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八十四章 杀俘
    董卓听贾诩这么一说,不由一愣,又看向张辽和王方二人。

    张辽立时抱拳低头:“属下愿受处罚!但贾都尉无错,请代贾都尉受罚!”

    几乎同时,王方大声道:“末将不服!贾诩一向偏袒张辽,请董公主持公道!”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愣,此时看向张辽的眼神都不由充满而赞叹,而看向王方的眼神则满是鄙夷。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张辽和王方此时的表现两相对比,真是天地之差。

    无论多坏的人,都喜欢忠诚的下属,尤其是此时的人最重品性,张辽甘代贾诩受罚,其品性无疑令众人包括董卓都是大为赞赏,反之王匡的自私自利一览无遗。

    董卓此时看王方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尤其想到刚才贾诩提到的,河内之战关乎他的大计,一旦失败,关东诸侯必然声势大涨,趁机攻入雒阳也不一定,而王匡却为了私愤罔顾大局,着实可憎!

    “来人!将王方带下去,重打三十军棍!”

    董卓向来是喜怒由心,一旦憎恶王方,立时便让人将王方拖下去处罚。

    至于贾诩和张辽,他没有提,其他众人自然更不会说了。

    张辽却在心中暗赞师父的老谋深算。

    董卓询问贾诩,实是难题,贾诩若处置王方,便是逆了董卓之意。若不处置或轻处置,固然能让董卓满意,但事实上王方却是犯了军规,又诬陷功臣,身为都尉上司,处事不公,则会大失威望。

    而贾诩的应对则极为高明,不但要罚王方,还有罚张辽,最后连自己也要以统领不力的罪名请求受罚,尽显军规的威严和敢于承担的气度,令众人暗赞。

    而张辽却知道贾诩最会识人,共事这么久,早就看透了王方气量狭小、斤斤计较的性格,恐怕早就料到无论他怎么公道处置,只要涉及处罚王方,憋屈的王方必然会反驳。

    如此一来,既将他和张辽摘了出来,又让王方反驳出来,惹董卓怒而处罚。

    没看这会董卓处罚了王方,贾诩立即不吭声了,显然没有坚持让自己和张辽也要受处罚的意思。

    这就是顶尖谋士,大谋不谋,无声无息的化解危机,达到目的,而大多旁人还全然不知他已经有过一次自谋。

    经历了这个小风波,酒宴继续,李儒和田仪都相继过来为张辽庆贺,张辽是来者不拒,又敬了高顺和樊稠,樊稠出身凉州草莽,性子直,原本还偏向同时凉州出身的王方,但经历方才一幕,樊稠也颇为鄙视王方,倒是看对了张辽的性子,二人畅饮了几杯。

    董卓喝的兴致越来越高,看到下面张辽兴致也很高,又见张辽避席起身向他敬酒,当即一饮而尽,突然问了张辽一个问题:“文远,老夫方才如此处置王方,文远可有不满?”

    说罢目光炯炯的看着张辽,场中众人也不由静了下来,再次看向张辽,看他如何回答。

    张辽肃声道:“依末将的军规,违抗军令者,当是斩立决!”

    “好一个斩立决!”董卓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也不知是喜是怒:“看来文远对老夫打王方三十军棍还是不满呀。”

    李儒、田仪等人都是一惊,急忙向张辽使眼色,他们都知道张辽的性格有几分虎,只怕醉酒的张辽蹦出什么话来惹董卓发怒。

    张辽没理会他们,迎着董卓的目光,正色道:“相国打王都督三十军棍,着实是轻了。”

    “不过,”他举杯又敬了董卓,正声道:“张辽却从其中感受到了相国爱护麾下诸将的拳拳之心,辽身为下属,感同身受,对董公只有敬佩和感激,何来不满。”

    场中李儒、田仪、贾诩三人嘴角均是一抽,看向张辽的眼神都不由哭笑不得,这家伙,阿谀奉承的水平真是炉火纯青,不露痕迹,恰到妙处。

    果然,董卓哈哈大笑,心中大感畅快,只觉得张辽不但能打仗,还会说话,为人又忠诚,着实是个上等的良才,越看张辽越是顺眼。

    酒罢,董卓又邀众人去看俘虏,一众俘虏都被押在渡口外的空地上,被冻得瑟瑟发抖,看到董卓带人前来,更是一个个脸色惨白。

    张辽回来就被董卓拉来喝酒,还不知道贾诩有没有劝说董卓留下俘虏,不过看到渡口空地上有数十巨烧焦的尸体,肢体扭曲,极为凄惨,显然生前遭受过极大的痛苦。

    他心下一沉,不由看向贾诩,却见贾诩面无表情,目光低垂,仿佛入定一般。

    张辽又看向渡口那些俘虏,包括他后来带回来的五百人,总共大约有两千多人,几乎所有的俘虏都在这里了。

    他看了看面带杀气的董卓,不由更加心情沉重,这些俘虏都是他抓回来的,战斗中死的不说,那是不可避免的。但战场上是一回事,战场外是一回事,如果这么多俘虏被董卓全杀了,那他可真就是助纣为虐,害了这些士兵了。

    “文远,”董卓宏声道:“听文和说,你要留下这些俘虏?”

    这么直接的询问让张辽嘴角不由抽搐了下,娘的,什么用人之道!师父那老狐狸果然不是那么好用的。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贾诩,心中苦笑,迎着董卓凌厉的目光,却是肃声道:“正是,属下想留下这些俘虏,收编过来,驻守小平津。”

    河风阵阵吹来,董卓大袖飞扬,他铿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大笑道:“文远可知天下最畅快的事是什么?”

    张辽低头道:“属下不知。”心中却腹诽,该不是杀人吧?

    “那些文人名士喜欢饮酒作辞,老夫却喜欢醉酒杀人!”董卓指着渡口的一众俘虏,大声道:“且看这些贼兵,助纣为虐,扰乱天下,危害朝廷,其罪不赦,何须留下来!当全部杀掉!火烧!土埋!水淹!油烹!当让他们尝尽天下酷刑,以儆效尤,让这天下从此再也无人胆敢作乱!”

    董卓神情激愤,杀气毕露,声音传遍整个渡口,令那些俘虏无不面如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