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夺功
    张辽露出一副“追忆”的神情:“本都尉平生最爱游历四方,结交豪杰,中平年间,黄巾起兵,天下大乱,我携剑游历河北,到了冀州河间国,听闻此地出了一个少年英雄,姓张名颌,智勇双全,讨伐黄巾,闻名州里,令我大为敬服。”

    这话别人只当在讲故事,但一旁的张郃却听得脸色涨红,大是尴尬。

    “于是我便思忖,”张辽接着道:“张郃兄弟与我姓,说不定三百年前我们就是一家人,于是我便冒昧登门拜访,可惜……”

    张辽说到这里在马上长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郭图不由大是好奇:“张都尉,可惜什么?”

    张辽拳掌相击,仰天长叹:“可惜却未能见到我那张郃兄弟哪!”

    “嘎?”郭图神情有些发懵,下意识的抚着胡须问道:“没见着?那后来呢?”

    “后来……”张辽神情怅然:“我在鄚县等了三天,没等到,只能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离开了!”郭图声音明显高了一个调子,掐断了几根胡子也全然不觉,愕然道:“这么说……原来张都尉未曾见过张郃?”

    一旁的张郃面色怪异,有些哭笑不得,本以为是自己忘了什么事,没想到居然真的没见过。岂止是他,就是一旁听着张辽讲故事的几个军侯也有些发懵,他们听了开头,只以为是英雄惺惺相惜,却没猜到是这么个让人无语的结果。

    郭图忍不住道:“没见过……这也算朋友么?”

    砰!

    张辽毫不客气的敲了郭图的脑袋,眼睛一瞪:“你懂什么!这才是男儿的性情,虽未蒙面,却神交已久,这叫英雄惜英雄,好汉惜好汉。”

    郭图眼角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对张辽这种自诩英雄的家伙实在有些受不了,他指向身边被绑着的张郃:“张都尉,你所惜的英雄,早被你绑在这里了!”

    被绑着的张郃听郭图这么一说,登时满脸羞愧,感觉大是丢脸,不由垂下了头,尤其是在这个好像对自己颇是敬仰的张都尉面前。

    哐啷!

    张辽丢了长刀,一下子翻滚下马,落在马车前,拎起郭图:“汝此言当真?!”

    “真的不能再真矣。”郭图眼里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不想张辽一下子将他丢开,扶住张郃:“你真是我儁乂兄弟?”

    张郃摆过头:“某确是姓张名颌,祖籍河间鄚县。”

    “嗨!”张辽二话不说,直接将张郃解了绑,帮他正了正衣冠:“为兄不识英雄面目,委屈了儁乂兄弟了,实在该打!”

    “这……”张郃看着张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

    河阳津大营,高顺和樊稠正在打扫战场之时,有士兵来报,孟津胡中郎带兵前来支援。

    胡轸是中郎将,在军中地位仅次于董卓,职务要比高顺和樊稠高,二人当即去拜见胡轸。

    胡轸正带着亲兵站在南营之侧,看着四面惨烈的气息,他眼里有着震惊,但同时更有惊怒和嫉恨。

    他没想到那个他一直看不起的并州竖子居然真的将袁绍打败了!他心中的震惊实在不是一星半点,正因为他与袁绍交过手,才知道袁绍的厉害。

    他带了六千精锐,三千骑兵,大败而回,而张辽那个并州竖子却只带了三千人,竟攻破了袁绍的大营!

    胡轸震惊之余,也产生了一种受到威胁的感觉,如果这并州子真的这么能打,以董卓的赏罚严明,假以时日,这并州子的地位必然不低于自己,甚至在自己之上!

    高顺和樊稠来到南营时,正好看到面色阴沉的胡轸在收拢羌胡兵,他的身后已经有了近三千人,其中大半羌胡兵都是昨夜被张辽解救出来刚刚归队的。

    二人急忙向胡轸行礼,胡轸扫了二人一眼,冷冷的道:“樊司马辛苦了。”对于高顺他理也没理。

    胡轸此人出身凉州大族,被誉为凉州大人,最是排斥中原之人,包括并州人,他连吕布也看不起,何况是高顺区区一个军司马。

    高顺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不悦的神情,只是沉默着退在一旁,跟着胡轸一行向中军大营行去。

    而樊稠则是迅速的向胡轸禀报了昨夜一战的情形和战果,听闻袁绍跑了,胡轸阴鸷的神情露出一丝缓和。

    “张辽呢?”胡轸走了两步,问道。

    樊稠道:“张都尉率兵追赶袁绍去了。”

    “哼!”胡轸冷哼一声,不屑的道:“袁绍昨日就被本将打残了,张辽对付一群残兵,居然还让袁绍逃走了,实在无能!”

    “这!”樊稠有些不满,大声道:“袁绍在这里有一万人,岂是残兵,我等昨夜苦战,张都尉多处受伤,却冲锋陷阵,连斩敌人大将,岂能说是无能!”

    胡轸有些震惊的看着樊稠,好一会才冷哼一声:“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凉州人!”

    樊稠气的面红耳赤,想要再争辩,却被一旁的高顺暗中阻止。

    高顺是看出来了,这胡轸分明是来找张辽麻烦的,更有可能会抢夺军功,他面上没有不满,但心中却有些焦急了,只盼着张辽能尽快赶回来。

    虽然张辽地位也不如胡轸高,但不知怎的,高顺心中却相信张辽定会有应对办法,实在是这几日来张辽给他的震惊太多了。

    果然,胡轸到了中军大营,看到那好不容易收拢回来的四千匹战马和堆积如山的辎重,眼里放出贪婪的神色。

    “张辽既是去追赶袁绍,一时半会定然难以返回。”胡轸指着战马和辎重:“将这些战马和辎重运回孟津,放在这里不安稳。”

    “胡中郎!”樊稠反对道:“还是等张都尉回来再定夺吧。”

    胡轸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怒斥道:“河内贼寇众多,岂能放在这里!这些战马本就是本将麾下骑兵的,何况相国命本将侧翼作战,本将有专断之权,岂有张辽说话之处!本将的话就是军令,谁敢违背!”

    “这……”樊稠面色涨红,却无力反驳了,官高一级压死人,何况是军中,胡轸更比他高了好几级。

    胡轸看了樊稠一眼,冷哼一声,又向北面走去,看到了被俘虏的袁绍士兵,不由大步过去,扫过那些俘虏,看向樊稠和高顺:“这些俘虏附逆作乱,又残杀我麾下士兵,还留着做什么!全部活埋!”

    “胡中郎!”这次樊稠没有说话,高顺却毅然站了出来:“这些俘虏乃张都尉下令所留,要交给相国,不可妄杀。”

    “好!很好!”胡轸看着高顺,冷笑道:“你是吕布手下的司马吧,真是好大的胆子,胆敢违抗军令,当本将不敢斩你吗?”

    “铿!”胡轸抽出腰间长剑,森然道:“本将便是斩了你,谅吕布也不敢说什么!”

    “保护司马。”高顺还没有行动,他麾下的一干并州兵立时冲过来,护在他面前,一个个怒视着胡轸。

    “尔等并州人想要谋反乎!”胡轸大喝一声,一挥手,他身后数钱羌胡兵将高顺和他麾下的五百多人围了起来。

    胡轸看着高顺,眼里透射着杀意。高顺与张辽同是并州人,恨屋及乌,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