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十九章 军纪第一
    第五十九章军纪第一

    张辽解了长剑,与手中那卷纸一并交给张健,三尖两刃刀他没有携带,放在营房中。他缓缓走入场中,步伐稳健。

    一千七百士兵突然齐齐举拳大吼:“战!战!战!”

    突然爆发的震天吼声霎时间压住了羌胡兵杂乱的呼喊,铺天倒海的气势令八百羌胡兵惊得鸦雀无声,气势瞬间全无。

    王方也吓了一跳,待看到手下那帮士兵那副丢人的模样,更是心中恼怒,冷冷的看着张辽,打定了主意要狠狠的折辱张辽一番。

    “杀!”他拳头一挥,大吼一声,气势汹汹的朝张辽冲了过来,一股杀气弥漫,显然这王方也是杀过敌人的宿将。

    贾玑神情紧张的看着二人比斗,贾诩也是神情严肃,今日二人的胜负和军纪官的归属,决定着他担任平津都尉以来的第一把火能否烧起来,至关重要。

    张辽一拳迎上,砰!二人拳头交击,张辽身形不动,王方却连退三四步,整条手臂不自主的颤抖着,神情惊愕,显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刷!

    张辽衣袂作响,他不动则已,动如雷霆,仿佛一头猛虎一般朝王方扑过去,王方急忙一脚迎上,张辽以硬碰硬,直接将王方那条腿踢了回去,探手一把抓住了王方的另一只胳膊,猛力回拉,另一只手顺势向前,拎住了王方的衣领,两臂一振,王方整个人被抛了起来,直达数丈之高。

    “啊!——啊!——”

    王方晕头转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在半空之中,看着下面数丈之高的地面,惊骇的手脚发软,头脑发晕,凄厉大叫,仿佛被蹂躏了一般。

    呼!王方手脚挣扎着落下来,张辽双臂一接,又是一振,呼!王方又飞了上去。

    “嗷!——嗷!——”王方在空中旋转着换着花样,团扶摇而上,在张辽的巧劲下,他根本无法控制旋转的自己,吓得声音都变了。

    底下那八百羌胡兵都看傻了眼,贾玑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辽,仿佛看一头牲口,镇定如贾诩也是不由面露震惊之色,虽然早得知张辽打败了华雄,但那毕竟是听说,如今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才让他们真正见识到了张辽的武力,这已经不是一般将领的范围了。

    贾诩目光闪烁着,已经开始思索着如何用好张辽这个智勇双全的猛将了。

    “呃呜!——呃呜!——饶……命……”王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抛起来了,他此时早已吓得浑身发软,仿佛一滩烂泥了。

    呼!

    张辽再次接着王方,却没再抛了,而是扶住王方立到地上,笑呵呵的道:“王都督,可还要比试?”

    “不!不!呃……噗!”王方胃里翻腾,一下子吐了出来,幸好张辽见机快,将他脑袋扭向了一旁,只是扭得太快,王方脖子咔嚓一声,险些被拗断,脸色发青,浑身哆嗦。

    贾诩看的面颊又忍不住抽搐了下,朝那些看傻了的羌胡兵喝道:“还不上来两人扶着王都督!”

    一众羌胡兵齐齐抖了一下,王方的几个亲卫忙上来扶住王方,王方却浑身哆嗦颤抖,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贾诩环顾一圈,正声道:“平津司马张辽胜出,本都尉在此宣布,张司马监管军纪,尔等若有违纪,由张司马依照军律全权处置!”

    “是!”杨汉几个头领带着一千七百并州兵齐声大吼,贾诩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那八百羌胡兵,目光冷肃。

    那些羌胡兵不约而同看向王方,却见王方还在浑身哆嗦,翻着白眼。

    贾诩看着那八百羌胡兵,声音略冷厉了些:“尔等可是领命?”

    张辽也冷脸看去,杀气十足。

    领头的几个羌胡兵吓了一跳,忙道:“我等领命!”后面那些羌胡兵急忙跟着应道:“是!”“领命!”

    王方听在耳里,眼睛一翻,真的晕了过去,羌胡兵见状一阵混乱,贾诩看向那两个扶着王方的士兵,道:“先将王都督扶回去吧。”

    王方一走,八百羌胡兵顿时失去了主心骨,看着张辽和贾诩,再也不敢喧哗。

    贾诩看向张辽,面无表情的道:“为将者领军作战,运筹帷幄,靠的是谋略,武力不可恃,文远虽胜,却也不可自傲。”

    张辽忙抱拳道:“是!”

    贾诩这番话算是敲打他,他却没有任何不满,而且对贾诩这番话很是认可,他要领军作战,打败诸侯,立足一方,依靠个人武力是不成的,如同历史上的吕布,最终也是兵败人亡的结局。打仗,尤其是大型战役,靠的是谋略,这一点他认识极深,所以才要拜贾诩为师。

    何况这王方武力远远不如华雄和纪灵,他打败此人,也实在没什么自傲的。

    贾诩看张辽不骄不躁,不由更加满意,看向众将士,肃声道:“众将士恭听张司马宣布禁令。”

    张辽从张健手中接过那卷纸,缓缓打开,却不去低头去看内容,纸上的内容是他昨夜与贾诩合计的,本就是他先提出来,贾诩采纳后完善的,他都知道。

    他先看的是手下一千七百并州兵和那八百羌胡兵,合共两千五百人,目光冷肃的扫视一圈,沉声道:“本司马昨日赶到平津关,今日是第一次在此集合操练士兵,但在操练之前,有一项事必须严明,那就是军纪!”

    他顿了顿,道:“不要问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是都尉的命令!这是平津的规矩!军纪第一,必须严守!违者严惩不贷!”

    “我知道,放眼大汉,凉州兵和并州兵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但军纪也是最差的!”张辽看向有些骚动的羌胡兵队伍,厉声道:“兵者,保民伐罪,不可违背!凡我将士,必服从上官,令行禁止,纪律严明!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临阵不退缩,有三杖九斩:

    凡是操练,必要准时,呼名不应,点时不到,杖五十!罚薪!三次以上,斩!

    凡是行军,必要齐整,言语喧哗,出越行伍,杖五十!罚薪!三次以上,斩!

    凡是安营,必要迅捷,偷奸躲懒,怠慢职责,杖五十!罚薪!三次以上,斩!

    此三杖!

    凡我将士,凌虐百姓,奸淫抢掠,斩!

    凡我将士,杀良冒功,戕害同袍,斩!

    凡我将士,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斩!

    凡我将士,弓箭不全,戈矛不修,斩!

    凡我将士,托伤作病,躲避征伐,斩!

    凡我将士,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斩!

    凡我将士,蛊惑军士,扰乱军心,斩!

    凡我将士,私进帐下,漏泄军机,斩!

    凡我将士,怠慢军情,贻误军机,斩!

    此九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