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十九章 路见
    张辽借着酒意,拎着三尖两刃刀,骑着象龙,心中踌躇满志,和外面等候的薛明一道沿着东市一路向北,准备先到武库去为手下将士领兵器,然后奔赴平津去拜访那个神秘的平津都尉。

    他已经向李儒和田仪询问过了,武库归执金吾管,但丁原死后,执金吾虚位,如今这一块职责全由董卓的侄子中军校尉董璜掌管。

    董卓无子,兄长又早死,侄子董璜一直跟随他东征西讨,深得董卓喜爱,董卓进入雒阳掌控朝政后,将禁军全部交由董璜统领,隐隐把他当做接班人,如今的董璜可谓权势滔天,不可小觑。

    张辽此去武库未必会见到董璜,但有了李儒和田仪的交情,领千把兵器应该不成问题。

    只要武库那边能放兵器,他便立时让亲卫去告知正在邙山脚下驻扎的新兵来领,正好离得也不远。

    手下的新兵若是有了兵器,那自己的实力又要大涨一截了。

    “无量天尊。”张辽正琢磨着,一身道袍的左慈不知从何处飘然而来。

    看着眼前的左慈,张辽敏锐的发现,这神棍此时的心情非常的好。

    难道是去见过老板娘了?张辽暗中嘀咕一声,忙打招呼:“小子见过道长。”

    “呵呵,贫道果然没看错人,”左慈抚须笑道:“小友真是侠义心肠,能助苏婳一力,救人之命,真是功德无量。”

    张辽打了个酒嗝,嘿声道:“这个左道长,老实说,老板娘是不是你的相好,放心,小子会保密的。”

    不想左慈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伸手就敲了张辽脑袋一下:“狗小子,胡说什么?再敢乱语,贫道当街便将你一顿暴打。”

    看左慈恼怒的神情和举动,张辽就知道自己猥琐的猜错了,他咧了咧嘴,只是心中的好奇实在是难以抑制,忍不住问道:“却不知道长与老板娘是什么关系?若说没关系,小子可不信。”

    左慈看这家伙一副不问出来不罢休的神情,无奈的道:“她是贫道一后辈……”

    后辈?张辽一愣,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苏婳的面容,刹那间他好像察觉了什么,忍不住盯着左慈的脸直看,他发现苏婳虽然是胡姬,但面容竟与左慈有几分相似,不由失声道:“她不会是你女儿吧?”

    看着左慈面容一僵,张辽顿时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心中不由大是佩服,忍不住拍了拍左慈肩膀:“嘿,道长真是我辈楷模,道侣满天下,胡汉不分,连西域也留下了道长的……”

    “滚!”左慈狠狠一瞪眼,老脸微红,有些恼羞成怒狼狈不堪,干脆直接走人了。

    张辽大喊:“道长,别走啊,小子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来胡姬酒家吃霸王餐?”

    左慈背影一僵,走的更快了,转眼不见了人影。

    左慈离开后,并没有远去,而是轻车熟路的到了胡姬酒家,苏婳看到他到来,眼里露出欢喜之色:“乌道长来了哟。”

    左慈看着苏婳欢喜的神色,强忍心中悸动,点了点头,一路上了二楼,到了凭窗而坐的一个位置,而苏婳又娴熟的给了端了两壶酒,上了一桌佳肴,忍不住问道:“乌道长,近日可曾见到左道长哟?”

    “不曾。”左慈摇了摇头,不敢抬头看苏婳失望的眼神。

    看着苏婳袅袅而出,左慈眼里露出慈和的光芒。

    “婳儿……”左慈面上没有了那副飘然之色,只是一个慈父,喃喃自语:“为父曾为儿卜了一卦,乃大凶之相,又耗尽心力,拼却道心,终于算出一线生机,而今贵人终于出现了,虽然这小子狡猾,却也重情义,更是儿命中贵人,可助儿脱劫。只是他命犯桃花,却非儿的归宿,否则倒也不错……”

    左慈神思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他正是少年放荡不羁时,携剑游历西域,路过精绝国,见到了绝色的精绝女王,叹为天人。精绝女王对他的学识极为佩服,二人相谈甚欢,可惜他志在出世修道,虽有道侣,却不萦于心。但没想到精绝女王竟然用了秘术,一夜贪欢,他不愿道心受扰,回了中原。

    回到中原之后,他隐居在天柱山修道,直到一年前,他心思一动,便又出山游历,无意到了京师雒阳,进了胡姬酒家,在见到苏婳的刹那,他便惊呆了,酷似精绝女王,与他年轻时也有几分相似,更重要的是血脉相连的感觉令他心中悸动,询问了苏婳的年龄后,而苏婳不认得他,却有意无意询问他是否见过左慈,当此情形,他哪还不知道这竟是他的女儿。

    激动还是惶恐?道心一向坚定的左慈竟不知如何形容那一刻他的心情,狼狈离开了胡姬酒家,又忍不住数度化名胡道长前来。

    眼看天下大乱,左慈偶尔意动之下,为女儿卜了一卦,竟显大凶之相!

    他焦虑惶恐之下,又拜访了南华、于吉几个道友,最终算出一线生机,应在命外之人身上。

    他遍地寻访,不辞昼夜,终于在西园遇到了张辽。那一刻他的心情无疑是极为激动的,随后虽然明里离去,但暗中却一直跟随着张辽,看他受华雄逼迫,看他巧对董卓,看他暴打袁术,看他吊打华雄,又看他请客李儒与田仪,至此他终于放心,张辽的所作所为证明了其气运和潜力。

    一壶酒饮罢,左慈思及张辽要去小平津,在此呆不住了,也没向苏婳告辞,起身飘然而去。

    ……

    张辽离开左慈后,一路向北,沿着东市走了一程,快到上东门时,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一家挂着“药”字招牌的药铺门口围了一大群人。

    张辽挥了挥手,薛明快走几步去打探情况。

    待得张辽走到人群前,薛明已经探明了情况,原来是一对年轻夫妇到药铺买药,却被一个市霸拦住,不让药铺卖药给他们,打了那对夫妇的家仆,起了争端。而且据说那市霸已经拦了那对夫妇好几家药店了。

    欺行霸市?这还了得?酒意醺然的张辽剑眉一扬:“走!我倒要去看看,是哪路恶霸在此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