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人生大事
    袁绍大败之后,小平津暂时没有了战事,又经张辽几次助推,特别是忠烈祠的建立,令贾诩如今在小平津的声望极高,加之王方身死,是以贾诩已然完全掌控了小平津,又将一应事务交给张辽,自己倒是完全清闲了下来。

    而贾诩的性格素来是,能用三分力办事,就绝不耗五分力。因此他也不再常住军营,而是住进了张辽给他买的小院子里,并把在雒阳的家小也接了过来。

    张辽大步而行,远远的就看到贾诩院门口不少人来来往往,有十多辆车子,上面都是大红箱子,用大红丝绸缠缚,看样子倒是像办喜事,他心中有些诧异,难道师父家有喜事了?

    师父贾诩有三个儿子,长子贾穆年方十七,次子贾玑十五,幼子贾访才十二,难道是贾穆要成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这个地方?

    张辽心中有些纳闷,径自进了院子,却感到一种怪异的气氛,似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看得他更纳闷了,难道自己哪里不对了?

    这时,贾玑满脸兴奋的迎上来:“师兄,恭喜啊。”如今贾诩似乎也默认了张辽这个弟子,虽然没正式承认过,但贾玑已经改叫师兄了。

    恭喜?张辽看着贾玑一脸笑意的恭喜他,不由一愣,更加莫名其妙了:“何喜之有?”

    贾玑笑而不答:“小弟先带师兄去见父亲吧。”

    张辽一头雾水的跟着贾玑来到贾诩书房,向正默立在窗前的贾诩行了一礼:“师父。”

    贾诩摆摆手,贾玑退了出去。

    张辽准备看贾诩今天的情绪似乎也有些异常,要是平日里,他都是坐在那里看书的,他看贾诩没有说话,也不打扰,过去给贾诩倒了杯茶,来到窗前,却突然听到外面一阵热闹声。

    透过窗户看去,却见不少人将那些大红箱子抬进了院子,又看到西厢里似乎有不少女子,有一个是师母张氏,除了张氏外,似乎还有数名年轻女子,里面热闹的很。

    张辽不由指着西厢,诧异的问道:“师父,这些人是?莫非是师弟要娶妻?”

    贾诩回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这是董公赐给你的娇妻。”

    嘎?张辽一下子傻了眼,脑子里霎时间一片空白,连话也说不清了:“董公赐……赐给我的……娇妻?”

    他回过神来,失声道:“师父,不会是弄错了吧?董公怎么会赐给弟子娇妻!”

    贾诩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初见董公时,不是很难舍娇妻美妾之赐,此次立功,董公正好遂了你的心愿。”

    张辽忙道:“那不是……匈奴未灭……”

    贾诩破天荒的打断他,又道:“你又多次求李文优为你说亲事,还惦记他的女儿,可有此事?”

    “原来是李文优这个家伙捣的鬼,弟子不过是与他说笑的。”张辽脸一下子黑了:“师父,这亲事能不能退了?”开玩笑,董卓赐给他的妻子,他敢要吗?说不定就是个董卓的眼线或暗谍什么的,潜伏数十年,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同床共枕怕也是心惊胆战,哪有什么夫妻的样子。

    贾诩淡淡的道:“董公赐婚,你敢拒绝吗?”

    张辽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的确如贾诩所说,董卓赐妻,他不敢要,但却不能不要,娘的,这是什么烂事!

    他皱了皱眉,心中一动,忙问道:“不知董公赐给弟子的妻子是谁?该不会是董公的孙女吧?”

    贾诩嘴角抽搐了下,瞥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张辽讪讪的笑了笑,心中却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要是董卓的孙女,那可就麻烦了。

    “那是谁家女郎?”张辽忙又问道。

    贾诩沉默不语。

    张辽心中一个咯噔,他很熟悉师父的习惯,沉默不语就是不能说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忌讳的?该不会是董卓把自己的侍妾什么的送给自己吧?那可坚决不能要!他娘的,那可是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他誓死不干!

    他一时心中忐忑不定,不知不觉将本该倒给贾诩的茶喝了一口,定定神,又试探的问道:“她多大了?”

    “年方十四。”贾诩的声音很平淡。

    噗!张辽一口茶喷在贾诩衣服上,连连咳道:“十……十四?师父,你确定?”

    贾诩拂去衣服上的茶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奇怪的?”

    张辽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后世,这个时代的女子一般过了十三岁就能出嫁,甚至还有更小的,他一下子就呆懵了,十四岁的妻子,这在后世才上初中吧。娘啊,这是犯罪啊。

    “太小了,这个妻子弟子不能要。”张辽连连摇头。他此时的心里阴影一大片,前世他好歹是二十七八的人了,心理年龄也成熟了,对一个十四岁的妻子,他还着接受不了。

    贾诩淡淡道:“董公做出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

    张辽心中一阵郁闷,道:“不如我去和她说说吧,只要我们两个人都不同意,董公想必会考虑收回成命的。”

    贾诩默然片刻,道:“她也是身不由己,何必为难于她?”

    张辽心中一沉,他从贾诩的话音中听出来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小妻子”是被逼迫的?

    “董公有没有指定日子?”张辽的声音有些干涩,也有些愤懑,娘的,自己的婚姻自己还不能做主了?也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董卓这种霸道的家伙,他的赐婚怕是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要权威。

    贾诩点头道:“后天是个好日子。”

    娘的,果然连日子都指定了,只是还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谁?

    张辽看着西厢热闹的情形,脑海里不由闪过尹氏和还有苏婳的面容,尤其是尹氏,不知她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他一时之间心情五味陈杂,沉默了片刻,试探的问了句:“师父,这女子该不会是代董公来探查管束弟子的吧?”

    “不是。”贾诩吐出两个字,张辽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董卓想要派来的暗谍,带着政治目的,那自己找董卓退婚兴许有用。

    他却没有注意到贾诩眼里复杂的神色,这个妻子的确不是董卓派来探查和监视他的,但真相却比他想象的更复杂,更严峻。

    “师父,弟子若是去找董公,不知是否可以退婚?毕竟弟子还有母亲在并州老家,成亲岂能不告知母亲?”张辽还是心有不甘,存了一丝侥幸。

    贾诩没有回答他,显然是对他退婚之事不抱希望。

    “师父,你觉得尹氏……”张辽又问了句。

    贾诩打断了他的话:“她有何氏血脉在身,不合为汝正妻,否则将来家室必乱。”

    看着贾诩严肃的样子,张辽苦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贾诩是为他好。

    他一时之间还是心乱如麻,想了想,抱拳道:“师父,若无他事,弟子先去了。”

    贾诩点了点头:“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去雒阳不迟。”

    张辽不由苦笑一声,看来师父猜到自己不甘心,想要去雒阳找一趟董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