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十六章 担忧
    “文远啊。”讲述了情况后,吴匡叹道:“你还是太过冲动了,如今京师是凉州人的,得罪了华雄,华雄又是中郎将胡轸的爱将,凉州人又一向看不起中原人,以后文远在军中怕是不好过哪,胡轸多半会找你的不是,其中更有许多凶险,不可不防哪。”

    中郎将胡轸?张辽皱了皱眉,好像先前斩杀的那个放暗箭的胡兵就与胡轸有些关联,看来自己已经无意中得罪了这个中郎将了。

    中郎将比校尉还要高一级,只在将军之下,如今董卓军中并无将军,因此中郎将就是董卓军中最高的军职了。正如吴匡所说,得罪了中郎将,自己以后可不好过了,必须小心防范了。

    羌胡兵的大胆、疯狂和狠辣,他已经从华雄和那个胡兵身上感受到了,吴匡的提醒绝对是金玉良言。

    不过自己马上就要去小平津驻守,应该不会倒霉的隶属于胡轸麾下吧?

    张辽敬了吴匡一杯,凝眉问道:“不知董公麾下如今有那几位中郎将?”

    吴匡道:“中郎将有五人,牛辅、董越、胡轸、段煨和徐荣,牛辅在河东,段煨在弘农,而胡轸、董越和徐荣在京师,不过听说吕布不久也要加封中郎将。”

    张辽又问道:“不知吴校尉如今在哪位中郎将的麾下?”

    吴匡看着张辽,诚恳的道:“文远,你我俱为大将军旧部,吴校尉太显生分,我如今已年近不惑,文远若不介意,呼我一声吴兄便是。”说罢,又止不住叹了口气,颇有点心灰意冷的样子:“大将军被害,天子被废,何太后也被鸩杀了,为兄与张校尉心灰意冷,无处可依,便随了董旻。”

    张辽默默的又敬了吴匡一杯,他与吴匡不同,在何进麾下只呆了几个月,只是感激何进赏识的知遇之恩,对何进并没有吴匡那么深厚的感情,不过他一向尊重那些重感情讲义气的人,因此对吴匡也很是尊重。

    不过这个时候,张辽忽然想起一事,貌似他曾在一本专门叙写三国美女的书里看到过一个女人,刘备的皇后吴苋,似乎与眼前的吴匡有些关系,不知是他的女儿还是侄女。

    张辽这个人有一项本领,过目难忘,尤其是对于感兴趣的东西,只是毕竟看那本书的时间有些久了,他也不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准确。

    他不由看向吴匡,相貌也是一般啊,怎么会有当皇后的女儿或侄女?难道吴苋相貌也是一般?也是,大清后宫里的妃子好像都不怎么样。

    他正在胡思乱想,对面的吴匡发现张辽呆呆的看着自己,神情不断变化,不由好奇的问道:“文远,你怎么了?”

    “啊?在想吴苋呢。”张辽话一出口,就回过神来,不由大为尴尬,这下坏了,这老吴不会跟自己翻脸吧?貌似是自己不占理啊。

    “吴苋?”对面的吴匡听张辽说想吴苋,不由一愣,随即面露惊喜之色:“是文远的朋友么?太巧了,为兄有个侄女也叫吴苋。”

    “啊?是吗?太巧了,真是太巧了。”张辽心中松了口气,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好险,差点败了人品,落个尴尬的境地。

    “不是为兄自夸,我家苋儿品貌都是陈留郡里数一数二的。”吴匡自得的说了句,随即忍不住叹了口气:“只是可怜我兄长死的早,我那侄子侄女都跟着刘使君去了益州。”

    品貌数一数二?去了益州?

    “哎!”张辽不由叹了口气,露出失望的神色。

    而吴匡以为张辽是在为他家人分离而叹,不由对张辽的“淳朴”品性更是佩服,忍不住叹道:“文远真实诚人也。”

    张辽被夸得有些脸红,急忙岔开话题:“吴兄说的刘使君可是刘焉刘益州?”

    “是啊。”吴匡神色有些黯然:“如今兵荒马乱,益州黄巾、米贼横行,道路难通,也不知与我那侄子侄女还有没有相见之期。”

    张辽安慰道:“刘益州颇有才能,想必益州不久之后就会安定下来,叔侄总有相见之时。”

    张辽心中大感可惜,可惜不能一见传说中的吴皇后,那可是未来让刘大耳也垂涎的女子啊,自己的三宫六院又少了一个主力啊。

    张辽心中郁闷,举杯敬了吴匡一杯。

    吴匡也有些闷,喝了杯酒,看向张辽:“不知文远在军中现居何职?”

    “平津司马。”张辽道了句,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询问道:“吴兄可知平津都尉是谁?”

    他为平津司马,直接上司就是平津都尉。平津都尉属于关都尉,与校尉和中郎将官秩等同,只是职务和地位比中郎将要低一格,比校尉要低半格。

    如今他与华雄、胡轸、李傕等凉州将领闹出仇隙,若是那平津都尉也是胡轸或者华雄一方的人,那他以后的日子可就真不好过了。

    吴匡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摇头道:“可惜为兄也不知平津都尉何人,等明日为兄见了董旻帮你打探一番,不过眼下河东郡的白波贼肆虐,小平津关是京师北门户,颇是重要,平津都尉必然是凉州人,文远到了小平津,还是暂时隐忍,切不可再得罪了上司,否则危矣。”

    张辽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想和凉州人弄僵,但华雄那厮屡屡挑衅,又伤害他手下士兵,他岂能不回报一二?

    不过正如吴匡所说,平津都尉多半是凉州人,自己到了小平津,还是老老实实做人,潜心蛰伏练武的好。

    不过,自己也不是能受大委屈的人,要是那平津都尉实在欺人太甚,惹毛了自己,那便一刀剁了他!

    张辽心中恶狠狠的想着,杀了人,索性自己带着一千新兵渡河逃到黄河以北,到冀州打混,到时候袁绍等诸侯讨伐董卓,恐怕董卓也顾不的理会自己。

    不过张辽虽然有着张召虎冲动的性格,但也有着张辽本身的理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不愿意走出那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