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九十七章 中兴
    “张辽,汝欺人太甚!”王方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张辽面无表情:“王都督,这句话当是本司马和众将士对尔所说,尔身为都督,却几番算计,上蹿下跳,战场上贻误军机,置将士生死于不顾,上算计相国,幸得相国宽宏大量,饶恕于你,你却不思悔改,下又欺凌家眷,构陷同袍,真是欺我等太甚!”

    王方的很多阴险算计,底下人自然不知道,如今张辽就要将他的小人嘴脸和阴险面目,完完全全的披露在众人面前,让他彻底失去人心!免得自己将来杀了他,还有人同情。他要让王方的死成为众望所归!

    果然,张辽此话一出,不少将士都是愕然,再次看向吐血的王方,他们不知道这个都督竟然暗中鼓捣出这么多事,算计相国可谓胆大不忠,而构陷同袍,欺凌家眷,则更是让将士们深恶痛绝,这是军中最为忌讳的!

    行军打仗,谁愿意自己的同袍在背后捅刀子!谁愿意同袍竟卑鄙的去对付家眷!一时之间众将士对王方都是鄙薄厌恶之极。

    王方面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二话不说,低头就走,此时他根本无颜呆在这里,承受众人厌恶的目光。

    看王方要走,张辽一摆手,四个黑袍执法卫拦在了王方面前。

    王方身子一颤,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张辽,咬牙道:“张辽,尔要作甚?莫非要在此害了本都督不成!”

    张辽指着那五个被处斩的羌胡兵,看着王方,缓缓道:“他们因都督而亡,请都督将他们葬在军纪碑下吧,也算尽了同袍之义。”

    王方冷哼一声,转头不理会。

    张辽看了一眼众军,队列前面蒋奇突然大喊道:“请王都督葬了他们!”

    蒋奇一开头,早已憋不住的众将士立时跟着大喊起来:“请王都督葬了他们!”“葬了他们!”呼声如雷,阵阵逼迫。

    “无稽之谈!”王方恼羞成怒,怒斥一声,朝众将士大吼:“谁敢以下犯上!”

    他话音未落,身子一个踉跄,就被张辽拎了起来,一把抛在军纪碑前,正好落在那五个血淋淋的人头中间,而王方最亲信的伊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王方惊的惨叫一声,一把打开伊力的头颅,连忙爬起来,只看到众将士更加鄙视的目光。

    铿!一把铁铲插在王方身前,张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王方抓住铁铲,咬了咬牙,却还是不敢动手。他早被张辽的身手吓怕了,纵然张辽此时受伤,他也不敢有动武的念头。

    王方乞求的看向贾诩:“都尉,还请主持公道。”

    贾诩淡淡的道:“张司马做得,汝为何做不得?找些将士一同将他们葬了吧。”

    王方环顾四周,却见众将士神情木然,连他那些亲信也多是低头不敢看他,一时之间只感到众叛亲离,咬咬牙,提着铁铲自去挖坑了。

    ……

    午后,平县北乡,尹氏的小院中,张辽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小沙盘,手指轻轻比划着。

    没办法,他如今站着比坐着舒服。

    上午操练完毕后,他回到军营,伤口上了药,休息了会,有些担忧尹氏的情况,便向贾诩告了个假,来到这北乡看看。

    至于眼前的小沙盘,是他综合杨汉、蒋奇的记忆和左慈探查的情况,堆砌出来的河内郡地势,主要是河阳县、温县和周边一带情况,很是细致。

    沙盘其实古已有之,秦始皇修建皇陵时就曾堆建过皇陵的地形模型,汉建武八年,光武帝征伐天水、武都一带地方豪强隗嚣时,大将马援“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已经沙盘用于军事,使光武帝顿有“虏在吾目中矣”的感觉。

    沙盘之所以没有推广开来,一来是近两百年没有战事,二来则是地形的勘测太过困难,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个道理并不是说说而已,勘测地形需要大量极为专业的人才配合,而且凭借这个时代的探测技术和工具,难度确实很高。

    以张辽两世为人的见识,自然更知道沙盘的重要性,他在后世看过地图和山川河流图,脑海中对整个大汉的地形有粗略的形象,加上还有左慈可以探查的比较细致,所以才能绘制出这幅小沙盘。

    “张大哥。”尹氏轻声的呼唤打断了张辽的沉思。

    张辽回过头来,看到尹氏楚楚可怜的站在屋门口,登时回过神来,急忙两步过去:“夫人,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莫要再受了风。”

    “嗯……”尹氏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张大哥又要打仗了么?”她还记得前几天张辽打仗前,就是盯着沙盘看。当时不明白,这次却明白了,张大哥必然是在谋划着一场作战了。

    张辽对尹氏的敏锐也有些诧异,却也没骗她,点了点头。如今孟津还没有传来消息,但对于黎明就突袭的胡轸而言,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了。

    尹氏听张辽真要出战,不由急道:“张大哥,你身上还有伤呢,怎么能出战?”今日他过来后,尹氏一听他受了伤,便止不住落泪,倒是苏婳听了亲卫描述张辽今日的情形,对他大为赞赏,认为他有英雄气。这就是胡家女子与汉家女子的区别,胡家女子欣赏英雄,而汉家女子却更希望男人平平安安。

    看到尹氏着急,张辽心中一暖,大笑道:“这点伤算什么,平日里身上绑着铁砂带都行动自如,这点伤不碍事。”

    看尹氏还是满脸忧色,张辽也有些无奈,只能拍拍胸膛安慰她:“一场小战而已,不过两天就解决,以我的本事,怕他谁来?再说这是军令,身在其位,岂能自专?你在家里好好休养便是,莫要过于焦虑,要顾念肚子里的孩子。”

    张辽正在劝尹氏,忽然门外有士兵前来禀报:“禀司马,贾都尉派人前来,请司马速速赶回军营见他。”

    张辽眼睛一眯,点了点头:“我马上回去!”

    他心里琢磨着,八成是孟津方面传来消息了,他心中此时竟然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想要大吼一声的冲动。

    娘的,怎么一到打仗前自己就这么兴奋!难道自己真是个超级好战分子?

    尹氏看到张辽眼中闪过的兴奋,心中有一种无力的感觉,看来张大哥天生就是个喜欢打仗的大将呢,她咬了咬嘴唇,道:“大哥等等,且随妾身进屋,妾身还有两件东西要交给大哥呢。”

    张辽一愣,奇道:“什么东西?不能等我回来么?”

    尹氏道:“大哥打仗一定要带上的,上次妾身不知道大哥要打仗,不然早就给大哥了。”

    张辽心中更是好奇,示意卫兵在外等候,他随尹氏进了屋,尹氏身子不便,给他指了一个箱子和一个长匣子。他搬出来时感到沉甸甸的,打开一看,箱子里竟是一副铠甲,而匣子里是一把长剑。

    张辽先取出那副铠甲,与他从袁术那里得来的鱼鳞甲还要重一些,打开一看,更是一惊,这铠甲绝对要比袁术那副强出百倍,从每片甲叶上都能看出,做工更细,甲叶更密,两侧肩头各有一个青铜虎头,胸口有护心镜,上面更是雕刻着气吞四方的虎头,虎目含煞,虎牙狰狞,整幅铠甲尽显威严大气。

    “这是?”张辽不由问道,在他的印象中,便是董卓的铠甲也不如这一副,他脑海里不由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是大将军留下的?

    果然,尹氏道:“这是君舅留下的,夫君让妾身交给张大哥,只是妾身一直没想起来。”她有些话没说,何咸当初交代的是,如果张辽对她和孩子好,就把这些交给张辽,如果不好,就变卖了维持生计。

    张辽抚摸着铠甲,忍不住连声赞叹,喜欢之极,又摇了摇头,惋惜的将铠甲叠起来,又放进箱子里。

    “张大哥……”尹氏看到他将铠甲又放回箱子里,还以为他太过见外,不愿意收下,脸色有些苍白。

    张辽拍了拍铠甲,苦笑道:“夫人,这幅铠甲是大将军所用,我如今不过一个小司马,哪敢穿出去,真要穿上了,恐怕董卓也要觊觎了。”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如果他真穿上了,那可是会带来杀身之祸的,一个司马穿大将军级别的铠甲,这是逾越了规矩和等阶的,触犯了威严和大忌,董卓生出的不仅是觊觎,更会是杀机。尹氏不懂这些,他便没说,免得尹氏自责。

    果然,尹氏一听张辽不能穿这幅铠甲,顿时很是失望,又期待看向那把长剑:“张大哥再看看这把剑。”

    张辽点了点头,拿起那把长剑,剑长三尺七寸有余,剑鞘极是华丽精美,剑穗垂有无暇美玉,让张辽心中有些失望,如此华丽的剑莫非是佩戴饰物不成。

    他注意到剑鞘上花纹之中有两个小篆字,颇有气势。

    “中兴……”张辽念叨着,这莫非是剑名不成?这个名字听起来可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