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十八章 训兵
    这重程度的伤,张辽前世就受过多次,基本可以无视疼痛。脑袋大路也有大路的好处,就是抗痛。

    看到薛明和郭成有些惊异,张辽拍了拍身上精甲,又嘿嘿笑道:“袁术那狗小子人品烂,这铠甲倒是真不赖,等以后得空了去南阳走一遭,看看他还有啥好东西。”

    郭成和薛明听他奚落袁术,不由干巴巴的笑了笑。

    薛明到底老成点,迟疑了下,道:“将军,汝南袁氏不可小觑,许多大官都出自袁氏门下,若是袁将军再回雒阳……将军还是要小心些。”

    张辽咧嘴嘿嘿一笑:“袁术他报仇也找的是华雄,何事。”

    薛明二人这才想起刚才那些人都呼张辽张司马,他们不由一愣:“敢问将军尊名?”

    “张辽,字文远是也。”

    “那……华雄是?”

    张辽指着那些羌胡兵:“看到没,他们就是华雄的手下。”

    薛明二人脸颊同时忍不住抽搐了下,看着张辽,眼里满是古怪的神色。

    张辽笑道:“你二人跟了我,怕不怕袁术报复?”

    “这……”薛明迟疑着不敢回答。

    郭成却道:“我二人不过两个护卫,怕是袁将军过不了几天就把我二人忘了。便是回了雒阳,也应该记不起我二人了吧。”

    张辽冷笑一声,道:“放心吧,袁术,嘿!他怕是这辈子都回不了雒阳了,便是袁氏一门恐怕也难保。”

    二人惊讶的看向张辽,似乎对他所说的袁氏一门难保很是惊讶。

    张辽却没有回答他们,而是沉吟了下,问道:“你二人家小可在雒阳?”

    郭成摇摇头:“我是孤儿。”

    薛明却点头道:“小人家在雒阳,家中有阿母和小妹。”

    “把她们搬去平县吧。”张辽道:“后天我们就去平县,驻守小平津。”

    啊?薛明一愣,有些不明白张辽的意思,平县在邙山北麓,明显不如雒阳繁华,即便他们要去平县驻守,那也不用将家属搬到平县吧?毕竟平县距离雒阳并不算远。

    “雒阳过不了多久将会有大变。”张辽说了一句。

    薛明和郭成听张辽这么一说,都不由面色微变,薛明忍不住问了句:“敢问将军,雒阳会有什么大变?会有多大?难道还能影响到寻常百姓?”

    “如果相信我,就搬吧。”张辽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来,自己也微微有些失神。应该是在关东诸侯起兵不久吧,董卓会火烧雒阳二百里,绝了关东诸侯攻入京城的念想。

    薛明听张辽这么一说立时脸色大变,犹豫了下他咬牙道:“小人听将军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看张辽也不像是胡说,此时他反倒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随着

    “听我的没错的。”

    张辽道了一句,转头看向场中,五十个新兵和羌胡兵已经基本分出了胜负。

    新兵有十二个人获胜,却胜的很惨烈,其余三十八个新兵都败了,但也败得很惨烈,打出了气势。

    无论是胜是败,他们的精气神都经历了一次洗礼,迈出了从民壮到士兵的那一道坎,而一旁观看的新兵,也如同身临其境,受益匪浅。

    此时,那些同样惨烈的羌胡兵看向这些新兵的眼神里,再没有了不屑和蔑视。

    看着新兵们个个神情激动,有庆贺的,有不服的,有自吹自擂的,那些羌胡兵有些无趣,在两个队率的带领下,抬起了那具尸体,准备离开。

    杨汉几人赶来向张辽复命,五十人对战,他们只胜了十二人,算是失败了,因此神情都颇为惭愧,不过先前那种压抑和阴郁的气氛却一扫而空了。

    张辽吩咐杨汉几人:“迅速集结士兵。”

    刚吩咐了一句,张辽忽然微微皱眉,他先前一直在处理羌胡兵挑衅之事,没时间顾及其他,此时却突然发现,军侯张健、宋超和其他几个亲卫都不在这里。

    他看向杨汉:“杨屯长,可知张军侯、宋军侯去了何处?”

    杨汉忙道:“禀司马,张军侯、宋军侯带着几个弟兄去给大家领军粮,未曾回来。”

    张辽抬头看了看天色:“他们何时去的?”

    杨汉道:“已经有两个时辰,我等本要派人去查看,却不想被这些胡兵围住了。”

    张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再多问,只是道:“去集合士兵吧。”

    随着咚咚咚三声击鼓和集合旗帜挥舞,一众新兵迅速按照张辽平时的操练的阵型集结起来,整齐有序,瞬间寂静无声,令那边准备离开的羌胡兵也不由侧目。

    张辽大步走到方阵之前,扫视着众新兵,沉声道:“方才与湟中同袍一战,尔等认为如何?”

    众新兵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队列前面的杨汉却突然吼了一声:“我等不服!”

    紧跟着蒋奇几人也跟着大吼:“我等不服!”

    随后一众新兵跟着齐声大吼:“我等不服!”

    千名士兵一起吼叫,声震云霄,令那些回头观看的羌胡兵不由失色。

    张辽手中三尖两刃刀一举一压,众士兵立时停止吼叫,场中又静了下来。

    张辽大声反问:“为何不服?”

    一个士兵大吼道:“我们是新兵,只要给我们三个月苦练,我们就能打败他们!”

    很快一群新兵们齐声附和道:“三个月苦练,打败他们!”

    待他们再次宁静下来,张辽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肃声道:“没错,你们是新兵,但战场上没有新兵,敌人也不会问你们是不是新兵,狭路相逢,刀枪相向,不是你活,就是他死!如果,你们现在上了战场,遇到的敌人是这些湟中同袍,那么,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具具尸体!你们来当兵不是为了享受,每个人都有活着的理由,命只有一条,自己搏不回来,父母家小谁来养活?”

    众新兵沉默下来,显然张辽的话给了他们更深一层的触动。

    看着这些新兵不少颇受震动的样子,张辽暗自点头。

    他来到这个时代,先后经历了华雄的挑衅和吕布的那绝命一戟,才真正让自己彻底认清现实,融入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