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八十三章 找茬
    正月十四午时,太阳暖洋洋的照在小平津关上,关内守军刚吃过饭,昨夜突袭青风岭渡口的樊稠、王方、张健等人早已回来。

    这一次突袭青风岭渡口,很多士兵都是初次出战,没想到就取得了如此战果,一时间都是兴奋难耐,即便张健等人连连催促,也难以入睡休息。

    当然,还有不少新兵初次杀人后的反应也很剧烈,战斗时还不觉得怎样,但结束后却是面色苍白,尤其是看到董卓犒劳的肉食,根本吃不下,呕吐连连。

    哚!哚!哚!

    校场之中,随着一阵密集的声音,十六支羽箭一支接着一支疾射而出,近百步距离,全部中靶,董卓收了雕弓,振了振双臂,哈哈大笑。

    一旁王方忙谄笑道:“相国真神射也。”

    “老了,不复当年之勇矣。”董卓连连摇头:“想当年老夫能开两石弓,弓弓满月,可一口气连射四十支箭,才令羌人慑服。”

    裹在貂裘大衣中的李儒拍手道:“相国左右开弓之能,真当世少有。”

    左右开弓是左右手都能拉弓射箭,看似没什么,但寻常一臂开弓的能连射二十支箭,手臂便酸软难以为继,而左右开弓射箭的次数可以翻倍,精准度也更强。

    听到李儒夸赞,董卓开怀大笑,左右开弓之技可是他平生最为自得之事,不是什么人都能有这个本事的。

    青风岭一战而胜,令连日忧虑的董卓大为畅快,脸上红光焕发:“没想到张文远竟能连夜奔袭,一举攻破青峰渡,斩千人而俘两千,自身几无损伤,如此战力,真是智勇之将!文优,先前你举荐张文远出战,老夫还有些担忧他太过年轻,如今看来,还是你眼光独到啊,”

    李儒忙道:“儒不过是建议而已,还是相国明断,知人善任。”

    董卓大笑道:“你可知张文远最令老夫心喜的是哪一点?”

    李儒摇头:“儒愚钝,却是不知。”

    董卓抚掌道:“疾走二十里,夜袭三千贼兵,一战而胜,却不停歇,更只带了一千兵马,又奔三十里,突袭河阳城,此人此举,真勇士也!有大胆略!诸将少有人及,甚得吾心,甚得吾心哪!”

    李儒听了此言,不由为张辽暗喜。他最是知道董卓的性格,看不对眼的不论你怎么有才也不会重用,与之相反的是,一旦欣赏哪个人,那这个人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好的,即便犯了错误,只要不是叛乱,都可以被容忍。

    一旁的王方听董卓夸奖张辽,心里不由更恨,忍不住道:“末将只怕张辽被小胜冲昏了脑袋,鲁莽行事,在河阳吃了败仗。”

    “哦?”董卓看了王方一眼,没说什么。

    李儒却知道王方此言坏了董卓的兴致,董卓心中已有不快了。他不由皱了皱眉,这王方如此明显的诋毁张辽,太着痕迹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士兵疾步奔入校场,大呼:“相国!相国!河阳大胜,张司马回来了!大胜而回!已到渡口!”

    “哦?壮哉文远!”董卓登时面露喜色:“文优,且与老夫去迎一迎。”

    小平津渡口,董卓看着浑身浴血的张辽和一千五百多士兵,还有后面数百俘虏,数百战马以及数不清的满载着粮食和布帛车辆,一时之间也被震惊了。

    他本以为张辽带着一千多疲兵,只是攻破了河阳城,占了一些便宜,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情形,这分明是洗劫了河阳城哪。

    看着张辽年轻的面孔,董卓一时之间竟有些怀疑关东诸侯的战斗力了,是张辽打得好,还是关东诸侯根本不堪一击?

    无论如何,张辽是大胜而回,一战破了一路诸侯,此是大功!

    当即,董卓便命人杀猪宰羊,设宴犒劳战胜而回的张辽和众将士。

    大宴之上,推杯换盏,除了董卓,贾诩、李儒都在,田仪也在日前从雒阳赶来了,当然还有张辽、樊稠、高顺、王方等有功之士。

    董卓兴致极高,细细询问张辽作战的过程。

    张辽自是不会隐瞒,他将其他战斗过程细细道出,当然,除了放走王匡和崔钧准备坑胡轸之事。

    声东击西,闪电奔袭,诱敌出城,围点打援,假派信使,一幕幕一节节在张辽口中娓娓道出,其中的热血和精彩之处,诡诈的手段和巧妙的兵力布置,令在座的无不叹服,方知张辽此战大胜,确实是用计巧妙,并非容易之事。

    陈述之中,张辽着重显现了樊稠、高顺等将领的功绩,至于王方,他自然是一句没提。

    一旁王方早已脸色铁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看张辽丝毫不提他,不由怒火冲天,猛地起身,朝董卓抱拳大声道:“相国!张辽在作战之中擅自夺取末将兵权,意图加害末将,胆大妄为,还请相国还末将一个公道!”

    宴上众人一下子静了下来,正要饮酒的董卓看着王方,皱了皱眉。

    王方刚才酒意上涌,冲动的站了起来,此时看到众人都盯着他,不由酒醒了大半,有些后悔冲动,不过此时却不能缩头了,当即咬牙道:“若非末将机警,早已被张辽所害,还请相国主持公道。”

    董卓沉默了会,目光扫过众人,看了看面不变色的张辽,又看向一旁的贾诩,开口道:“文和,文远与王方皆由你统领,你以为该当如何?”

    张辽心中暗哼一声,董卓此话一出,他就看出来董卓还是想袒护王方了。

    事实上,在座的诸人也都能看出来,因为董卓和贾诩在军中都有眼线,所以他们很清楚实际情况,王方违抗军令,自然是有错在先,张辽临机专断,剥夺王方兵权,在大战之中,绝对是明断之举。

    众人都能看出这一点,董卓自然更不会看不出,不过王方是董卓爱将,董卓知道贾诩一向明哲保身,所以问了贾诩,显然是想保护王方。

    贾诩没有看张辽和王方,而是肃声道:“河内之战,关乎相国大计,不战则已,战则不容有失,否则必为天下所笑,而关东群贼气势更盛。而今相国对张辽、王方二将委以重任,二人却枉顾大局,几乎坏了相国大计,该当处罚。末将统领不力,请求相国一并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