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控制
    看着竹林中不知有多少箭矢对着他们,随时可能射出,高干、张郃和马车上的文士身子一下子僵住。

    尤其是当他们看清了这些出来劫道的人,个个浑身浴血,显然是刚杀过人不久,一阵冷风吹过来,夹带的血腥味令他们一颗心不由下沉。

    而且三人都非寻常人,他们又细致的发现,这些出来劫道的贼兵衣甲统一,哪里像什么山贼流寇,分明更像一支有编制的部队,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出,究竟是哪支军队敢在河内大肆劫掠!

    他们又怎能想到河内形势早已大变。

    冲出来吆喝着劫道的自然是张辽,他抓的机会很准,正好在那青年将领折返之时发动攻击,以弓箭手掌控局面,令他们措手不及。

    张辽手持钩镰长刀,腰悬长弓,看那个年轻将领与骑白马的青年要指挥士兵结阵反抗,当即大手一挥,钩镰刀往地上一插,取弓、搭箭、拉弦,对准了三人,暴喝道:“谁敢妄动一步,某立时下令放箭,将这三个贼头射成箭垛子!”

    他娘的究竟谁才是贼头?高干三人听到张辽的话,忍不住脸颊抽搐,但面对着竹林中不知多少的箭矢,一时之间还真不敢妄动,连那些准备结阵的士兵也不敢乱动了。

    “很好!”张辽看到弓箭手将三人和这些护粮兵威慑住,哈哈一笑:“放下兵器,束手就擒!”

    那些护粮兵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由都转头看向张郃,而高干的一百多护卫则是纷纷看向白马上的高干。

    张郃突然大喝一声:“保护先生,躲在粮车之后!”说罢一个飞跃,挡在载有文士的马车之前。

    与此同时,高干一拉白马,也是一声沉喝:“结阵。”

    “好胆!”几乎同时,张辽大吼一声,手一松,弓弦震颤,羽箭呼啸着离弦而出,刹那间便到了拉车的两匹马前,穿透而过,一箭双雕,余势不止,又接连穿过两辆粮车,插入了第三辆车中,粮食洒落一地。

    拉着马车的两匹马同时惨叫着乱窜,牵拉得马车翻到,马车上文士一下子滚下来,哎哟一声惨叫,反落在张郃身前。

    “谁敢妄动,某直接射人,万箭攒心!”张辽大喝一声。

    正要行动的张郃和高干见状没想这一箭威力如此之大,便是有人护在身前怕也挡不住,不由倒吸了口气,一时之间不敢再动。他们手下的士兵如今还很是分散,根本没有集结起来,此时若是贼人放箭,自己正如其所说,要成为箭垛子了。

    张辽却是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娘的,自己好像瞄的是那匹风骚的白马,怎么会射到马车那边……看来左慈说的没错,自己是该好好练练箭术了。

    马车上的文士落在地上,不由惊得脸色发白,急忙爬起来,看到张郃又护到他身前,这才松了口气,看张辽等人齐整的衣甲,眼珠一转,看向高干,低声迅速问道:“元才,依你之见,他们可是袁车骑或是王公节的部曲?”

    高干瞬间明白了文士的意思,郭先生是怀疑这些劫粮草的士兵是关东诸侯的人马!他想摇头否认,却也不敢那么确定,据他所知,王匡的士兵就抢过不少粮草财物,难不成真是舅父新招募的士兵?

    张郃也听出了文士的意思,他却没有迟疑,看向张辽,沉声问道:“吾乃冀州牧韩使君麾下军司马,护送粮草与袁车骑,尔等何方军士,竟在此劫道?还不速速退去,岂不知韩冀州麾下兵马雄壮,袁车骑两万兵马更是近在咫尺!”

    张辽大笑:“韩馥、袁绍,何足道哉!某劫的就是韩馥,打的就是袁绍!尔等已经陷入包围,好在某是良善之人,不愿杀害无辜,一句话,放下兵器,尚能活命,否则箭矢齐发,尔等顷刻而亡!”

    听到张辽并无杀人之意,那些士兵都不由微微心动,郭先生也松了口气,忙道:“你等既是劫粮,粮草便与你等,可速速放我等离去。”

    “先生!”高干和张郃都是面色微变。

    郭先生低声道:“无妨,此乃缓敌之计,他们拿了粮草,有了拖累,行动必然迟缓,只要我等脱身,便可速速去找袁车骑领兵追击,粮草不过迟些回来而已。”

    张郃与高干均是暗中松了口气,心中顿起敬服之意,只觉郭先生果然是有智慧之人,能将计就计,算敌于无形。

    郭先生又道:“这些粮草不足为道,便是丢了,请韩冀州再发便是,切不可为了些许粮草坏了我等将士的性命。”

    “不错!”二人立时认同,郭先生这句话算是说到他们心上了,这些粮草干系并不大,丢了只是一些损失而已,他们都是心怀大志之人,也不愿为了这些粮草白白丢了性命。

    高干看向张辽,沉声道:“吾观汝亦为大丈夫,想必不会食言,粮草便与你,还请放我等离去。”

    “好!”张辽大笑:“敢问阁下大名?”

    高干抱拳道:“吾乃高干,字元才,随袁车骑起兵讨贼,便在河内驻扎。”

    “高干?”张辽皱了皱眉,没听过这个家伙,他看向护在文士身前的那个年轻将领,这个应该是张郃吧,看这反应速度和机警姿态,应该不差,哈哈,管他是不是张郃,且先把他当作张郃诈一诈。

    他当即不再与高干啰嗦,不耐烦的挥挥手:“尔等快快放下兵器,某不会杀人,赵武、宋超、蒋奇、薛明、郭成、贾玑,速速行动,解了他们的武装,让那些乡亲协助运粮,不可误伤了百姓!”

    “是!”几个军侯齐声领命,带着一干士兵迅速行动,其动作矫捷,行动整齐,令张郃、高干都是暗惊,更加明确了这是一支部队,而绝不是流寇。

    他们不是没想过董卓的兵马,一来觉得有袁绍大军在,董卓兵马不可能深入到这里,二来这些士兵一看都是汉人,不是羌胡兵。所以他们更加摸不清这支部队的来历了。

    张辽吩咐完几个军侯,又看向杨汉:“杨汉,领五百弓箭手严阵以待,箭不下弦,谁敢妄动,伤了兄弟,立时全部射杀,一个不留!”

    他此言一出,本还有些其他心思的张郃与高干立时老实下来,彻底熄去了反抗的心思,竹林中的弓箭手竟然有五百之多,那他们可真是全无反抗之力了。

    只有郭先生只是暗中冷笑,在他看来,这些士兵抢了粮草,也跑不远,迟早要全部吐出来,还要搭上性命,不过一群蠢货而已。

    张辽吩咐了杨汉,看着赵武等人已经行动,便带着两人大步走向高干三人,看高干腰间还悬着长剑,张郃手中还拿着长枪,当即眼睛一瞪二人:“还愣着干什么?速速放下兵器!”

    高干苦笑一声,将长剑解下抛给张辽,又翻身下了白马,拍了拍衣服,自示再无兵刃,那颇是潇洒的姿态,到让张辽有了几分佩服,此人拿的起放的下,确有一番风度,倒也算是个人物。

    他不由伸手拍了拍高干的肩膀:“我说高兄弟,跟着袁绍有什么前途?干脆跟着我混吧,绝对比袁绍强。”

    高干嘴角抽搐了下,苦笑道:“这位兄台说笑了,袁车骑乃吾舅父。”

    “啊?”张辽眼睛一瞪:“你是袁绍的外甥?!嗯……这么一看,倒真有几分相似,可惜啊,看来招揽你无望了。”

    高干不由奇道:“兄台见过吾舅父?”

    张辽咧嘴嘿嘿一笑:“这个自然,不过你舅父可不怎么喜欢我,也罢,他日你要是在你舅父手下混不下去了,便来找我。”

    高干听张辽这么说,只能苦笑摇头。

    张辽又看向张郃,张郃倒也利索,将长枪抛给张辽:“兵器暂且寄在你这里,他日定要取回!”

    张辽打量着这个很可能是张郃的年轻将领,强忍心中激动,嘿嘿一笑:“兄弟,你若投靠于我,这长枪立马归你,便是再给你打十把也没问题!”

    张郃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张辽有些无奈,看来要收复这家伙,并不容易。

    他看了看一旁抚须不语的文士,心中突然一动,一个主意浮上心头。

    只是就在这时,北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吾乃文丑,高公子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