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九十五章 此谓大丈夫!
    这一刻,王方看向张辽的眼神恐惧之极!

    他从来没想到张辽会为了那无谓的军纪,而做出这么一个选择!

    正如小人不知大丈夫,燕雀不知鲲鹏。或许鲲鹏强于燕雀的并不是什么大志,而是它的理念和它的选择。

    张辽看向那五个羌胡兵,沉喝道:“行刑!”

    “得令!”

    黑袍执法卫齐喝一声,按下挣扎求饶的羌胡兵,大刀一砍,五颗头颅落地。

    校场之上,无论是肃立的小平津将士,还是樊稠高顺的兵马,还是韩浩那些俘兵,都雅雀无声,被这一幕震撼了。

    五颗头颅落地,对于战场厮杀实在不算什么,但这是在校场,这是执行军纪!

    樊稠和高顺手下的羌胡兵和并州兵,包括韩浩的河内兵,不少都是出身游侠、盗贼、囚犯,平日里为祸都不少,此时还是第一次看到因抢掠民女祸害百姓而被斩杀的,一时噤若寒蝉!

    王方突然啜喏道:“还有樊司马的麾下,也有在小平津违纪的。”

    樊稠立刻瞪眼看向王方,眼里满是杀气。

    张辽没有理会二人,也没有看那五个滚落的头颅,而是搁下钩镰刀,跪倒在王魁和赵九的尸体前,认认真真的将两个头颅摆好,看向一个执法卫,声音微微沙哑:“取铁铲来,我亲自将他们埋在这里。”

    那执法卫急忙将早已准备好的铁铲呈过来,张辽接过,走到军纪碑后,在那片专门埋葬违纪士兵的土地上一铲一铲挖了起来。

    此时他面朝着一众士兵,低着头认真的挖着,不少将士能清楚的看到,一滴滴眼泪落入土中,忽然之间,他们的眼睛都有些发酸。

    不知谁悄悄说了声“司马好像哭了”,霎时间一传十,十传百,全军将士都有了一众莫可名状的情绪在心中流窜充斥。

    “司马,让我来。”张健爬跪过去,想要从张辽手中夺过铁铲自己挖,却被张辽挡开。

    “司马!”赵武等旧部齐齐单膝跪地,大声呼喊,声音哽咽。

    很快,小平津其他士兵也纷纷跪下,高呼:“司马。”

    这一刻,他们所有人突然都对黑煞神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樊稠、高顺、韩浩均是沉默,此时他们突然也觉得无话可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各有所思。

    王方看着这一幕,却是身躯颤抖,压抑着心中恐惧,想要大声说张辽假仁假义装腔作势,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都起来吧。”张辽没有抬头,依旧在认认真真的挖着土,张健被挡开后,又去帮着将王魁、赵九的尸体搬了过去。

    一众将士也没有起来,从兄弟二人就在众将士的注目下,将王魁和赵九埋了下去。

    张辽再次来到众将士面前时,除了眼睛微红,看不出什么异常的。

    “众将士都起来吧。”他看向起身的众将士,声音依旧威严,却带着几分沙哑:“王魁、赵九、伊力、夫蒙、羊同、东三、赤百,此七人犯军纪第一斩,已经行刑,军侯张健身为一曲之长,知情不报,免去军侯之职,杖三十。”

    “领命。”张健单膝跪地,神情毫无怨言。

    王方看到这一幕,脸皮抽搐了下,却没能说什么,以隐瞒庇护之罪,免职加军杖,张辽可谓丝毫没有袒护。他竟找不出任何发难的理由!

    张辽转头看着张健脱下头盔,解下腰间军侯令符,交给黑袍执法卫,心中暗叹了口气,他转头又看向数千将士,缓缓道:“王魁、赵九,为我亲卫,张辽管束不严,自领三十杖。”

    张辽此话一出,张健首先崩溃,伏到他面前痛哭道:“大兄!不可啊!都是小弟的错,带队无方,干大兄何事?”

    赵武等人急忙下拜道:“请司马收回成命!”

    震惊的诸将士也齐齐下拜,强忍心中悸动,大吼道:“请司马收回成命!”

    这一刻,小平津两千多兵马,无论是羌胡兵还是并州兵,对黑煞神是彻底服了!

    “请司马收回成命!”众将士自发的连声大吼,一阵一阵如同浪涛翻滚不绝。

    这时,平津都尉贾诩稳步而来,止住了众将士嘶吼,和声道:“张司马三个月来操练将士,夙夜未怠,风雪不辍,其间艰辛,本都尉皆看在眼里,小平津将士能有今日之势,张司马之力也,此二人犯过,又在休沐之日,依本都尉看,张司马这三十杖就免了罢。”

    看到一向低调严明的师父来为自己出面,张辽心中感激,但却不能顺着台阶下,他向贾诩恭敬一礼:“都尉厚爱,属下铭记在心,但功过岂能同论,辛苦也是本分,当初蒙都尉信任,将监管军纪之责交予属下,石碑上军纪条律,更是都尉亲手所书,如同军令,字字权威,不容折扣,诸将士皆在管束,属下身为监管者,岂独例外!”

    贾诩叹了口气,没有再劝止。他本就是最擅长洞察人性,如今也很是了解张辽了,他知道,张辽这是在维护军纪的威严,也是维护他们二人的威信,而且心中怕是也对王魁、赵九的死感到愧疚和自责,所以自领军杖。

    张辽看向黑袍执法卫士,喝道:“还不用杖!”

    “这……司马……”持杖的五个黑袍卫士看着张辽,个个迟疑。

    张辽脸色一沉,威势自然显出:“尔等乃执法卫,处置违纪之人,何来畏缩!行刑!”

    “是!”一个执法卫咬牙道:“司马稍候,属下去搬木凳来。”杖刑一般是将被打之人按倒在地杖击,也有趴在木凳上打得,张辽身为司马,在众军面前自然不能趴倒在地用杖。

    “用木凳作什么!”张辽喝道:“我便站在这里,用杖便是!”

    “这……”五个持杖的执法卫推却了一番,最终两个人被推出来,为张辽行刑。

    啪!啪!

    两个执法卫颤抖着挥杖,他们能真切的感受到来自赵武等军侯和两千多将士怒视的目光,只觉连站也有些站不住,手心全是汗水,哪还用的出多少力气。

    张辽皱眉,怒喝道:“杖刑如此有气无力,尔等平日便是如此执法乎!莫要让本司马成为笑柄!”

    两个执法卫一咬牙,用力打起来。

    砰!砰!杖击声变得沉闷起来。

    张辽矗立不动,腰脊挺直,面色不变。

    贾诩微微转过头,不忍多看,贾玑急得直跳脚。

    “大兄。”张健一个大男儿急的直落泪,朝其他几个执法卫吼道:“还不为我行刑,我要陪大兄一道!”

    阵列之中,赵武等人看着张辽被木杖一下下击打,如同身受,均是虎目含泪。

    校场左侧,旁观的樊稠看着张辽,忍不住拳掌相击,对左右道:“此谓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