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九十六章 威望
    砰!砰!砰!

    沉闷的杖击声一声一声的响着,带动着校场数千士兵的心跳。

    数千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张辽和那两个行刑的黑袍执法卫,受刑的张辽面色不变,神情自若,但那两个执法卫已经是满头大汗。

    高顺默默的看着笔直的站立在那里承受着杖击的张辽,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在并州的时日。

    那时候高顺便在吕布手下担任军侯,初次见到刚被丁原招募过来的张辽,还不满二十岁,是个少年,未曾加冠取字,却已经做了几年郡吏,又在州郡抗击匈奴屠各胡的叛乱中脱颖而出,极为勇猛,行事沉稳,话语不多,又喜欢读书。

    而今不过时隔一年半,再次在小平津见面,高顺就感觉张辽变了很多,尤其是性格,少了几分谨慎与沉默,多了几分豪气与热情,平日里那称兄道弟的架势令他有些招架不住!

    而此刻的张辽,却又让高顺看到了他另一面的果决与威严。

    高顺不由感慨,这个年轻人成长的太快了。此前张辽多次拉拢过他,高顺没有太过在意,越是沉默寡言的人越有自己的骄傲,如今的张辽论年龄比他小,论职务与他平等,论资历比他短,论名望也不比他高多少,与他效忠的吕布更是无法比,所以张辽的拉拢高顺并没放在心上。

    但此时,高顺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张辽的胸怀与大志,不同于吕布的那种赤露露凸显的野心,而是深藏于胸的远略!

    当然,高顺并没有那么确定,但试问如果没有大志,岂能甘愿以身受刑来维护军纪的威严!

    阵列之前,三十杖顷刻打完,张辽依旧直立,两腿微分,站在那里如同劲松,但众将士无不看到他皮甲衣袍上,渗出的殷红不断蔓延扩散开来。

    此时的众将士对黑煞神可谓敬服之极,无他,单只这份杖刑之下面不改色的硬气,便让他们望尘莫及。

    军中最重英雄,而张辽今日的行事,威严之下尽显豪杰本色。

    贾诩看着张辽,暗自赞许,他知道,张辽这顿打没有白挨,从此之后,在平津军中,这个便宜弟子的威望将无人能及!就是自己也不行!

    纵然自己擅长谋略,但在有些方面,也绝对不如自己这个弟子处理的好,这就是本身的气魄、处事的格局和天生的魅力。贾诩知道自己的弱点,谋略有余而进取不足,这也是本身的性格问题,天生的辅佐命。

    “大兄。”张健的杖刑也打完了,他也是和兄长一样站着打的,但如今却站不稳了,被两个执法卫搀扶着。

    又有两个执法卫要来扶张辽,张辽挥手拒绝,向前两步,沉声道:“张辽受罚,何敢劳众将士大礼,还请诸位起身。”

    “是,司马!”几个军侯大吼一声,带着一众将士齐齐起身,没有一个违背的。

    张辽看着一个个神情激动的士兵,深吸了口气,没理会伤口处传来的刺痛,扫视一周,沉声道:“将士们,今日处斩了七名同袍,张辽心中没有执纪的痛快,只有沉痛!这是七名战士,却死在军纪之下,还有两名是跟随我多年的亲卫,我何曾不想饶恕他们?但是不能!这不是乡里,你们也不再是百姓,你们是士兵,吃的是百姓种的粮食,做的是守护一方安定!军队必须有法纪!否则我们与贼寇何异!”

    说到这里,张辽一挥拳头,几乎是大吼道:“我希望我们的将士,如果要死,那一定是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屈辱的这块军纪碑下!我们要的是军人的荣耀,而不是耻辱!”

    “荣耀!荣耀!”众将士神情激动,齐声大吼。

    “很好!”张辽点了点头:“我希望从此以后,我们的执法卫如同虚设,不会再因违纪而处斩任何士兵,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能!能!”众将士吼声震天。

    王方看着这一幕,心中嫉恨之极,他没想到自己一番苦心的算计,居然让张辽这般大气的化解了,不但是化解,而且自己无形之中又助长了张辽的声望。

    他嫉恨攻心,完全豁出去了,趁着众将士安静下来时,大喊道:“还有樊稠,他手下也有士兵在此偷盗百姓家畜和钱财,张辽你不是曾放过大言,要率领你纪律严明的军队,痛打那些不守纪的士兵!不知你如今却该当如何?”

    他此话一出,张辽还没回应,那边樊稠就被惹毛了,一下子冲出来,一口唾沫吐在王方脸上:“呸!杂种一个!”

    王方叫嚣的神情僵在脸上。

    樊稠又一脚将他踹开,向张辽抱拳道:“张司马,俺最佩服豪杰之士,俺的兵俺自己处置,不让豪杰作难。”

    他回身朝自己的部曲大吼一声:“尔等谁有违纪,给乃公滚出来!不就是偷些东西,乖乖换回去,打几十军棍就没事,要是那个家伙心怀侥幸没出来,让王方这个杂碎给指出来,那乃公便一刀剁了他!”

    哗啦!哗啦!哗啦!

    樊稠麾下五百羌胡兵一下子出来了三四十个,樊稠充满豪气的神情一下子僵住,忍不住大骂一声,从执法卫手中抢了一根军棍,冲进去就是一阵乱打。

    张辽见状,脸颊也止不住抽搐了一下,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好在这些家伙才来了两三天,干的就是一些偷鸡摸狗的事,交给樊稠处置就是,不至于让自己太过为难。

    不过樊稠不让自己为难,但自己还要为难另一个人!

    他转头看向王方,正在擦拭脸上唾液的王方身子一僵,随即硬气的直视张辽,面露冷笑之色,眼里满是挑衅,他是一个都督,与张辽同级,他不相信张辽敢在这校场杀他。

    张辽眼神微眯,正是这个阴险的小人屡屡算计自己,让自己烦不胜烦!

    正是这个狠辣的小人差点害死尹氏和苏婳,让自己险些悔恨一生!

    正是这个小人心思歹毒,害死了王魁和赵九,他不相信,王魁和赵九所为之事,背后没有这个人的影子!

    如何收拾这个小人,他在昨夜便早已经计划好,但如今,也不能让他舒服了。

    张辽不理会王方的挑衅,而是看向众将士,道:“今日之事,可让众将士看到什么?”

    一众将士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答。

    张辽也没让他们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身旁强自立着的张健,哼道:“军侯张健,为了手下士兵而隐瞒他们违纪之事,看似是爱护士兵,实则荒谬!何为爱护士兵?真正的爱护士兵就是让士兵遵守军纪,做一个好士兵!做一个让本司马感到骄傲的士兵!做一个前途远大的士兵!而不是为一个欺辱妇女的恶徒隐瞒包庇,这是为将者莫大的耻辱!”

    面对兄长的训斥,张健满脸惭愧,心服口服,底下一众将士也是所有所思,显然张辽的话很是触动了他们。

    “不过,张健的初衷是好的,虽然做法不对,但他是一心想维护自己的士兵,他不算是个好将领,但他是个好兄弟。”

    张辽突然缓和的话语,让张健热泪盈眶,底下赵武等人也是感同身受,事实上换做他们,他们怕也是与张健同样的选择。

    而一众士兵看向张健的眼神,却是同情和亲近,对这些淳朴的士兵而言,张健这样讲义气的将领,正是他们最喜欢的。

    “嘿!”王方嗤笑一声,分外刺耳。

    张辽猛一转头,戟指向他,声色俱厉:“而此人王方,身为都督,统领八百将士,却为了算计本司马,蛊惑陷害手下士兵去违纪,刚才又当众反咬一口,令五名同袍死不瞑目!身为将领,构陷手下士兵,又抛弃诬陷,此举诚为可耻!我张辽羞与为伍!”

    整个校场的眼神都盯到了王方的身上,有张辽手下的士兵,有高顺和樊稠手下的士兵,有韩浩的俘兵,还有王方手下的五百羌胡兵,但无一例外,此时看向王方的眼神都是愤怒和鄙弃!

    “杂碎!小人!”樊稠嫌恶的骂声让整个校场都能听到。

    噗!

    王方一口鲜血喷出,指着张辽,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张辽面无表情,死很容易,但他不会让王方那么容易死。

    王方不是要打击他的威望麽,最终的根由还不是为了与他争夺权力,他正好亲手剥夺了王方最看重的东西,让他一无所有,众叛亲离,这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他张辽可不是什么滥好人,一向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