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六十五章 起风了
    张辽说到这里,又冷笑一声:“何况谁为弱者?陈胜吴广一声吆喝,横扫六国的强秦被震得奄奄一息,试看黄巾,坏了大汉大半州郡,乱了天下!黑山!白波!侵略诸县,谁能抵挡?逼了民反,谁不畏惧?是以凡成大事者,必先安民。”

    吕布摇摇头,道:“文远太过认真了,大丈夫建功立业,封侯拜将,何必太过在意庶民,实不足道也。如董公麾下凉州兵,惯会劫掠,但如今董公岂非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世道,武力才是一切!”

    张辽懒得再辩驳了,只吐出了四个字:“目光短浅。”

    这句话说的是吕布,也是董卓,董卓出身凉州,凉州人天生低人一等,不得世家待见,天生的对立,董卓唯一剩下的就是笼络民心,若是做好了,未尝不能有一番作为,可惜他肆意劫掠屠杀百姓,世家和民心两大政治资本皆失,成为,以致一个拥有挟天子以令诸侯资本、又在实力上打得关东诸侯毫无还手之力的枭雄,竟在短短两三年便败亡!

    同样,吕布也是,出身不高,不得世家认同,又不掌控民心军心,以致前期诛杀董卓而积累的大好政治资本尽失,绝顶猛将最终却憋屈的死于穷途末路。

    只是吕布这种极度自负的人一旦形成理念和认识,是极难改变的,其眼光的局限性又令其闯得头破血流却更加迷惘无力。

    张辽一番话虽是良言,却没能改变什么,看到吕布微醺,却还要坚持赶回雒阳,张辽便命张健带了两人护送吕布回去。

    吕布离开后,张辽不再多想其他,而是借着酒意,脑海里回想着在大河上与吕布一战的情形,在雪中又练起刀法来。

    今日正是休沐之日,军士们也都休息一天,张辽才能有时间专心练武。

    小院里除了他和张健,还有赵武、蒋奇、宋超、杨汉、薛明、郭成几个头领在,张健去送吕布,其他几人却都在,看到张辽练武,也急忙跟着练了起来。

    张辽将左慈教给他的“禽兽拳”也传给了几人,不过他们没有张辽的资质,左慈因材施教,让张辽将“禽兽拳”分拆开传给他们。

    如张健不动则已,动如脱兔,学了鹰拳。

    赵武勇悍,大开大合,便学了虎拳。

    宋超行动矫捷,便学了豹拳。

    蒋奇与郭成身手灵活巧妙,便学了鹤拳。

    杨汉与薛明体壮力大,学了熊拳。

    几个头领根据各自体质和所长选择拳法,练了之后都是受益匪浅。

    正所谓穷文富武,练武之法寻常人根本得不到,练得不得法反而伤身,只有将门世家或一些游侠家传才有,非常珍贵,张辽能将左慈也颇为珍惜的“禽兽拳”传给几人,几人自是跟着张辽苦练不辍。

    不多时,贾玑也来了。

    张辽看似有些虎,实际上鬼心眼不少,在左慈的指导下,手段也越发老到。如今虽然贾诩仍然没有同意收张辽为弟子,但他的儿子贾玑却已经视张辽为兄长。

    三个月前,张辽到贾诩麾下的第五天,他从手下选出了四百精锐,又威逼强令王方选出两百精锐羌胡兵,合共六百人,归在贾诩麾下,作为贾诩直属卫队,由贾玑统领,又传了贾玑豹拳,年少的贾玑哪能抵挡张辽的手段,如今的贾玑已然成了张辽的跟班小弟,时不时在父亲贾诩面前念叨张辽的英明神武,令老谋深算的贾诩也苦笑不已。

    不过贾诩内心对张辽这个年轻人也着实有几分佩服,换做其他人,岂能将手中最精锐的兵马交给他人?无论张辽的出发点是什么,他能做出这一举动,其胸襟和气魄便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何况,如今贾玑视张辽为兄,与张健、赵武那帮小将领一般无二,那六百兵马由他统领与留在张辽手中有什么分别,反倒是坑走了王方两百精锐。以贾诩的眼光,这一点自然看的很透彻。

    张辽又练了半个多时辰,才停了下来,指点了一番其他几人,已近黄昏,这时,贾玑才惊呼道:“哎吆,文远兄,不好!父亲让我叫你过去来着……”

    看到张辽瞪眼睛,贾玑忙弱弱的道:“小弟看文远兄在练武,就没打扰……”

    张辽忍不住摸了摸额头,转身就走!贾玑已经来了近一个时辰了……也不知道如今的贾诩该是个什么心情。

    贾玑在后面也学着张辽摸了摸额头,急忙紧紧跟上。

    “张辽拜见贾都尉!”

    张辽一进大帐,看到贾诩正在看书,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忙起身去给贾诩添茶:“师父,弟子方才与吕布去大河冰上切磋武艺,师弟没能寻到。”

    贾诩淡淡瞟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贾玑,哼道:“你倒是会给他打掩护。”

    贾玑憨厚的笑了笑,那模样十足是跟着张辽学来的,让贾诩那张木头脸禁不住抽搐了下,黑着脸叱向贾玑:“还不出去候着!”

    贾玑耷拉着脑袋出去了,贾诩这才看向张辽,张辽神色不变,早已习惯了贾诩的风格。

    片刻,贾诩才缓缓道:“起风了。”

    起风了?什么起风了?这两天一直在刮北风啊。

    张辽一愣,再看贾诩凝重的表情,随即反应过来,脑海中刹那间闪过一个念头,不由握紧了拳头:“关东那帮守牧起兵了?”

    “嗯。”贾诩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文远果然也是个明白人。”说罢微微叹了口气:“这天下从此不安定了。”

    关东诸侯起兵了!张辽此时脑海里只有这一个信息,这一天终于开始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沉重?兴奋?或许还有点激动。他知道这将是一个乱世,白骨枕藉,十室九空,但他也期待着见一见那些传说中的英雄的无上风采,与之推杯换盏,笑论雄图!期待着与那些霸主枭雄猛将,沙场驰骋,狭路相逢,一较高低!

    事实上,不论他想不想,乱世终究要来,谁也挡不住,他只能在这乱世的浪潮中迎风直上,搅动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