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请罪
    听到胡轸的嘶吼,张辽冷然道:“很好,还能张嘴诬陷,看来我马鞭打得不好,没抽到那张破嘴。”

    胡轸出身高,在董卓麾下地位极高,从来都是他欺辱别人,自己却何曾受过如此大辱,像麻袋一般在一众手下面前被如此踢打鞭打。

    此时他心中的耻辱与怨毒已经远远压过了躯体的疼痛,他只恨不能将张辽碎尸万段!食其肉而寝其皮!

    但他捂着脸的手却根本不敢放下来,正因为他打得高顺面容鲜血淋漓,所以他更知道那惨状的可怕,生怕自己也变成那样!

    形势的互转,让他方才暴虐的快意此时全变成了惊恐,在地上翻滚着,躲着鞭子,只期望着自己那些手下能一拥而上,将张辽斩为肉泥。

    而他的一众手下却是投鼠忌器,既畏惧外围列阵以待的弓箭手,又怕激怒张辽杀了胡轸,看着他们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中郎将被如此虐打,他们一时之间都是无所适从,只能恶狠狠的看着张辽。

    但张辽打了一通,怒火却根本没有消减,尤其是一看到高顺现在的惨样,他的怒火便更增一分!

    他看胡轸用手臂护着脸庞,身上又有铠甲护身,打得的大是不痛快,当即停了鞭子,一把拎起胡轸,咔嚓一声将他的胳膊扭到背后,又扯去他的铠甲,露出了中衣。

    胡轸痛得一声惨叫,凄厉的嘶吼道:“竖子!相国得知你如此猖狂,定然斩尔!”

    张辽狠狠抽了他一巴掌,厉声道:“欺我兄弟,便是相国当面,我也要打得你筋断骨折!”

    不料他话音刚落,一个充满威严和震怒的声音突然传来:“张辽!住手!”

    人群一分,身形魁梧的董卓带着一众亲卫大步而来,面色阴沉,凌厉的目光落在正暴打胡轸的张辽身上。

    董卓的身边跟着李儒,此时看着张辽,暗中连使眼色。

    看到董卓居然亲自到来,四面将士陡然一片沉寂,便是大声呼喊助威的并州兵也全部哑了声音,张辽的那些弓箭兵也忙收了箭。

    “属下拜见相国。”张辽见董卓到来,心中大感可惜,狠狠一把将胡轸丢在地上,向董卓躬身行礼。

    一众将士也反应过来,齐齐下拜:“拜见相国。”

    “很好!”董卓扫视了一圈,看向张辽,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张辽,汝好大的胆子。”

    “相国!相国!”被张辽抛在地上的胡轸这才反应过来,救星来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待确认了真是董卓到来,霎时间声泪俱下,大声道:“相国,张辽意图作乱,本将前来阻截,不想被他欺辱,还请相国为末将做主!”

    他此时被张辽打得早已崩溃,全然没有了一个中郎将该有的形象和气度。

    董卓冷冷的看着张辽,目光凌厉:“汝有何话说?”

    张辽还没回话,胡轸便指着张辽,厉声道:“相国,这竖子方才口出妄言,说便是相国当前,也要行凶!分明是没把相国放在眼里,实是大逆不道!”说罢欺近张辽,咬牙切齿的道:“张辽,尔要打吾,众将士皆可为证,尔可敢否认?”

    砰!

    张辽抬手就是一勾拳,打在胡轸下巴上。

    胡轸啊的一声惨嚎,整个人仰倒在地上,下巴抖动着,被打得脱臼,眼睛翻白,不敢置信的指着张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别说被打的胡轸,就是董卓也是一呆,看着倒地的胡轸,眼角止不住抽搐了一下,心中更是震怒。

    李儒、高顺和四面的一众将士也是被张辽这个举动惊呆了,而那些并州兵此时看向张辽的眼神就只有佩服了,他们看到这一幕,心惊于张辽的大胆,但心底却只感到无比的畅快,比张辽刚才暴打胡轸无数次还要畅快百倍!

    “张辽,汝怎敢以下犯上,殴打胡中郎?可知此是大罪!”在董卓说话之前,李儒抢先指责张辽,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

    张辽昂然道:“末将从来只有两个上司,一个是相国,一个是贾都尉,忠于相国而听命于贾都尉,却不知胡轸又算是哪根葱。”

    董卓听到张辽这话,不由一怔,面色微微缓和,被张辽一句忠于相国说的那股震怒消减了许多。李儒暗中却给了张辽一个赞许的眼色。

    而胡轸此时下巴还在脱臼,又急又怒,却说不出话来,嘴巴一动,下巴就是刺心的疼痛。

    “说罢,”董卓瞥了一眼张辽,神色仍是不善:“因何如此?”

    “相国!”张辽单膝在地,沉声道:“属下为自己请罪,为将士请冤!”

    董卓冷哼道:“何为请罪?又何为请冤?”

    “末将殴打同袍,此为请罪,任相国处置!”张辽肃声道:“但末将麾下将士,昨夜奉相国之命,誓死攻袭袁绍,大战整夜,未有一兵一卒援助,而以三千破贼兵万余,而今死者未曾安葬,生者未能医伤,而胡轸这个小人却来抢功,欺辱有功将士,又诬以谋反之名,将士为相国而战,却被小人陷害,属下为将士抱屈!”

    “相国!”张辽手下一众将士在赵武等军侯的带领下,再次下拜,尤其是高顺那些手下,被张辽言语感染,无不放声大哭。

    鏖战整夜,死了多少同袍,到头来却被诬指谋反,谁能不屈?

    董卓目光扫过那些将士,没有说话,手下并州兵与凉州兵关系已经恶化到了如此程度,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相国!”张辽再次抱拳:“佐军司马高顺,乃相国从吕中郎麾下调来,几次大战,率领麾下五百将士一力冲锋在前,阻击最精锐的贼兵,其功远过于属下,而今却被胡轸这个小人鞭打,请相国主持公道!”

    高顺躬身抱拳不语。

    董卓看到张辽身侧的高顺,这才真吃了一惊,高顺是他应张辽之请,亲自从吕布手下调来,怎能不认得?但如今他真认不出眼前这个凄惨的人就是高顺!

    董卓看向胡轸,心中怒火汹汹,正是这胡文才昨日在孟津吃了大败仗,令他损失惨重,正是这胡文才昨夜暗中派侄子前去向袁绍报信,正是这厮今日又生出这些事端。

    不过胡轸毕竟是他的爱将,跟随他东征西讨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其感情绝非张辽等将领能比的,他心中作难起来。

    张辽一看这情形,心中一沉,顿时知道还是内外有别,想要让董卓重处胡轸是不可能了,他低头抱拳道:“末将请罪,请相国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