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七十二章 初平元年
    初平元年,张辽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二年正月,黄河冰冻三尺六寸,关东各州郡共十三路诸侯,正式举旗兴兵讨伐董卓,以匡正皇统为名,否定董卓立的皇帝刘协,支持废天子弘农王,推举勃海太守袁绍为盟主,袁绍自任车骑将军。

    果如贾诩所料,与河内太守王匡、河西太守崔钧屯兵河内郡,而冀州牧韩馥坐镇邺城,转运粮草。

    与此同时,袁绍又任命铁杆好友曹操为行奋武将军,将曹操从陈留太守张邈手下独立出来,监督东路各军。

    而南路则是后将军袁术、颍川太守李旻和豫州刺史孔伷。袁氏兄弟一南一北,地位在关东诸侯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汝南袁氏的根基和底蕴可见一斑。

    不过袁氏兄弟自己算是有了立足之地,而却害苦了还留在雒阳的袁氏满门老小五十多口,包括原太傅袁隗与袁氏嫡长子袁基全部被暴怒的董卓押了起来,又要发兵攻打关东诸侯,却被尚书郑泰等人阻止。

    正月初十,立春,天子刘协亲率三公九卿,到东方八里之郊迎春,祈求丰收,大赦天下。

    正月十二,董卓接到消息,中郎将牛辅在平阳、临汾一线被郭太率领的白波军再次击败,白波军向南跨过汾河,进击河东郡治所安邑以及闻喜、绛邑一带,河东危急!

    也就在这一日,董卓将刚十五岁的废天子、弘农王刘辩鸩杀于皇宫之中,从此天下只有一个正统天子,就是刘协!这一招可谓狠辣,断了关东诸侯的起兵名义,令关东诸侯无王可勤!

    而在此之前的正月初,李儒前来小平津与张辽喝了一次酒,二人一番密谈,随后李儒便回了雒阳。

    正月十三清晨,虽已立春,但依旧是天寒地冻,邙山之中仍有大片残雪,张辽上午正在操练士兵,贾诩突然派人来传唤他,让他速速前去大帐。

    张辽出了校场,跟着亲卫一路快步赶往军营,远远就发现军营外多了数倍的守卫,几乎全是陌生的面孔。

    他不由一惊,加快了步伐,到了辕门外,几个羌胡兵拦着他,命他解下腰间长剑,张辽皱了皱眉,解下长剑交给了亲卫。

    与此同时,他心中迅速琢磨着,眼前这架势,分明是接管了军营的防卫,如此大的排场,莫非是董卓来了?想起前几日自己与李儒的谈话,他心中不由一动。

    从辕门到中帐,不过百步的距离,整整齐齐的密布着满副武装的士兵,足有两百人,杀气十足,张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到了中帐外,一个士兵拦下他,又有士兵进去禀报,很快出来领他进去。

    进了大帐,张辽先看向上首,一个约莫四五十岁左右的魁梧大汉站在那里,一身戎装,方脸虬髯,面带横肉,粗眉倒吊,隆鼻阔嘴,赫然正是董卓。

    董卓旁边,贾诩和李儒都在,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但看装束显然都是军中将领。

    此时的董卓比三个多月前明显胖了些,身上那股粗野凶狠的煞气也收敛了不少,面孔之上反而多了几分疲惫。

    “属下平津司马张辽拜见相国。”张辽戎装在身,只是抱拳躬身一礼。

    董卓打量了一番张辽,大笑道:“三个月不见,文远还好吧?”

    张辽沉声道:“蒙相国和贾都尉厚爱,属下在军中如鱼得水。”

    董卓点了点头,声音突然转肃:“老夫听文优说,文远有击破袁绍之策?”

    张辽一怔,看了看李儒,又抬头看到董卓凌厉的眼神,当即沉声道:“若论计谋,李先生与贾都尉俱在,胜过张辽百倍!辽不敢言计,但论狭路相逢,沙场争锋,属下绝不惧区区袁绍。”

    董卓冷哼道:“你手下不过一千新兵,何感出此大言,如此轻敌?”

    张辽正色道:“末将不曾轻敌,属下带的是新兵,袁绍带的岂是老兵?属下敢言胜者有三,一者相国与天子一体,而关东起兵为贼,无道而伐,扰乱天下,是为不义之师,岂能胜乎?二者,有李先生与贾都尉善谋之士,加之我等突袭在先,而关东群贼正是志满意得、麻痹大意之时,袁绍、王匡客地作战,以有心战无备,岂能不胜乎?三者,属下以为,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关东群贼起兵仓促,兵将不齐,而属下自认还有些本事,足以蔑视关东群贼!”

    “好!好一个胜者有三!”董卓抚掌大笑:“关东逆贼起兵十万,诸将皆踟蹰不定,忧心贼人兵多,独文远有此豪气,壮哉!此次文远便随某出击河内,擒了袁绍!”

    张辽没理会一旁几个将领难看的脸色,抱拳大声道:“属下领命!此去定破袁绍!凯旋而回!”

    “哈哈哈哈!”大帐之中充满了董卓的笑声,满是横肉的脸上那股疲惫也消散了许多。

    ……

    张辽出了大帐,回到小院不久,便有李儒来访。

    张辽要摆酒相迎,李儒摇了摇头,却不敢饮酒,二人只是喝茶叙话。

    “文远。”李儒一杯茶未饮,便忍不住先开口道:“你此战可有把握?若是失利,相国必然大怒,后果不堪设想哪。”

    张辽摇头失笑道:“这天下岂有万全之事?欲成就功业,岂能不冒一丝风险。”

    李儒叹了口气:“如今的形势可谓四面楚歌,危险之极,东面有关东群贼起兵十万,北面白波贼又是十万,已跨过汾河,逼近安邑,河东情况堪忧,相国昨日又从雒阳抽掉了一万兵马北上增援河东,如今雒阳兵马不过两万,却要防范三面,实是捉襟见肘。”

    李儒顿了顿,又道:“而西面远在凉州还有马腾、韩遂、阎忠十万乱军,近在关中三辅还有皇甫嵩三万兵马,皇甫嵩此人声名卓著,人称当世第一名将,是相国心腹大患,最为相国忌惮!而今相国可谓焦头烂额,正要一场大胜仗激励士气,为兄也是那日听了你所说,才斗胆向相国建议抢先突袭河内,如今相国对于河内之战极为看重,若是失败,恐怕你我都要……”

    张辽哈哈大笑:“文优兄放心,你只消为我准备好娇妻美妾便是,已经应承了小弟这么久,小弟可是日思夜想、望穿秋水哪。”

    李儒看了看张辽,眼里古怪的神色一闪而逝,饮了口茶,意味深长的道:“文远且放心,此战若胜,娇妻美妾只在咫尺。”

    “哈哈,若是再没有,令爱便许给小弟得了。”张辽哈哈大笑,他每次喝酒最喜欢拿这一点来打趣李儒,此时,却没注意到李儒那古怪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