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九十九章 董卓的困境
    “胡轸误我!胡轸!啊!气煞老夫!”

    李儒进来时,刚好听到哐啷一声,正好看到董卓一脚将案台踢翻在地,拔剑乱砍,两眼赤红,须发散乱,状若癫狂,形容狰狞,咆哮如雷,整个人如同一头狂暴的恶狮。

    他忙悄然立在一旁,不敢多说。

    自从今日胡轸大败于河阳津后,董卓便一直处于暴怒之中,即便已经离开孟津回到了小平津,却仍是怒气不减,已经连杀了数个侍卫,弄得手下人心惊惧,惶惶不安。

    李儒能明白董卓的心情,实在是河阳津之败对董卓的打击太大了,不但损失了超过五千精锐,而且此战之败必然令关东诸侯士气大振,而董卓则成为天下笑柄。

    袁绍必然会将战况大布于天下,此消彼长,雒阳守军士气低落,关东诸侯看到董卓如此不堪一击,很可能趁势而进,一举攻破雒阳。

    而河东的白波,关中的皇甫嵩,凉州的马腾韩遂,甚至朝堂之内的关东势力,岂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如果不采取雷霆手段,董卓转眼就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危险境地!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董卓一亡,他们这些谋臣将士恐怕也难以保全,一向标榜大义的关东诸侯岂会放过他们助纣为虐的恶徒?

    一念及此,李儒也有些发愁,不过想到刚才张辽的请求,他心中倒是有了一些期待,或许这是一个打破僵局的机会。

    看董卓发泄了一通,稍微平静下来,李儒忙拱手道:“相国。”

    董卓这才发现李儒,脸上凶气犹未散尽,不悦的哼道:“汝所来何事?”

    李儒忙道:“儒刚见过张文远。”

    “哦?文远?”听李儒提到张辽,董卓面色缓和了些,坐到席上,随口问了一句:“听说他被打了三十杖,是怎么回事?”

    董卓先前对胡轸河阳津之战的期盼要大于张辽,但如今胡轸兵败河内,证明了关东诸侯战斗力不容小觑,如此一来更显出张辽获胜的难得。是以李儒一提到张辽,董卓的心情便好了些。

    无论如何,张辽击败一路诸侯,是对关东诸侯的一个震慑,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胡轸之败带来的严重后果。

    李儒看董卓心情好转,明白了自己小计得逞,忙讲述了张辽今日在校场上的所作所为。

    “什么?文远为了军纪,竟然自打三十杖?!”

    当董卓听到掌管军纪的张辽自杖三十时,不由起身,耸然动容,神情满是震惊!

    便是当初他听到张辽大破王匡的时候也只是欢喜,而没有震惊。

    因为一场胜仗,或许有侥幸或偶然的因素在内,但能因军纪而当着全军将士自杖三十,这绝不是等闲人能做到的,这体现的是一个人的果决、气魄和襟怀。

    董卓忙又命李儒叙述了一遍当时情形,听罢不禁抚掌,慨然道:“此周亚夫乎?文远有大将之风也!”

    李儒忙道:“吾为相国而贺,得一员大将,足胜千军。”

    “是矣!”董卓神情振奋,道:“老夫麾下,奉先骁勇无匹,徐荣治军严谨,李傕、郭汜、樊稠、张济,冲锋陷阵,勇猛非常,然勇武与谋略兼备、可令三军折服,独张文远耳!他日必能独当一面,为老夫分忧。”

    说罢,董卓又惋惜的叹道:“可惜文远归附太晚,兵马不多,训练不足,否则河阳津之战,若令文远领军,又岂会是如今局面?”

    李儒趁机道:“相国,方才文远前来请战,要于今夜突袭袁绍。”

    “什么?文远要夜袭袁绍!这……”

    董卓再次一惊,不由在屋里疾步徘徊起来,他此来小平津,本还打算从小平津分兵支援兵力空虚的孟津,没想到张辽居然想要在孟津大败后出战!

    他既震惊于张辽的胆大,又担忧张辽失败,如今孟津已经失败,一旦小平津也失败,那雒阳北部防线可就全线崩溃了!

    但如果张辽真的打败了袁绍,纵然是小胜,也能打击袁绍和关东群贼的气焰,令袁绍不敢轻举妄动攻打雒阳。

    董卓徘徊了十多步,对其中的凶险和得益,一时之间竟难以权衡,当即看向李儒:“文优以为如何?袁绍此时气势正盛,兵马折损不多,足有万数,而小平津可战者不过四千兵马,还要留守一千看护俘虏,可出兵马不过三千,胜算实在不高。”

    李儒抚须道:“袁绍大胜,必然兵将骄矜,看似更盛,实则意怠,此战未必不可为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一旦得胜,局势必可扭转。只消拖延些许时日,一旦河东得胜,精锐兵马来援,关东群贼不足畏也。”

    董卓忍不住又徘徊起来,他本已打算回雒阳以雷霆手段收拾残局,但张辽这一请战,竟令向来强横霸道、独断专行的他一时之间心思摇摆、举棋不定起来。

    “战!”须臾,董卓猛一击掌:“老夫只要小胜一场便可,若张文远得胜,必有重赏!文优,速速传贾文和与张文远来见老夫!”

    张辽与贾诩一进厅堂,就看到董卓双目发赤,死死地盯着他,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文远,此战三千兵马可胜!”

    不是询问,近乎是要张辽立军令状的口气!

    张辽一听,顿时知道董卓如今形势不好,急需一场胜仗来挽救局面,当即沉声道:“辽不战则已,战则必胜!”

    “好!好一个不战则已,战则必胜!”董卓看到张辽如此自信,心中大定,大笑两声,一拍案台,断然喝道:“老夫准汝出战!此战若胜,必有重赏!”

    张辽得了董卓允许出战的准话,心中也不由松了口气,他暗中准备了这么多,如果董卓不允许出战,那可就百忙一场了,对他的发展大计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张辽和贾诩回到军营,贾诩立即准备后勤物资,此战虽然还是突袭的闪电战,但也需要充足的准备。

    董卓已经下了命令,各项物资和兵马任由贾诩和张辽调遣,又命士兵杀猪宰羊,为出战的将士壮行。

    此战,张辽依旧点了前次出战的兵马,高顺、樊稠、王方,加上他手下的几大军侯,张健也想出战,但因其杖伤在身,被张辽严厉拒绝。

    不过,贾诩派出了儿子贾玑,倒让张辽多了不少压力。毕竟是夜战,伤亡难免,若是贾玑有个三长两短,他又如何回来向贾诩交代。为了保险,他将贾玑留在身边,统领亲卫,代替张健的位置。

    万事俱备,只待出战!

    只是,就在张辽与贾诩一番谋划,准备告辞时,贾诩说了一句:“此战,相国命胡中郎与骑都尉李肃在孟津相助。”

    张辽一愣,点了点头,对贾诩冷不丁冒出的这句话颇感诧异,脑海里回味着,正要告辞,突然身躯一震,背后霎时间冒出冷汗,震惊的看向贾诩,失声道:“师父,胡中郎不会向对面泄露军情吧?”

    贾诩淡淡的道:“此战不容有失,去见见李文优吧。”

    “多谢师父。”张辽哪里还不明白贾诩的意思,几乎是断定胡轸必然会暗中捣鬼。

    也是,以胡轸傲慢阴险和睚眦必报的性格,在河内吃了大败仗,又岂容仇人张辽再胜一局!一旦张辽胜了,他胡轸岂不贻笑天下了?张辽能在河阳城设计坑害胡轸,胡轸为什么不能反过来以同样的手段坑害张辽?

    贾诩最后一句话就是提醒张辽,即便是一个怀疑,也不容忽视,必须去找李儒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