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徒劳
    张辽回到尹氏那里,心中仍在琢磨着董卓赐婚之事,这可是人生大事,关乎他一辈子的生活,绝对不能大意。

    虽然他常和左慈开玩笑说三妻四妾,但那也是玩笑之言,是奢望。

    所谓三妻,除了嫡妻以外,偏妻和下妻都只能算是妾,地位根本没法和正妻相比,所谓的平妻只是清代后期才出现的,三妻四妾实际上就是一夫一妻多妾制。

    秦汉律例规定,平民一妻一妾,士一妻二妾,只有王侯公卿才能多纳妾,但正妻始终只有一个,正所谓诸侯无二嫡,妻者齐也,与夫齐体,夫有二妻则诛,乱妻妾位也要问罪。

    其实这也是为了维护家庭秩序,妻妾不分则家室乱,如果出现两头大甚至多头大的情况,很容易后院起火,家室不宁。

    正因为正妻的位置重要,所以张辽才要慎重考虑。而贾诩反对他娶尹氏为妻也是如此,如果尹氏生了何氏血脉,如何作为嫡子?毕竟不是张辽的血脉,那很容易出现问题。

    何进、何苗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不是何苗与何进全无血缘关系,一直与何进作对,他们兄弟齐心,或许又是一番局面。所以,他即便收尹氏,也只能是纳作妾。

    但要他娶一个十四岁的萝莉做正妻,他也觉得难以接受。

    尹氏看出张辽有心事,给他倒了杯蜂蜜水,柔声问道:“张大哥,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与其应对那些烦心之事,倒不如惜取眼前人,张辽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看着性情温柔的尹氏,一把拉住她的纤纤素手,尹氏身子一颤,低下头,面色飞红,想要抽出来却挣不开,只能羞涩的道:“张大哥……”

    张辽看着她,认真道:“妹子,我要娶你,你可愿嫁我为妻?”

    啊?尹氏惊呼一声,娇躯剧烈一颤,仿佛受到了惊吓,急忙收回了手,连连摇头,话也说不清了:“张……张大哥……妾身……妾身不成的……”

    张辽苦笑一声,看尹氏的反应,他就知道自己操之过急了,摇摇头,有些意兴阑珊:“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尹氏一颗心砰砰狂跳,她以前与何咸相处也是含蓄而温和,何曾应对过这等直接的表白,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待回过神来,看到张辽失望的准备离开,顾不得羞涩和矜持,下意识的反抓住张辽的大手,道:“大哥,你……妾身是未亡人,又身怀何氏血脉,是不能做嫡妻的,这会让大哥被人耻笑的。”

    张辽心中一宽,看来尹氏也是顾忌这个,并非对自己没感情,他哼道:“怕什么?谁敢耻笑我,我打得他再也笑不出来!”

    尹氏定下神来,连连摇头,坚定的道:“大哥是要做大事的人,怎可不顾及常礼?若是与大哥做妻,便是妾身也会被人所指责的,贾校尉就不会同意的。再说,先夫他才去世不久,妾身不能……”

    张辽听尹氏提到大公子,知道尹氏心中仍有那一道坎,便绝了那个念头,长叹一声:“这算什么事,娶个妻也顾忌这顾忌那。”

    尹氏曾为大将军儿媳,自然见识不差,知道时下士人的很多规矩和忌讳,轻声道:“因为大哥不是寻常人,要顾忌的自然要多。”说罢,俏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迟疑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莫非大哥是要娶妻了么?”

    张辽郁闷的点了点头:“相国赐婚,不知来头。”

    “啊?是董相国赐婚的?”尹氏惊呼一声,露出担忧之色,忙认真的道:“这大哥就更不能作他想了,要是折了相国的脸面,他岂能放过大哥?大哥可千万不要为了妾身而害了自己,那妾身就百死莫赎了。”

    张辽苦笑道:“可是她才十四岁!”

    “十四岁?这有什么不对的么?”尹氏道:“妾身也是十四岁嫁入何府的。”

    张辽只能苦笑不语。

    次日一早,张辽就骑着象龙直奔雒阳,到了董卓的相国府,先去见了田仪,而后田仪领着他去见董卓。

    “哈哈,文远来见老夫所谓何事啊?莫非是来谢老夫赐婚之事啊?老夫此次亲自做媒,已为汝夫妇合了生辰八字,哈哈,真是天作之合啊!”董卓一见张辽就哈哈大笑,他对自己手下这个大有潜力的年轻将领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禀相国。”张辽看董卓那副兴致颇高的神情,不由硬着头皮,道:“赐婚之恩,属下感激不尽,只是属下如今一心为相国讨贼,并无成家之念。”

    “讨贼与成家有何干系?”董卓冷哼一声,笑容消失,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汝推三阻四,莫非是要抗命不成!”

    张辽有些无语,这狗脸比翻书还快,自己不过刚委婉的提了一句,就成了推三阻四了……

    “相国,”张辽还想再努力一把:“属下还有母亲和兄长在并州老家,婚姻大事,须得母亲……”

    “勿复多言,吾意已决!”董卓大手一挥,打断他:“堂堂男儿,行事当有决断,此事写信知会汝母一声便可,岂可因此误了大事!汝且回去吧,明日就成亲!”

    张辽看董卓如此坚决,不由郁闷的离开了,他却不知道,董卓已经以夷三族威胁了他的未婚妻子和族人,否则他会更郁闷。

    ……

    平县北乡,尹氏小院中,苏婳进来时,看到尹氏正坐在织机前,手中拿着梭子,满腹心事,怔怔发呆,不由好笑,伸出雪白的玉手在尹氏面前晃了晃,咯咯笑道:“尹妹妹,回神哟,又在想你的张大哥哟?”

    说着又顽皮的摸了摸尹氏的凸起的小腹:“哎哟,还有五个月哟,这小宝宝啥时候才能出来哟?”

    “苏姊姊!”尹氏轻嗔一声,所以又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苏婳奇道:“尹妹妹,怎么了哟?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文远哟?”

    尹氏无意识的捋了捋青丝,轻叹一声:“张大哥要娶妻了。”

    “啊?”苏婳身子一颤,也是一呆:“文远要娶妻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