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六十二章 万事俱备
    听到贾诩询问,董六摇头道:“公子并不认得他,不过张司马帮公子出了口恶气,公子一向恩怨分明,张司马手下需要兵器,公子便吩咐小的亲自送些上好的兵器来。”

    “帮董校尉出了口恶气?”贾诩抚摸着颌下微须。

    董六哼道:“前几日董五哥去东市办事,没想到被一个使三尖两刃刀的凶徒打了,那凶徒当时自称纪灵,不过怕他冒名,公子命某去查此凶徒来历,要为董五哥讨还公道,三尖两刃刀乃奇门兵器,颇是少见,某据此一查,果然查出了纪灵。”

    听董六提到三尖两刃刀,贾诩面色微变,他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清楚的记得张辽刚来平津那晚手中拿的便是杆三尖两刃刀,不过这两天张辽再没使用此刀,难不成这刀便是张辽从凶徒手上抢来,为董璜出了口恶气?

    却听董六继续道:“某查到了纪灵,不过纪灵早在此前便随袁术逃到南阳去了,又如何能行凶,某又细查,得知纪灵在离开雒阳前,曾被华雄打过,三尖两刃刀也被华雄抢走。”

    “华雄?”贾诩眉头微动,他感觉到有些不对了,似乎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

    “正是华雄!”董六冷哼道:“董五哥一向打点府内,不管外事,不认得华雄,但那行凶的暴徒脾气暴躁,力大无穷,又身形高大,岂非就是华雄!为此,某亲自去西园询问华雄,看看是否有什么误会,没想到那华雄居然避而不见,这不是心虚又是什么?只是公子仁慈,念及与胡中郎的交情,才没有多问。”

    贾诩微微点头。

    董六又嘿声道:“不过昨日某又打探到一个消息,这华雄太过张狂,挑衅张司马,被张司马暴打了一顿,连床榻也下不来,真是大快人心。华雄一向自称凉州第一勇士,没想到败于张司马之手,公子感念张司马为董五哥出了口恶气,又欣赏张司马武艺,得知张司马手下新兵要领兵器,便让某亲来跑一趟。不知张司马可在?让某也见识一番风采。”

    贾诩眼神低垂,和声道:“张司马如今执掌军纪,正在训练士兵,却是不便擅离职守,免得坏了军令,你我可在此叙叙旧,约莫一个时辰便可结束。”

    “贾都尉治兵严谨,小人佩服。”董六抱了抱拳,道:“小人还要回去侍候公子,却不好在此久待了,否则今日要赶不回雒阳了。”

    贾诩笑了笑:“此言甚是,董校尉事大,却不便多留董执事了。”

    ……

    张辽训练完士兵,刚出校场,照例去大帐向贾诩禀报训练情况,进了贾诩大帐,贾诩正在读书,张辽麻利的帮贾诩加了杯热茶,坐在一旁等候。

    贾诩放下书,看了眼张辽:“文远,我记得你有一杆三尖两刃刀,怎么平时也不见使用?”

    张辽道:“师父,士兵用的都是戈矛,是以这两日弟子也用戈矛与士兵一道习练武艺。”无论贾诩答不答应他拜师,反正他是赖定了这个称呼。

    贾诩也懒得纠正了,喝了口茶:“那杆三尖两刃刀倒是少见。”

    张辽嘿嘿一笑:“说来这三尖两刃刀还是弟子抢来的?”

    “哦?”贾诩眉头一跳:“怎可抢他人兵器?”

    张辽笑道:“弟子当日面见董公之后,在回西园途中遇到了袁术,横冲直撞,更派手下纪灵要抓弟子,弟子一怒之下便暴打了纪灵,抢了这三尖两刃刀。”

    贾诩眼角抽搐了下:“你可是报了华雄的名字?”

    张辽一怔,奇道:“师父怎么知道?真是神机妙算,弟子佩服!”他心中却是一惊,迅速琢磨着,莫非华雄知道自己冒名,告到贾诩这里了?

    贾诩面无表情的道:“你在东市上也打了人?”

    莫非董璜也知道了?来算账了?

    张辽心中更惊,一边打量着贾诩的表情,一边气愤填膺的道:“正是,在东市之上,弟子遇到有恶霸王虎欺辱故大将军之子何咸夫妇,他夫妇二人一个病重,一个有孕在身,弟子看不过眼,便出手狠狠打了那恶霸,还有恶霸的两个同党,也被弟子一并打了。”

    贾诩听了张辽所说,默然不语,看来自己所料不差,果然是阴差阳错,他看着张辽那张憨厚的面孔,纵然心境过人,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厮果然是个惹事的主,还好自己没有应下拜师之事。

    这个家伙,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打了纪灵,打了华雄,打了董五,却跟没事人一般坐在这里,反而得了受害者的厚礼恩谢!

    反倒是华雄,不但挨了打,卧榻不起,更在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招来了大人物的记恨,这是何等的悲惨!

    贾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为华雄默哀,还是感慨张辽的好命,打了人,还意外的得了一番好处,恐怕张辽自己对这番好处也有些莫名其妙,这岂非正是大得老天的钟爱?

    片刻之后,贾诩缓缓道:“纪灵和东市之事不可宣扬,那杆三尖两刃刀便放起来吧,不要再用了。”

    “是!谨遵师父之命!”张辽没有询问理由,干脆利索的抱拳应道:“那把三尖两刃刀着实不好用,弟子便将它销毁了,打两把刀吧。”

    “你倒是个明白人,也是个有福分的人。”贾诩盯着张辽看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吩咐道:“雒阳董校尉差人送来了兵器,你让将士领了吧,你的钩镰刀也打造好了,一并送来了,还有两百张精弓,要好好珍稀维护,不可浪费了。”

    钩镰宝刀打造好了?还有弓箭!

    张辽眼睛一亮:“多谢师父!弟子定当好好利用这两百张弓箭,与枪兵阵战配合,必然战力倍增!”

    说罢,他又忍不住赞叹道:“还是师父面子大,竟能讨来了两百张精弓,弟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弟子对你的敬仰之情有如巍巍高山,高不见顶,又如九曲黄河,滔滔不绝……”

    “行了,快去领兵器吧。”贾诩看着张辽觍着脸拍马屁,脸颊抽搐了下,忙摆摆手,破天荒斥了一句。

    “弟子领命!”张辽哈哈一笑,又给贾诩添了热茶,这才亟不可待的走出去。

    走到大帐门口时,身后贾诩的声音传来:“领了兵器,严加操练,这天下……怕是不会安稳太久了。”

    张辽身子一僵,回身看向贾诩,躬身抱拳:“是!”

    他心中却绝不平静,他知道未来大势,诸侯起兵,天下大乱,而贾诩居然也能预料到这一点,果然是顶尖的谋士,或者说天下大乱有其必然性,当然也只有贾诩这类顶尖谋士和有远见的人能看的出来。

    钩镰宝刀!两百张精弓!此刻张辽心中充满了期待,更充满了信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自己要蛰伏下来,好好习练武艺,加上贾诩的操练之法,必能练出一支强兵。

    给自己留下的时间不多了,必须争分夺秒,朝夕不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