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章 再次出击
    正月十五黄昏,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小平津校场上,三千二百个吃饱喝足、精神奕奕的将士整齐列阵,冷风袭来,一排排戈矛在斜阳下泛着冰冷的寒光,虽然只有三千人,但杀气却凛冽冲天。

    高顺、王方身披战甲,各领五百步卒,樊稠则是脚跨战马,他麾下的五百羌胡兵也全骑上了马。这是张辽的要求,这次突袭需要五百骑兵,而樊稠手下的五百羌胡兵本就是骑兵,正好直接带马上阵。

    除此之外,就是张辽手下的军侯,不过七大军侯只来了五个,张健和杨汉都不在,多了个贾玑。

    随着鼓声三响,董卓、贾诩、张辽登上了阵列之前的点将台,董卓腰悬长剑,身材魁梧,虬髯卷曲,站在那里颇有霸气,环顾三千兵马,看到如此军容,大是满意,拔出长剑,大喝道:“众位将士,本相在此为诸位壮行!”

    “相国!相国!”三千人齐喝。

    董卓哈哈大笑:“本相在此,擢平津司马张辽为虎猛都尉,节制众军!有临阵专断之权!”

    底下三千人蓦然一静,随即爆发出惊天的吼声:“虎猛都尉!虎猛都尉!……”

    看到士兵如此拥护张辽,董卓对此战充满信心,不由再次大笑:“请虎猛都尉张辽誓师!”

    点将台上,张辽心中颇不平静,他没想到此战还没有结果,董卓竟然就将他提为都尉,比两千石的军职,与贾诩的平津都尉同级,对于董卓如此魄力和信任,他心中一时也是敬佩不已。

    看着下面三千将士仿佛疯一般的热情高呼“虎猛都尉”,张辽心中感动非常,只觉心底仿佛有一股热流急窜而上,直冲脑际。

    他深吸了口气,迈前两步,手势一压,底下立时静了下来。

    斜阳下,他迎着众将士狂热和期待的眼神,看过一个个面孔,一颗心突然平静下来。

    铿!

    他猛然拔出长剑,斜指长空,大吼一声,直如雷霆:“战!”

    只此一字,干脆利落!

    底下三千将士几乎是立时热血沸腾,高举兵器,大吼道:“战!战!战!”

    五百战马也长嘶应和。

    张辽回身向董卓和贾诩一礼,转身大步下了点将台:“出发!”

    点将台上,贾诩目送张辽而去,董卓看着三千兵马出了校场,不由纵声大笑,张辽兵马虽少于胡轸,但其气势却远胜之,三千兵马犹如一体,便是樊稠的羌胡兵也不例外,可见张辽的统兵能力远在胡轸之上。

    当太阳落山之时,三千兵马出了小平津关,而此时河阳津袁绍大营,却是一片欢歌笑语,篝火升腾,杀猪宰羊,犒劳苦战了大半日的众将士。

    袁绍神采飞扬,他亲自从温县赶至此地,与一众谋臣和猛将畅饮。

    许攸等人纷纷向袁绍庆贺,今日一战,斩获颇丰,两千多俘虏,两千多战马,可谓大胜,更是关东诸侯起兵以来的第一场大胜仗,对于身为盟主的袁绍,可谓意义非凡,令袁绍这个盟主实至名归!

    王匡也没有离开,与崔钧同在席上,他一脸得色,显然认为袁绍此战得胜,他功劳不小,如非他与崔钧带回情报,恐怕这一战就是另一番结果了。

    许攸看众将士很多都醉倒了,感觉有些不妥,向袁绍拱了拱手:“主公,今日之战虽胜,但不可大意,还要小心防范才是。”

    “哈哈哈哈!”袁绍还没有说话,王匡便举杯大笑道:“许先生太过小心了,如今董卓在孟津兵马不过两千,只堪堪固守而已,至于小平津的兵马,也早被吾手下的将士拼残了,董卓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兵马?只有那两千俘兵要看护好……哈哈哈哈,喝酒!但放心喝酒便是!”

    “喝!喝!”众人也不由放声大笑。

    许攸皱了皱眉,也提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正如王匡所说,如今董卓的两个关口兵马损失惨重,一两天之内根本无力再攻。

    原本他还怀疑青峰岭渡口之战中,小平津的兵马损失情况有诈,但王匡和崔钧带来胡轸偷袭的消息确实没有问题,所以他也否定了自己原本的怀疑。

    至于袁绍另一个谋士逢纪和好酒的淳于琼,早已醉倒在席上了。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袁绍的身后始终立着一个将领,眼神凌厉,滴酒不沾。

    正月十五的圆月分外的明亮,张辽带着三千兵马一路疾行,依旧走的是前次的路途,有了前一次的经历,他们这次走得更快。

    到了戌时,他们已经翻过青峰岭抵达了河内郡的平坦之地,此地位于青峰岭渡口与河阳城之间,距离河阳城只有十多里。

    河内几番大战,夜间行人更是稀少,张辽带着三千兵马在山岭脚下稍作休息,便直奔河阳城。

    河阳城如今已经被袁绍占领,张辽要突袭河阳津袁绍大营,河阳城是个绕不过的阻碍,必须先破了河阳城,否则在攻打河阳津时,河阳城的守军从背后夹击,只会大败。

    贾诩说过一句话,张辽记得很深,谋道首先在于知道。知己知彼,然后才能谋划。

    张辽既然早谋划着突袭袁绍,自然对河阳城的情况有所了解。前日他退出河阳城后,袁绍曾派五千兵马过来,其中两千赶赴青峰岭渡口,三千留在河阳城。但这五千兵马的调动本就是用来欺骗胡轸的,白日胡轸一突袭河阳津时,青峰岭渡口的两千兵马未动,但河阳城的三千兵马却足有两千突然向东折返河阳津,从侧翼夹击胡轸,成为大败胡轸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河阳城居于两个渡口中间,又有河岸绵延的青峰岭山崖为屏障,所以袁绍并没打算在河阳城留太多兵马,故而那两千兵马作战之后,并未立时返回河阳城,而是留在了河阳津打扫战场,看守俘虏。

    因而如今的河阳城中,实际上只有一千守兵,但这一千守兵在张辽看来,战斗力恐怕比王匡三千人的战斗力还要强一些。

    一路向东,距离河阳城大约五里之时,前去打探消息的左慈回来了,张辽在一片田野里停了下来,三千兵马悄然而立,几位将领在队伍的最前方。

    张辽下了象龙,做出攻打河阳城的部署。

    “攻打河阳城必须要快!要在半个时辰内结束战斗!”

    张辽首先定了调子,要速战速决!

    “此战的关键在于绝不能让逃散的敌兵将消息先传到河阳津!是以樊稠、高顺,各带五百兵马,先行绕过河阳城,向东行进,到两三里处布置两道防线,堵塞敌兵退往河阳津的道路,不放任何人通过!”

    “是!”高顺和樊稠二人领命。

    “赵武、宋超、贾玑!带六百士兵从城北突进,寻找缺口,破墙入城!”

    “是!”

    “蒋奇、薛明、郭成!带六百士兵从城南突进,同样寻找缺口,破墙入城!”

    “是!”

    “王方带五百士兵,随本都尉自西门攻城!”

    “这……”王方眼神闪烁,反对道:“本都督今日被人殴打,身体不适,恐难以担当正面攻城的重任。”

    “怯战之将,留之何用!”张辽铿的一声拔出长剑,一剑斩下,一腔热血喷出,王方惊愕的头颅滚落在地。

    一众将士无不大惊失色。这可是一个都督,一路统兵将领,转眼之间就人头落地!

    “托伤作病,躲避征伐,斩!”张辽沉喝一声,神色冷厉:“今夜之战,关系重大,凡是不尊将令者,无论身份,定斩不饶!”

    “是!”众将士见此,无不凛然,有王方这个都督的榜样在前,他们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这也是张辽想要达到的目的,他早就将王方的命留在此时了,他要废物利用,以王方的头颅震慑诸将士,令行禁止,激扬杀气!

    “很好!”张辽长剑入鞘,大声道:“王方既死,便由本都尉亲自率兵攻城,诸将各自速速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