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十六章 拉近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不但张辽傻眼了,便是时不时偷偷瞄过来的李儒和田仪也惊呆住了,连屋里的几个胡姬也不禁低声惊呼,纷纷看向这边。

    苏婳形象颇是狼狈,俏脸上酒水淋淋,卷翘的睫毛上带着酒滴,额头那点鲜红的吉祥痣在酒水下慢慢晕开,酒水很快又顺着她的长发和玉颈流下,沾湿了衣襟。

    她脸上甜美的笑容消失了,轻咬银牙,明眸恼怒的盯着张辽。

    “额……这个对不起……”张辽看着苏婳恼怒的神情,大感尴尬,丢人哪,实在太唐突佳人了,他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擦苏婳的俏脸。

    哼!

    苏婳哼了一声,长袖一拂,挡开了张辽伸过来的手,酒壶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抓起刚斟满的酒樽,哗的一樽酒直接泼到了张辽脸上,转身就走。

    额……张辽呆在那里,咕嘟吞了口酒,酒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一脸狼狈。

    “哈……哈哈哈……文远……哈哈哈……”对面李儒看到这一幕,止不住突然捧腹大笑,前仰后合。

    哐啷!

    李儒乐极生悲,一下子向后仰翻在地。

    他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高的胡凳,笑得太厉害了,翻到了椅子,幸好被身后两个胡姬及时扶住,但形象已是狼狈之极。

    一旁的田仪看着张辽也是大笑,端起酒正要畅饮,不防李儒跌倒,带的他也是一杯酒举偏了,全灌进了鼻子里,连连咳嗽。

    李儒仰翻在地,本来大感丢了形象,有些尴尬,起身却正好看到田仪的同样狼狈的样子,顿时感到吾道不孤,忍不住又大笑起来。

    三人相互指着彼此大笑,雅间里一时乱成一团,好一会三人才整了形容,正了衣冠,几个胡姬急忙又为三人斟上了酒。

    雅间里,张辽和李儒、田仪三人经过这一场狼狈出糗,倒是又大感亲近了许多,话题更深入了一些。

    李儒提到,董卓如今正要大展一番身手,光复汉室。

    如今最得董卓信任和重用的是城门校尉伍琼和尚书周毖二人,尤其是周毖,与董卓是老乡,其父周慎更是曾与董卓共讨凉州作乱的边章、韩遂,颇有交情。

    伍琼、周毖二人向董卓进言,要拉拢关东士族,大赦党人,征兆名士。董卓采纳二人建议,一方面准备大举征召名士,另一方面准备外放一批名士,以掌控地方州郡。

    张辽剑眉微挑,看向李儒:“不知董公征兆何方名士?”

    李儒抚须道:“大儒荀爽荀慈明、陈纪陈元方、韩融韩元长、申屠子龙、蔡邕蔡伯喈皆在征兆之列,若能收而用之,党人世家折服,董公名望大涨矣。”

    “哦?”张辽不置可否的道:“董公要外放重用那些名士?”

    李儒道:“尚书韩馥韩文节、侍中刘岱刘公山、陈留名士孔伷孔公绪,东平名士张邈、张超兄弟,颖川名士张咨张子议……”

    李儒说起来一众名士如数家珍,张辽却暗下叹气,纵然他这个不太精通历史的人也知道,这些名士都是未来关东诸侯讨伐董卓的主力,如今却是由董卓一手布置出去的,真可谓自掘坟墓。

    李儒虽然喝了不少,但毕竟最会察言观色,看到张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不由奇道:“莫非文远以为此举不妥乎?”

    张辽沉吟道:“地方守牧权重,可自募兵马,军政集于一身,如今董公将这些名士外放,若是彼等联合起来,招兵买马,一旦作乱,恐怕后患无穷。”

    “文远多虑了。”李儒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摇头道:“董公外放守牧,并非没有思量,天下世家皆看汝南袁氏与弘农杨氏,如今杨彪、袁隗皆在京师,又将荀爽、陈纪、韩融、蔡邕诸大儒召进京师,尽在董公掌控之中,而诸如韩馥、刘岱、孔伷、张邈、张咨外放之辈,皆不晓兵事,名望亦稍逊,实在不足为惧,文远多虑矣。”

    张辽皱眉道:“莫要忘了袁绍,袁绍在外,其名望绝非一般人能比。”

    李儒摇头道:“文远多虑了,袁氏家主袁隗在京师,淮南袁氏根基在汝南,袁绍在河北,一无根基,二顾忌袁氏满门老小,岂敢妄动?”

    张辽正色道:“袁绍枭雄心性,未必会在乎袁氏满门。”

    李儒呵呵笑道:“袁本初素重名望,岂能为此不忠不孝之事?”

    张辽嘿声道:“袁绍野心勃勃,莫要高估了他的底线。”

    李儒摇了摇头,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满饮了一杯,又道:“便是那些士人作乱又如何?关东之人不晓兵事,而董公手下皆是百战将卒,又收雒阳禁军精锐,天下精兵尽在掌控之中,而关东诸郡不过是些郡兵民夫,便是作乱,又何所惧哉!文远且安心吧,不过文远一番赤城,为兄自会向董公表明。”

    一旁田仪也点头赞道:“文远志虑忠纯,他人不能比也。”

    张辽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无论董卓、李儒还是田仪,对这些名士的品性都看的高了,而且董卓掌控雒阳后,他手下将领的傲气暴涨,聪明如李儒如今也是傲气满满,何况董卓与那些悍将,怕是傲气更盛,自己再怎么说也没用。

    他不再多说,几人转了话题,谈到了青州黄巾军、西河白波军、太行黑山军,还有凉州马腾韩遂等乱军,张辽的一些见解,令李儒和田仪赞叹不已,对张辽高看了很多。

    谈了时事,几个无意间又将话题引到了胡姬酒家的老板娘苏婳身上,张辽解释了老板娘的称呼,令二人称道不已。

    谈及苏婳泼酒之事,二人又说起胡汉之风的差异,赞叹胡女的热情和直爽,又赞叹张辽的心胸宽阔,若是换个人被一个女子泼酒,尤其是军中将领,最爱脸面,恐怕早就恼羞成怒,摔桌子翻脸发飙了。

    正说得火热,苏婳再次进来了,此时的她换了一身衣服,洗净了俏脸,重新点上了吉祥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