下,便带着唐婉赶去尹氏的小院,他怕尹氏胡思乱想,动了胎气。

    他知道这其中有些不妥,但他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一旦决定了的事就不会迟疑。

    途中,他和唐婉提了去看下尹氏,免得她没有准备,更是咬牙说尹氏是自己纳的妾室。

    他本还怕唐婉不高兴,没想到唐婉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反问了一句:“夫君为何不早说?妾身空手去见尹姊姊太过失礼。”

    这个态度让张辽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却不知唐婉入宫前早被父母叮嘱过多次,对于原本夫君的无数嫔妃早有心理准备,如今张辽比之弘农王算是好了无数倍了。何况唐婉的性格本就温婉大度,又是素来以光武帝的皇后阴丽华的美好品德来要求自己。

    不过这个态度倒是让张辽心中大松了口气,反而对唐婉生了几分愧疚,不过尹氏他也不可能放手,只能对她们都好点,才不负她们的将一生托付给自己。

    好在张辽也坚信自己对女人的好这个时代没几个能比得上,或许只有曹大能与自己一比,她们跟着自己至少在这方面不会受委屈。

    尹氏正在织机前发怔,一旁陪着她的苏婳陪着她说话,却见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全然不在心上。

    苏婳有些无奈的道:“尹妹妹哟,你这个样子,不如我们去找文远吧?”

    尹氏慌忙摇头道:“这怎么行?不成,不成。”

    “有什么不成哟?就是去看看他,看他过得怎么样?”苏婳撺掇着。

    尹氏坚决的摇头反对。

    “可是你这样子怎么行哟?别坏了宝宝哟。”苏婳也跟着张辽学会喊胎儿宝宝了。

    尹氏正要说话,突然小翠欢喜的跑进来:“夫人,张公子来了!”

    啊?苏婳和尹氏都是一怔,尹氏忽的站起来,吓得苏婳急忙扶住她。

    “他……他这个时候怎么来了?他一个人么?”尹氏有些语无伦次。

    她前日拒绝了张辽娶她,但张辽真娶了妻,她心中还是杂乱非常,她仍是没有做张辽正妻的想法,但她却怕这个妻子厉害,她以后没了任何念想。

    “不是……”小翠气喘吁吁的道:“张公子是带着新妇一起来的。”

    啊?尹氏捂住小嘴,一下子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是来干什么来的?尹氏只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