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暴打
    听到这个声音,被鞭打的高顺眼睛一亮,抬头透过被鲜血浸染的眼眶看向远处。

    胡轸也听到这声大吼,他转头看去,只见一匹高大的栗色骏马从疾驰而来,一连飞跃过数道残损的营栏和壕沟,如同闪电一般,转眼便到跟前,快得让人看不清马上之人的相貌。但胡轸却认得那匹象龙,是董卓最爱的宝马之一,听说就是赐给了并州子张辽。

    来的自然是张辽。

    张辽一路带着粮草和俘虏,一路赶回河阳津,到了营外,就发现情况不对,他很快看到了被押着的樊稠,一听樊稠说高顺正被赶来的胡轸作难,不由大急,当即带着手下一众骑兵,直冲中营!

    远远的,他就看到中营辕门之下有十多具尸体和头颅,更看到傲然而立的高顺被捆在那里打得浑身血淋淋看不清形貌。

    他脑袋登时一轰,几乎是瞬间就炸毛了,大吼一声,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催动象龙冲过去。

    象龙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此时焦虑和震怒的心情,发出一声惊天长嘶,庞大的躯体如同闪电一般,一路上任何障碍都是一跃而过,最后从一众羌胡兵中直接横冲过去,落在了辕门前!

    近距离,张辽更加清晰的看到了高顺的惨样,又看到一个羌胡兵手中拿着鞭子还要抽打高顺,他心中的暴戾之气刹那间全部爆发而出,大吼一声,钩镰长刀猛然砍下,直接将那个羌胡兵劈成了两半!

    “高兄!”张辽将钩镰长刀往地上一插,几乎是踉跄着扑到高顺面前,看着高顺浑身血淋淋的惨状,急着要帮他解绳子,但那双手却颤抖着怎么也解不开,眼眶中已经充满了男儿泪。

    看着高顺此时的情形,他只觉如同身受,比身受更难受。

    高顺看着一向镇定的张辽此时慌忙的样子,嘴角动了动,破天荒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此时很难看,但这却是高顺很少有的几次笑容。

    “文远,没事。”高顺简单的说了几个字,双臂一用力,自己将绳子挣脱了开来,又道:“不过是挨些鞭子罢了,对我辈而言,算的什么伤。”

    他抛开绳子,想要拍张辽肩膀时,身子却是一个踉跄。

    张辽忙扶住高顺,他知道高顺说的轻松,但这鞭伤却是最痛苦的,如同烈火焚燎,何况高顺的脸庞受伤最甚,怕是每说一句话,脸颊都是撕裂的疼痛,何况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对相貌造成影响,这对向来注重仪表的高顺无疑也是个很大的伤害!

    尤其是高顺是他亲自从吕布那里调来的,两次大战都赖他抵挡在最艰难的战线,看似无名,功勋却是最大的,更不用说两人的交情了,如今高顺却被人打成这样,他此时心中无比的愧疚,对那个鞭打高顺的人更是无比的痛恨!

    此恨怎消!此仇不能不报!

    高顺推开张辽的搀扶,自己坚定的站稳了,恰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呵斥声:“尔是何人?胆敢在此放肆!”

    张辽猛然回身,看向那人,耳边传来高顺低沉而模糊的声音:“这是中郎将胡轸,文远不要冲动,还是先去见相国……”

    胡轸?!胡轸!张辽双目凌厉的看向那个形貌阴鸷的将领,这就是胡轸?

    他瞬间全明白了,感情高顺是被他牵连的!

    这时,高顺那五百并州兵中有人大喊:“张都尉,就是他鞭打的司马。”

    胡轸手持长剑,一脸冷笑的看着张辽:“张都尉?尔莫非就是张辽?本中郎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却厌恶的很。”

    “胡轸!”张辽根本没听到胡轸在说什么,暴戾的大吼一声,直如雷霆骤起,整个人更是凶猛的冲过去,全然无视胡轸手中那把长剑,一脚将长剑踢飞,探手一下子将胡轸整个人拎了过来,横举当空。

    胡轸向来妄自尊大惯了,不料张辽竟然对他敢动手,不由手脚挣扎,骇然惊呼:“尔欲谋反乎?”

    “谋你老母!”张辽大吼一声,双臂一振,将胡轸整个人朝辕门抛砸过去!

    轰!胡轸浑身甲胄重重的撞在辕门上,将整个辕门轰然撞倒。

    “好胆!”胡轸惨嚎一声,还没有爬起来,就被冲过去的张辽再次拎了起来,又朝栅栏撞过去。

    “杀了他!杀了他……他要谋反!”趁着一个落地的间隙,胡轸不顾浑身散架一般,慌忙嘶声大喊。

    “快救胡将军!”一众羌胡兵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大吼着都要朝张辽冲过来。

    更有人大吼:“先杀了那高顺和这些并州兵!”

    “谁敢动手!格杀勿论!”几乎同时,张辽大吼一声,命令几乎与胡轸方才所下的一般无二。

    “是!”这次应命的却是整齐而肃杀的吼声,从羌胡兵外围传过来。

    一众羌胡兵大为吃惊,急忙回头看去,却见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列阵了数百枪兵,更可怕的是还有数百弓箭手,已经搭箭上弦,拉开了弓。

    那些羌胡兵一下子慌了起来,乱作一团,有想要冲过去的,还有想要躲避的。

    “谁再乱动一分,格杀勿论!”张辽不知何时已经拿起了马鞭,一鞭子抽在胡轸脸上,厉声下令。

    那些羌胡兵一下子静了下来。

    啪!啪!啪!

    张辽抡起鞭子狂抽,便如同刚才的胡轸一般,看的高顺手下那五百并州兵齐声大吼,快意非常!

    一旁的高顺艰难的动着脸颊,涩声道:“文远,罢手吧,他毕竟是中郎将。”

    而就在这时,一行近百人悄然靠近了大营,所过之处,发现他们的士兵无不惊骇的退在两旁,急忙下拜,战栗不敢语。

    那行人距离辕门越来越近,领头之人赫然是董卓,当今的相国,最大的掌权者,他看到这里剑拔弩张的情形,本来一路欢喜的脸庞阴沉了下来,又看到那些发现他的士兵下拜想要呼喊,挥挥手让他们不要说话。

    而最里面的辕门下,张辽将胡轸打给高顺的鞭子全还给了他,打得胡轸在地上连连翻滚,撞得那些被他砍掉的俘兵头颅乱滚,嘶声道:“竖子!吾乃中郎将,你如此行径,乃谋反之罪!相国若是得知,定会将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