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得手
    不好,坏事的来了!

    张辽一听文丑大喊,就知道要坏事了,他趁着众人微微分神的一刹那,将手中长枪长剑一抛,一个纵步,迅速出手,第一个先制住了张郃。

    张郃虽然反应不慢,但哪抵得过张辽的力气,一下子被反手剪住了双手,手臂发麻,反抗不得,不由双目喷火,怒骂道:“贼子,如此言而无信!”

    “有贼人来闹事,为防意外,不得不然。”张辽哈哈一笑,将这个张郃嫌疑人交给身边两亲卫绑缚起来,心中大是兴奋,哈哈,若真是张郃,那这一程可不亏了,比打败袁绍的收获还要大!得此一员大将,自己军队的战斗力要提高数成,未来更可独当一面,至于这些粮草,与张郃一比,不值一提!

    他已经思索了很久,韩馥手下姓张的年轻将领,恐怕也只有张郃了。

    制住了张郃,张辽此行目的已经达成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劝服的问题了,不过相信这也是迟早的事,到手的鸭子还能让他飞了?那不是张辽的性格!

    他回身看向高干,却见高干已经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他:“兄台这是为何?”

    “高兄弟,某知道你的救兵来了,不过不要轻举妄动,小心乱箭不长眼。”张辽指了指竹林里的弓箭手,嘿嘿一笑,顺手又把那个本来躲在张郃身后的文士捉了过来,把那文士吓得面色苍白。

    张辽早看出来了,这个文士才是此行的主话者。不过他已经问过左慈,此人不是田丰,也不是沮授和荀谌,而且左慈认为此人眼神不正,不是什么好货色,所以张辽对他自然没那么客气了。

    高干看了看竹林里虎视眈眈的弓箭手,忙束手示意无害,又看向张辽,呵呵笑道:“这位兄台,吾有一言相劝,来者乃吾舅父麾下爱将文丑,虽然名声不显,却有万夫不当之勇,兄台还是快快退走为妙,免得丢了性命。”

    高干离开时,袁绍与胡轸还没有开战,所以他并不知道河阳津的变故,只以为文丑一来,大势可定,心中放松了许多。

    张辽嘿嘿一笑,却不回他,而是朝北面断敌后路的赵武和薛明喝道:“后退,看住运粮兵,放文丑过来!”

    赵武二人一退,文丑很快冲到近前,他此次带了三百人,文丑带着三百人一路急行,却探查到高干已经赶往河阳津,急忙又折回追赶,正好遇到张辽劫道。

    文丑来到近前,看到高干被弓箭手围困,而那个造成袁绍损兵折将的罪魁祸首却正在笑吟吟的看着他,登时怒不可遏,厉声喝道:“张辽,又是你!”

    张辽呵呵笑道:“文将军,你我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不如归顺于我如何?比跟着袁绍那厮要强出百倍!”

    他发现自己好像想人才都想疯了,被逼得四处打劫。

    不料文丑听到张辽言辞间对袁绍不敬,立时厉声道:“张辽小儿,休得侮辱我主!快快交出高公子,某饶你一死!”

    看到文丑如此死忠袁绍,张辽顿时意兴阑珊,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文将军,高兄弟交给你带走,本都尉没时间与你纠缠,速速退去吧。”

    “多谢兄台。”高干这厮见机极快,张辽话一出口,他便抱拳道谢,然后飞一般窜到了文丑那边,令张辽很是无语。

    而且高干一退到文丑那边,便附在文丑耳边急声说了两句什么,文丑立时看向张辽,喝道:“张辽!速速放下一众人等,否则……”

    “滚!”张辽眼睛一瞪:“文丑,不要蹬鼻子上脸!”

    文丑气势一滞,这才突然想起,张辽的身手丝毫不弱于他,自己此行也只带了三百人,对张辽似乎没有什么威胁,只是那个文士对主公袁绍确实很重要,要他放弃又有些不甘。

    这时,张辽手中捉的那个文士突然道:“张都尉,还是三思而行,文将军虽然不过三百兵马,但这里还有八百运粮兵,高公子一百亲卫,加上两千民夫,一旦混战,你这些兵马怕是讨不了好哪。”

    这文士十分阴毒,这话看似在劝说张辽,但实际上分明是点醒对面文丑的。果然,对面文丑听了文士的话,顿时眼睛一亮,喝道:“张辽,可敢一战!”

    那文士的话是一阵见血,眼下张辽对这些运粮兵和民夫的控制力极为薄弱,一旦文丑动手,这些运粮兵和民夫暴起,陷入乱战,他这些弓箭手将失去威慑,无济于事。

    更何况张辽实际上只有两百弓箭手隐在竹林中,根本没有夸大出的“五百”,那文士的一句话便令他形势逆转,陷入险境,一个不慎,就是全军覆没!

    不过张辽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满脸得色的文士,瞥向就要动手的文丑,冷哼道:“文丑,本都尉出来本就是追杀袁绍的,不过除了本都尉这一路,还有孟津的胡中郎一路骑兵,他与袁绍可谓仇深似海,却不知袁绍若是被他追上了,没有文将军护卫,会有怎样的下场?”

    文丑刹那间脸色大变,二话不说,拉起面色微变的高干,带着三百士兵疾步退走。

    张辽手中的文士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不由傻眼了,而且他隐隐从张辽的话语中推测出一个可怕的结果,看了看张辽,不由面色更白。

    而本来还蠢蠢欲动的一众运粮兵见到气势汹汹的文丑竟被张辽一句话吓走,一时之间也不敢妄动了。

    张辽嘿嘿一笑,他敢放文丑过来,自然有对付文丑的手段,就是看准了文丑对袁绍的忠心,笃定只要自己一提袁绍危险,文丑立退。

    高干被文丑拉着一路向北,他急声问道:“文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

    文丑沉声道:“河阳津大营被偷袭,主公准备退往渤海,整军再战,如今河阳津已经落入董卓控制,主公怕公子不知情况,闯入贼巢,命末将前来接应公子。”

    “怎么会兵败?那可是两万大军哪。”

    高干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莫非……河东白波已定,董卓出动大军了?他们出动了多少兵马?舅父折损了多少兵马?”

    文丑眼里闪过一丝屈辱之色,一字一句的道:“董卓没有出动,是张辽那个小儿干的,他领了三千兵马夜袭,我们损失惨重,只余下不到一千五百人,淳于将军和吕翔、苏由、赵睿、眭元进四个校尉生死不明。”

    “怎么会!”高干彻底震惊了,这几乎是折损了舅父八成的实力,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那个窜出来劫道,又要拉拢他的少年!

    竹林大道之上,文丑和高干既去,文士和张郃又被控制,一干运粮兵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心思,任由张辽的人马全部控制起来。张辽将张郃和文士绑缚在马车上,又命那些民夫押运着粮草,继续前往河阳津,目的地没有变,但粮草的归属却已经变了。

    出发前,赵武和贾玑几个军侯来到张辽身边,忍不住问道:“都尉,为何放走文丑和高干?我们未必不能一战,那可是袁绍的大将和外甥,捉住了就是大功。”

    被绑缚的文士一声冷笑,不以为然。

    张辽看了一眼几个军侯,发现他们脸上都有不服之色,他摇摇头,沉吟道:“我等虽是军人,但更要认识到一点,战端不可轻起,战役不可轻发,而一旦要战,必要在掌控之中。”

    “你们作为将领,统兵作战,要切记两点,”看到几人神情迷惑,张辽又进一步道:“第一点,要掌控战事的节奏!一场战事必由我先发,是我想战,是我要战,由我掌控战场的节奏与旋律,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而不是被敌人逼迫而战!就像刚才之战,文丑的出现是个意外,他主动邀战,我方处于被动,变数太多,因此我宁可将他吓退,也不与他战。不计一时长短,避其锋芒,伺机再战,这样节奏才会重新掌控到我们手中。”

    几个军侯闻言,都是若有所思。而张郃和那文士则是眼睛大亮,看向张辽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之色。这真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说出的话?如此透彻的见识,比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将都要强出许多!

    “第二点,”张辽看着几个军侯:“作战之时,切不可贪功,要冷静下来衡量得失,河阳津一战,我等大败袁绍,此功足以震慑世人,当此之时,除了亲手捉拿袁绍,其他的任何多余功绩都不过是锦上添花,便是捉住了文丑与高干也是如此,何况要捉他二人也不容易,付出远大于回报!在本都尉眼里,活捉他二人的功劳还不如兄弟们的命重要,如今为了抓他二人而损失兄弟,着实不值。”

    几个军侯都是神情一震,犹如醍醐灌顶,几乎同时向张辽恭敬的抱拳:“多谢都尉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