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十一章 踩
    张辽打了个酒嗝,眼睛一瞪:“乃公正在散步,突然蹦出你个丑八怪,吓了乃公一跳,乃公不打你打谁!”

    “你!你!你!”王虎指着张辽,气得浑身颤抖,脸上那条疤拼命的抖动着,嘶声道:“欺人太甚!”

    “你什么你!”张辽眼睛又是一瞪:“让大家评评理,是谁欺人太甚!长得这么丑,竟敢出来吓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围观的众人听到张辽这个理由傻眼了,更有人忍不住爆笑,不少精明的人看出来张辽是在找茬,不过他们看着王虎被欺负的憋屈的样子,心中却大感畅快。

    这王虎是坊间一霸,从他都是他找茬欺负别人,何曾有别人如此找茬欺负过他,何况这理由找的这么令人发笑。

    他们看着张辽,一个个神情激动兴奋,仿佛是他们身临其境欺负这王虎一般。

    “啊!——啊!——竖子!”被震得憋在胸腑里的那股鲜血一口喷了出来,愤怒的嘶声嚎叫。

    张辽作怒道:“呔!你个丑八怪,居然得寸进尺,喷血来吓乃公!如此嚣张跋扈,人人得而诛之!”

    噗嗤!一旁正扶着瘦弱青年的绿衣女子明知不该笑,但却忍不住笑了,看着张辽如此欺负恶人,心中大感快意,俏脸上忧愁也被冲散了些。

    围观众人更是哈哈大笑,看着恶霸王虎吐血,而这个年轻人更加凌厉的奚落,前所未有的言辞逗得不少人捧腹扶肩,难以自已。

    “竖子!你一定要死!”王虎嘶声大吼:“还不冲上去抓住他,某要让他生不如死!啊!——”

    王虎大吼着冲了过来,与此同时,人群中又冲出四五个大汉,气势汹汹,犹如虎狼一般朝张辽直扑而来。

    “啊!恩公小心!”绿衣女子惊呼一声。

    人群中也有人大喊:“小心!”

    张辽看着冲过来的王虎和几个大汉,全然不惧,哈哈一笑:“来得好,乃公的拳头和大耳刮子早就饥渴难耐了。”

    打过了虎,哪里还惧猪,这些大汉的身手远远比不上华雄和纪灵,连袁术的护卫也差了很多,他们的动作在张辽眼中极为笨拙可笑。

    一旁薛明还没转身帮忙,张辽便迎上去,拳脚如闪电一般,连打带抽,连扔带踢,漫天人影飞舞,转眼之间五六个大汉惨嚎着飞出数丈,全堆在了药铺墙下,如叠罗汉一般。他下手极重,这几个大汉倒地后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此时,王虎才冲到张辽跟前,拔出一只匕首直刺过来,张辽身子一侧,探手扭住他的手腕,咔嚓,匕首落地。

    张辽不待王虎回过神来,两拳招呼过去,又反手给了十多个大耳刮子,打得王虎惨叫吐血,张辽却毫不心软。

    薛明已经打探过了,这王虎恶行累累,最是好色,害了无数良家女子,何况又欺负旧主大将军之子,他昨日刚答应了吴匡照顾何咸,今日便出了这等事,于公于私于义,他岂能放过这王虎。

    围观众人看的热血沸腾,已经有不少人在人群中连声叫好。

    王虎胳膊被拗断,脸被打得青肿,牙齿掉落,口出血沫,疼彻心扉,眼看张辽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每一个耳刮子都仿佛要把他脑袋打下来一般,这样下去迟早就被活活括死,他不由慌忙求饶:“饶命!阁下,饶……饶命。”

    张辽一把将他掼得跪倒在何咸面前,吓了何咸夫妇一跳。

    王虎待要挣扎,张辽一脚踏在他的背上,冷哼道:“乃公看这位公子和夫人顺眼,今后要是再敢找他们麻烦,乃公剁了你这万恶的狗头!”

    “是!是!”王虎低头咬牙,却不敢反驳,眼前这不知来历的小子下手太狠,他还没有活够,很怕死。

    张辽淡淡的道:“以后不要让乃公碰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直到打死为止!”

    “嘎?”王虎傻眼了。

    “嗯?”张辽从鼻子里哼了声。

    王虎急忙应道:“是!是!”

    “好了。”张辽不耐烦的挥挥手:“给这位公子和夫人磕三个响头赔罪,要是他们日后有个三长两短,乃公直接把你打死!”

    王虎眼前的何咸夫妇听到这里,都看向张辽,眼里露出感激之色,他们如今没有庇护,最怕眼前这王虎日后找麻烦。

    “嘎?”王虎却僵在那里。

    通!

    张辽看到王虎反应,脸色一冷,抬腿就是一脚,将王虎踹趴在地:“看来你是贼心不死,逼着乃公杀了你!”

    “啊?”王虎偷偷瞥了一眼药铺里。

    张辽眼里闪过一丝厉色,铿!腰间长剑拔出一半。王虎身子一抖:“小人不敢!”

    就在这时,药铺里传出一个声音:“光天化日之下,阁下在此持剑行凶,如此暴行,莫非大汉没有了律法乎?”

    伴随着说话声,一个身披墨绿锦袍、头戴高冠、腰配长剑的青年缓缓从药铺中走出,道貌岸然,面带正色。他的身边是一个黑脸瘦汉,颌下羊须,看着张辽,眼里闪烁着高傲和不善之色。二人身后,跟随着两个护卫。

    张辽前世久在县府,眼光何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这两个家伙是王虎背后的主使者,恐怕是一直在这药铺里一直观望情况。

    还有背后主使者?张辽皱了皱眉,看着药铺里出来的两个人,感到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地上王虎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那身穿墨绿锦袍的青年悠然向张辽走来,抱拳道:“这位小兄弟,在下刘龚,还请小兄弟罢手,醉酒闹事,逞匹夫之勇,只为他人所笑,何况若是东市令或执金吾来巡,小兄弟难免落个牢狱之灾。”

    他一副文士气派,言语看似平淡,却威胁之意十足,而且直接给张辽安了个醉酒闹事的罪名,阴险之极。

    边上的黑脸瘦汉看了一眼何咸夫妇,又看向张辽,眼里闪烁着寒光:“刘兄,和他啰嗦什么,不知已经去报知东市令了,如此大恶之徒,交付东市令与执金吾处置便是。”

    围观众人静了下来,都看出来从药铺里出来的这两个人身份不一般,要为王虎出头,不由都暗自为张辽感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