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零六章 万马奔腾
    “张辽?!”王匡失声道:“怎么会?那竖子损兵折将,怎么还会有如此兵力?”

    许攸指着营外,摇头道:“青峰岭渡口当初不过三千兵马,若以他如此袭击时机和手法,可会有多少损失?”

    这时,崔钧也匆匆赶了过来,恰好听到许攸的话,不由面色涨红,他毕竟颇有谋略,听到许攸分析,哪还不知道自己和王匡被张辽耍了。只是张辽那个孺子竟能放弃捉拿自己和王匡两个诸侯,而来算计袁绍,其魄力和思虑之远,真是令人心中发寒。

    王匡看着远处厮杀,面色有些发白,却仍然有些不敢置信:“可是此处大营足有上万精兵,如今四面厮杀,敌兵怕是不下万数,张辽便是没有损伤,又怎会有如此多的兵马?”

    许攸断然道:“以吾所料,此来贼兵必不会太多,若是有上万,以有备攻无备,直接冲杀过来便是,又怎会先救俘虏,可见敌人兵马不多,需要俘虏乱我大营。何况夜间作战,所需战鼓不过数面而已,而今四面八方都是鼓声,必是敌人虚张声势,乱我大营。”

    “果是如此?!”袁绍闻言,大叫一声,看向瞭望台上士兵:“西面大道,敌人的火把有多少加入战局?”

    那瞭望兵望了一会,立时大喊道:“那些火把只是来回移动,并无多少攻入大营!”

    “啊!”袁绍神情第一次出现失态,又是一剑砍断一根木栏,脸色铁青:“张辽竖子,欺吾太甚!”

    也难怪,如果真是董卓数万大军来袭,他们虽败犹荣,与贼兵搏杀,不负起兵讨董之名,很可能还会吸引大批义士来投。

    但如果他的上万兵马只是败在一个籍籍无名的张辽手下,而且是被三两千兵马打败,被以弱破强,那他袁绍可就丢大人了,必为天下所笑!便是白日击败董卓也难以冲抵这莫大的耻辱!

    尤其是在袁绍统领西园期间,张辽本就算是他的手下,只是出身不高,袁绍又耻其曾投靠蹇硕,并未重视此人,当初何进招揽张辽时,他还暗中嗤笑,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然用了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孺子,何进真是无人可用,不想如今自己竟被张辽打得如此凄惨!

    眼下他们虽然识破了张辽的虚张声势之计,但却为时已晚,其他四营已经陷入混乱,在这鼓声和火把的震慑之下,必然人心惶惶,损失严重!

    袁绍一念及此,便心如火焚。他作为诸侯第一次领兵,胜败很关键,绝不能败!

    恰在这时,中军后面存放粮草辎重之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一脸黑灰的文丑带着两百精锐匆匆折回,抱拳道:“主公,贼兵放了火箭便走,末将担忧主公安危,不敢追击,只留了三百士兵救火。”

    “啊!”袁绍又是一声低吼,看着那冲天的火光,英俊的面容有些扭曲,张辽这竖子竟如此狡猾,派人烧毁辎重,又不应战,令自己的士兵无所适从!

    但他毕竟是枭雄心性,握紧剑柄,深吸口气,强迫自己迅速平复情绪,看向许攸和逢纪,沉声道:“子远,元图,既是贼兵不多,眼下该如何挽回局势?”

    许攸肃声道:“中军切不可乱,而贼兵不多,又分兵偷袭各处,兵力必然更加分散,每处兵力不会超过八百,当务之急,是命文丑集中两千名中军精锐士卒,依次冲杀各营,以优势兵力剿杀贼兵,挽回战局!每剿杀一处,便收拢一些溃兵,跟随作战,如此我方越来越强,而贼兵越来越弱,局势可定。”

    袁绍眼睛一亮,断然道:“就依子远之言!”

    逢纪急忙又道:“主公,当先救骑兵营,如今贼兵从西面而来,东面骑兵营的损失当是最小,且骑兵营本就在文将军麾下,易于收拢,可迅速集聚起优势兵力。”

    “好!”袁绍看到两个谋士都是镇定自若,计谋巧出,不由神情大振,立时吩咐文丑:“速带两千精锐去骑兵营!”

    文丑忙道:“主公,营中混乱,帅帐须要守护……”

    袁绍打断他:“有吾在处,便是帅帐!吾与诸位使君、军师跟随于你便是。”说罢又恨声道:“此去定要斩杀张辽,以雪此贼杀吾关东义士之恨!”

    他话音刚落,突然东北方又是一阵鼓声震天响起,距离他们几乎近在咫尺。

    “文丑!全军压过去,格杀勿论!吾且看他除了擂鼓,还有何本事!”袁绍如今对鼓声可谓深恶痛绝,正是这虚张声势的鼓声,令他的硬盘大乱。

    “得令!”文丑沉喝一声,带着两千精锐准备直接碾压过去。

    不过文丑刚领了命令,许攸与逢纪几乎是同声大叫:“不好!”“主公快快躲避!”

    他们话音刚落,东北方向,便是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夹杂着战马的惊嘶声。

    袁绍霎时间周身冰冷,他也反应过来了,那鼓声响起的地方正是马厩,如今圈养着四千匹战马!

    “张辽竖子!”袁绍一声大喝,几乎一口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月色下,数千匹狂乱的战马出现视野中,朝着中军大帐直奔而来!

    此时此刻,袁绍他们根本无处可躲。

    “结圆阵!保护主公!”文丑大喝一声,行动果断,迅速指挥士兵结成园阵,将袁绍一干诸侯和军师护在里面。

    圆阵刚结成,狂乱的战马便踏破了营寨栅栏,直冲而来,距离他们已经不过百步!

    圆阵之中,袁绍、崔钧、王匡、许攸、逢纪等人个个都是面无血色,唯能期盼文丑能挡住这些狂奔的战马。

    “杀!”文丑一声大喝,又指挥一曲五百士兵竖起长枪,在阵前摆出一道人堤,抵御战马,只要杀得这些战马绕道,他们便能相安无事。

    可惜这奔跑的不只是他们马厩中的四千多匹战马,还有驱赶马群的樊稠五百骑兵。

    樊稠出身西凉,深通战马习性,他们驱赶战马,不但用上了战鼓,他们大声吆喝着,还用上了火把,在两侧挥舞,令这些受惊的战马不敢转变方向,只是朝袁绍那两千中军踏去。

    哈哈哈!在樊稠得意的大笑声中,数千匹战马淹没了袁绍和文丑所在的那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