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十四章 客来
    听到左慈并不在近前,苏婳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张公子若是再见到左道长,可邀他来妾身这里,妾身定然好生招待哟。”

    张辽点了点头,心中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不知老板娘为何要找元放?”

    苏婳眨巴眨巴碧蓝色的大眼睛:“左道长法力高强,能飞天遁地,妾身很是敬慕哟。”

    法力高强,飞天遁地……张辽挑了挑眉,这话是哄鬼呢!看来这老板娘也很狡猾。

    他正要继续旁敲侧击时,薛明小跑着上来:“司马,李先生和田主簿来了!”

    张辽面色一振,向苏婳一抱拳:“老板娘,一会还请拿出最特色的美酒佳肴,在下要款待贵客。”

    “这个是自然哟。”苏婳忙道:“张公子的贵客小女子哪能慢待哟。”

    张辽朝苏婳一抱拳,转身朝薛明一挥手:“走,下去迎接去!”

    苏婳也急忙跟上,到了楼下,苏婳陪着张辽,一并接着李儒和田仪上了三楼雅间,至于薛明几人在楼下大堂用餐。

    有了张辽和左慈这一层关系,苏婳果然很快将店里最好的佳肴和美酒都端了上来,桌上尽显异域特色,六个窈窕美丽的胡姬招呼着三个人,可谓礼数极尽。

    李儒和田仪虽是凉州人,但凉州离西域仍然很远,加上连年羌乱,道路难行,二人都未曾去过西域,还真不曾享受过异域的特色佳肴和美酒,也没坐过胡桌胡椅。

    二人虽是董卓亲信,但官秩不高,也不是出身世家名门,随董卓来雒阳也不过三个多月,自然没来过雒阳胡姬酒家这等世家贵族才能来的高档场所,进来后眼里都透出惊异之色,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好在二人毕竟是在董卓麾下经历过的,表面上还算淡定,但张辽却能细微的察觉到,二人面对雅间里几个如花似玉热情洋溢的胡姬,一时之间手脚都有些拘束。

    他心中暗自好笑,他经历过后世的酒场,见识得多了,对这等场面自然不会拘谨,忙热情的邀二人上座,先给两人斟上了酒,举杯洪声道:“李先生,田主簿,辽今日邀请二位贵人,不为其他,只为一表谢意。”

    田仪看上去比较实在,没说什么,李儒却眯着狭长的眼睛问道:“不知文远因何而谢吾与田主簿呀?”

    张辽豪声道:“昨日觐见董公时,承蒙二位贵人相助,让辽收回了五百旧部,又得了象龙宝马,实在是感激不尽,先干为敬。”

    李儒眯着狭长的眼睛,轻抚八字须:“吕都尉已将五百骑兵归还文远了?”

    张辽佯作不悦的哼了声:“人是回来了,战马全部被扣下了。”

    李儒端详了下张辽不满的神情,这才点了点头,仰头一饮而尽,而田仪的脸色则有些难看。

    张辽见状忙特意又敬了田仪一杯酒,大声道:“昨日因张辽的缘故,而使主簿为董公责备,此辽之过也,此杯特向田主簿请罪。”

    田仪脸色这才缓和了点。

    酒桌上,张辽将自己性格中豪爽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不时纵声大笑,在他的刻意带动下,加上六个胡姬的热情招待,李儒和田仪虽然还有些疏离,但气氛很快起来了。

    期间苏婳进来了一次,亲自斟酒,六名胡姬来回穿梭,香风阵阵,浓情徐徐,别有特色的异域风情,令气氛更加热闹。

    张辽也很快摸清了两人的性格,李儒精明狡猾,说话时总喜欢眯着眼睛,摸着八字须,想法较多,这是一种自负的表现。而田仪则话语较少,面容微显木讷,性格稳中,想来作为主簿董卓用起来也比较放心。

    不过李儒纵然再精明,张辽表现出的是自己性格的另一面,并没有任何作假,他也完全察觉不到异常,只觉得张辽是可交之人。

    张辽也觉得二人都还不错,李儒虽然狡猾,但比那些出身名门、自矜身份、蔑视他人的名士要好的多,而田仪更不用说了,被张辽一番热情的招呼,很快便与张辽如同故交一般,只觉张辽每句话都能说到他的心里,嘴巴也变得灵活了许多,破天荒多说了很多话,令李儒也诧异不已。

    他们却不知道,张辽前世就跟随的是县府大管家,对田仪这个职位的工作很是熟悉,说出的一些难处和建议,令田仪感同身受,甚至茅塞顿开,自然会感到亲切很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张辽与两人已经是称兄道弟了,他看气氛已到,李儒和田仪已经微醺,又举杯道:“李兄和田兄博学多闻、见多识广,小弟还有一事请教,望二位兄长开小弟愚鲁而指点迷津。”

    李儒依旧是眯着眼睛,满脸笑容,对张辽摆出的请教姿态很是受用,笑呵呵的道:“文远何必客气,尽管说来。”

    田仪也点点头:“我与文远一见如故,何必客气。”

    张辽酒杯一搁,长叹道:“小弟前日从河北归来,昨日清晨便有都督华雄前来索要八百兵马,并让小弟隐瞒于董公,小弟哪敢私自做主,便拒绝了他,被他一番辱骂,几番逼迫,让小弟钻胯,更是险些一刀杀了小弟,幸得奉先前来才解了围。”

    李儒皱眉道:“华雄?这厮一向跋扈,此番也是欺文远是新人,想要趁机收编文远的兵马。”

    田仪也正色道:“华雄的武力不容小觑,文远不可意气用事,还是暂避锋芒的好,尽快去小平津赴任。”

    李儒点头道:“不错,华雄为胡文才爱将,其勇武也颇得董公喜欢,还是暂避锋芒罢,待立功之后,自能保身。”

    张辽摇了摇头,叹道:“昨日小弟见过董公,午后回到西园,不想华雄竟然派了两队凉州兵挑衅,把小弟手下的军侯、屯长捆起来鞭打,小弟前去救人,亮出了司马符牌,却被一个凉州兵放了暗箭。”

    李儒听到这里,眯着眼睛,哼道:“虽说军中素来如此,不过如此确实有些过了,文远放心,吾定将此事报于董公。”

    田仪更是眉头紧皱,一拍桌子,怒道:“他们居然无视上官,真是越来越跋扈了!文远伤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