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零二章 东进
    城门既破,张辽带着六百士兵冲入城内,一路冲杀。

    没有了城门作为掩护,先前又被弓箭手扫走了一拨,那些刚从睡梦中惊醒的袁绍兵那经得起冲杀,虽然战斗力比王匡的士兵要强得多,但在张辽又斩杀了两个企图集结士兵的小将领后,一众敌兵失去指挥,转眼之间便四散逃窜。

    张辽带着士兵直奔县署,快到县署之时,迎面一个大汉带着数十个壮汉大步过来,大喊道:“司马!俺是杨汉,已斩杀了守将,前来缴令。”

    月色之下,张辽看到那大汉手上提着一个头颅,不由大笑:“杨汉,干得好!”

    他昨日离开河阳城时,曾将杨汉和五十个士兵留下了,命他们暗伏在河阳城中,打探情况,等他再次打回来时见机行事。

    他本也只是安排一步暗子,如果袁绍派重兵防守,河阳城难以攻打时才让他们冒险作为内应,如今河阳城轻易打下来,没用上他们。却没想到杨汉倒是能干,居然把守将的头颅给摘了。

    河阳城守将既死,余下的残兵很快放弃抵抗,一部分逃出了城,还有一些机灵的守兵躲入了民居,张辽没时间去搜查,但即便如此,也俘获了近四百人。

    至此,河阳城的战力可谓全线崩溃,难以组织上规模的攻击了,不虞他们在背后偷袭了。

    而此时距离他们攻城,也不过半个时辰而已。

    ……

    孟津关虽与小平津关同为洛阳北部两大重要关口,但孟津关无论规模还是地位,都比小平津关要大得多。

    因为这里曾是武王伐纣时会盟八百诸侯之地,关内有会盟古台,孟津渡一带的扣马乡也要比小平津的北乡繁华的多。

    此时扣马乡的一处豪宅中,面目阴鸷的胡轸正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相国居然同意张辽夜袭袁绍,时机也选在平旦,张辽竖子,此是辱某不成!相国居然派人传信,让某与李肃策应张辽那个竖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的对面是侄子胡成,胡成此时也是气愤难平:“张辽杀害吾弟,此仇不共戴天,岂能去援助于他?叔父尚且打不过袁绍,他张辽过去岂非自取其辱!相国此举太过轻率。”

    “哼!”胡轸冷哼一声,面沉如水,良久才道:“绝不能让张辽有任何机会!否则某必为天下耻笑!”

    胡成忙道:“不知叔父有何妙计?”

    胡轸眼里闪过一丝狠色,沉声道:“汝暗中派人前去河阳津散布消息,就说张辽……”

    片刻之后,一身黑衣的胡成带着两个人悄然出了扣马乡,一路向北,又出了孟津关。

    到得河岸边,胡成交代二人:“你二人速去河阳津,只说是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消息,张辽要在平旦突袭河阳津……”

    “得令!”二人领命后,正要离开,突然黑暗中冲出来十多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什么人!”胡成大惊失色:“吾乃胡中郎之侄,尔等何敢放肆!”

    领头之人面无表情的道:“奉相国之命,前来捉拿细作。”

    “相……相国?”胡成脑海里霎那间闪过董卓犹如恶狮的面容,脸色一白,晕了过去。

    ……

    已是亥时,小平津,董卓心中焦躁不安,难以入睡,李儒也在陪着他。

    “文优以为,文远此战胜负如何?”董卓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问起李儒,李儒的回答还是那一句话:“实难断定。”

    看董卓想要爆发,李儒忙又补了一句:“虽然袁绍兵马数倍于文远,然文远有勇有谋,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又行事稳重,既然请战,必有几分把握。”

    “嗨!”董卓长叹了口气:“此战凶险无比,文远却不多带战马与弓箭,带那些鼓与火把做什么?莫非想要火攻不成?河阳津一带并无荒草,袁绍大营分散,岂能火攻?”

    李儒也摇摇头:“应当不是火攻。”

    董卓以拳击案“老夫只期望文远能有一场小胜,打击一番袁绍的气焰便可。待关东诸侯大肆宣扬袁绍之胜时,老夫也有理可争。”

    李儒点了点头。

    “嗨!”董卓又是一声长叹:“袁绍此子不容小觑,老夫实不该让文远出战。”

    就在这时,有士兵来报,前往孟津传信的士兵赶回来了,李儒匆匆出去,片刻进来,对董卓低语两句,董卓一怒而起,神情狰狞:“好一个胡文才!气煞老夫也!传令,将那胆敢泄露军情的胡成砍了!老夫倒要看看他胡文才有几个胆子!”

    李儒忙道:“董公不可,如今形势内外交困,实不宜再生变故。”

    “啊!”董卓大吼一声,拔出长剑,一剑砍在案台上。

    与此同时,小平津大营中,贾诩也在挑灯夜读,难以入眠。

    ……

    河内郡,张辽攻破河阳城后,没有停歇,留下两百士兵看护手无寸铁的俘兵,余下三千人马一路向东,连夜直扑十数里外的袁绍大营所在,河阳津。

    破了河阳城只是开胃小菜,河阳津才是一场大战!

    那里驻扎着袁绍近万数兵马,战斗力绝不容小觑!以三千对一万,加上袁绍手下大将颇多,虽是夜袭,但也胜算不高,可谓以卵击石,火中取栗,难怪连董卓也不看好张辽。

    距离河阳津七八里时,左慈打探消息回来了,张辽忙问道:“怎样?袁绍军中可有埋伏?可是戒备森严?”

    “袁绍大营刚经过大宴不久,防备一般,不过,”左慈语气凝重:“狗小子,贫道观袁绍军中必有能人,其军营布置颇有章法,上万大军,将河阳津与周边西虢乡和招贤乡连成一片,你这三千兵马过去,只消分兵阻挡你一时半刻,其余兵马便可汹汹而至,胜算着实不高。”

    “袁绍兵多将广,可远不是王匡能比。”左慈又慎重的警示道:“不要小瞧了袁绍。”

    张辽点了点头,他也从来没有小瞧过袁绍,能以白手起家而雄踞四州者,又岂是寻常之辈!何况袁绍此时手下已经有不少谋臣与猛将。

    但他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听了左慈的叙述,他对袁绍大营的布置有了大致的了解,尤其是得知还有两千羌胡兵俘虏留在其中,他眼中更是闪动喜悦之色。

    在距离袁绍大营六里之时,张辽命兵马停下,召集各将领准备部署夜袭计划。

    几个将领包括樊稠和高顺,都是神色凝重,显然他们也知道这一场仗不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