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十七章 拉拢
    杨汉忍不住大声道:“张司马,请允许俺与他们公平一战!”

    很多新兵立时忍不住附和起来,大吼道:“公平一战!”

    张辽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这些新兵,道:“很好,他们刚才怎么打你们的,你们现在就给本司马怎么打回去。”

    说罢他转头看向那些羌胡兵,淡淡的道:“你们有五十人,我手下也出五十人,不用兵器,不得伤残,公平一战,如何?”

    那黑脸韦队率傲然一笑:“战便战,只是不用兵器,未免有些没趣。”

    张辽脸色一冷,那黑脸队率立时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可是个杀神,没见那支箭还插在胸口呢,他连忙摆正姿态:“那就赤手空拳一战。”

    张辽这才看向众新兵:“谁愿意出战?”

    “我!”

    “俺们!”

    “小的!”

    一众新兵早已被羌胡兵嘲讽的仇恨值爆棚,那十多个挨过打的新兵更是激动地冲了出来。

    嗯,军心可用。张辽暗自点了点头,吩咐杨汉:“选出五十人,与他们一战。”

    杨汉急忙应命,兴奋的去挑人了,首先就是那挨过打的十多人,随后又从其他新兵中挑出了三四十个人,凑够了五十人。

    张辽看到那十多个挨打的新兵都被选中,不由再次暗中点头,其实他最看重的就是这十多个挨打的新兵,别看他们挨打了,但那是因为他们先前必然敢于反抗,所以才会挨打。

    杨汉选好人,禀报过张辽后,空出一块场地,这五十人与五十个羌胡兵毫不客气的开始捉对厮杀。双方心里本有仇恨,纵然张辽下了不得伤残的命令,但这些人仍打得极为惨烈。

    对面那些羌胡兵都是身经百战,浴血沙场,下手极为狠辣,而敢出头参战的新兵也不差,个个都是拼命的用出了所有的招式,甚至不少新兵学着张辽刚才那一招,应拼着挨打也要冲上去还两手。

    不过新兵毕竟就是新兵,除了十多个新兵占据上风外,其他都基本都落了下风,被羌胡兵殴打着。

    一旁观战的其他新兵看的热血沸腾,大吼不已,许多人大为后悔刚才慢了一步,眼下只恨不能立时以身入场。

    张辽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无论那些新兵被打得如何惨,只要不伤残,他便不理会。因为他知道,眼前这场比试对这些新兵很关键,机会很难得,无论胜负,对他们而言,都是一次洗礼。

    这种搏斗,近乎于与敌人的搏杀,要比他们寻常训练的效果要好百倍,胜了的多了自信和经验,败了的也吸取了经验,更能知耻而后进。

    这才是张辽要的效果。

    张辽看到场中那些羌胡兵确实不敢下杀手,心中才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刚才的震慑还是很有用的,这就是军中,崇尚英雄,一切都看实力。

    他的注意力转向跟随他前来的袁术那两个手下,这两个骑士早已下马,也在一旁观战。

    两个骑士都很年轻,相貌端正,身材高大,显然袁术选拔亲卫很严格,其中一个大约二十多岁,另一个才十八岁所有的样子。

    这两个骑士能成为袁术的护卫,武功本身都不弱,张辽一打量他们,正在观战的二人就敏感的察觉到了,看向张辽,神情微微有些不安。

    张辽看向那个小一点的骑士,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骑士看到张辽这个“大凶神”询问,有点紧张的道:“回禀将军,小人名唤郭成。”

    张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刚才多谢郭兄弟出口提醒了。”

    刚才那个强胡兵放暗箭,就是这个郭成提醒他了,他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心中自然对郭成多了感激。

    郭成听“大凶神”居然唤他兄弟,又出口道谢,顿时激动不已,忙颤声道:“小人实在不敢当。”说罢犹豫了下又道:“其实……那个胡兵刚才瞄准的是将军的左肩,并没有下杀手……”

    嘘!张辽忙低声道:“此事不可乱说。”

    郭成连忙会意的点点头。

    张辽微微一笑,其实在那个羌胡兵发箭之时,张辽就敏锐的察觉到他瞄准的是自己肩膀,应该只是想要教训自己一番,想要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伤,失去威信。

    但张辽何等性子,哪能容一个小人如此张狂算计,索性一发狠,直接出手结果了那厮。

    不过让张辽惊诧的是其中内情那两个队率都没看出来,居然让一个小子看出来了,看来袁术手下这些骑士素质确实很高。

    他又看向另一个骑士,那个骑士不待他出口询问,便恭敬的抱拳道:“禀将军,小人是薛明。”

    张辽沉吟了下,道:“袁术那厮心胸狭窄,你二人既然已来此地,袁术那里怕是回不去了,以后可愿跟随我谋个前程?”

    薛明和郭成对视了一眼,齐齐下拜道:“小人愿为将军效命。”

    “好,很好!以后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们一口。放心吧,跟着我混,没错的,比袁术那家伙强。”张辽忍不住咧嘴直笑。

    袁术那小子眼界确实很高,这两个骑士的素质都不错,能留下来,对自己也有很大助力。

    他此时倒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当时便该将袁术手下的那些骑士全部打劫过来,让袁术一个人去玩儿。哎,自己的心还是太软,打劫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寸草不留的境界还不够,应该做到挖地三尺。

    一旁的郭成盯着张辽胸口那支箭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吃吃道:“将军,这箭……”

    “你说这箭啊。”张辽随手一拔,那支羽箭便被拔了出来,不过只有箭头一公分处染血。

    其实那个羌胡兵暗中偷偷拉弓,动作不敢太大,就只拉了一半弦,出箭力道不足,加上张辽突进之中肩头微侧,又卸去了部分力道,羽箭及身后,又被他身上的精甲卡住了大部分力道,因此实际入肉只有不到一公分,他身上的血倒大半都是那个放暗箭的胡兵留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