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十五章 欺侮
    只见校场营地上,大约五十多个羌胡兵手持长矛,将张辽麾下新募的一千多士兵团团围住,正在讥讽斥骂。

    “不过一帮贱民,拿的居然是木矛,哈哈,算的什么士兵!上了战场就是送死的。”

    “也不知那张司马是从哪里招来的一群流民,也敢来西园?太可笑了。”

    “就是,一个个饿死算了,免得浪费粮食。”

    “什么张司马,不过一黄口小子,还没俺侄子大咧,能干的了什么!”

    “嘿嘿,尔等只要投靠过来,饭能管饱,兵器也能换上戈矛,何必跟着那小子。”

    被包围的一干新兵有神色惊惧的,有垂头丧气的,有气愤填膺的,也有沉默应对的,甚至还有十来个被打得皮青脸肿的,显然是被这群羌胡兵打的,杨汉和蒋奇赫然就在其中。

    张辽看着眼前这一幕,面沉如水。

    这时,那些羌胡兵也听到了马蹄声,转身看到了张辽,还有后面两个护卫和二十几匹马。

    那些羌胡兵不但没有停止讥讽新兵,反而带着挑衅的神色看着张辽。

    一个脸型狭长的羌胡兵小头领瞥了一眼张辽,啧啧笑道:“呀,这不是小张司马回来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这些流民还饿着肚子呢。”

    另一个黑脸的羌胡兵小头领嗤笑道:“不过一个懦夫,回来能做什么!跟着一群流民一起挨饿,一起痛哭呗!”

    众羌胡兵无不哈哈大笑。

    被围困的一千多新兵则是纷纷低下了头,面带屈辱之色。

    张辽没理会那些羌胡兵,而是看向那十多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新兵,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张辽询问,嘴角带血的杨汉大声道:“张司马,俺们军粮耗尽,西园不发军粮,这些胡兵又来胁迫俺们投靠他们!俺们不从,他们便百般辱骂,还动手行凶!”

    听了杨汉所说,张辽转头看向那些羌胡兵,冷声道:“可是如此?”

    那长脸羌胡兵头领哈哈大笑:“没错!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却不知小司马可答应让他们投靠?”

    这时,被殴打的十多个新兵中又有一人怒声道:“张司马,这些胡贼欺人太甚!要为我们做主啊,不能放过这些胡贼!”

    这个新兵正是蒋奇,本是个游侠,应张辽之募入伍,与杨汉职务相同,也是一屯之长。

    那十多个新兵纷纷大喊起来:“不能放过他们!”

    “好胆!”

    那黑脸羌胡头领大喝一声,便当着张辽的面,挥着手中鞭子朝那十多个新兵抽去。

    “大胆!”

    张辽见这胡兵竟如此跋扈,心中怒极,一声厉喝,象龙一个俯冲,手中三尖两刃刀斩下,那黑脸羌胡兵还没反应过来,手中鞭子就剩下了本截木柄,距离握鞭的手也只有一寸!

    那黑脸羌胡头领身子僵在那里,微微发抖。

    那些呼喝的羌胡兵全静了下来,似乎没想到张辽竟敢动手!

    而那些被围着的新兵则是纷纷看着张辽,眼里露出期待的神色。

    “小子!”最先开口的是那个长脸的羌胡兵头领,他手中长矛指向张辽,森然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来人,把他抓起来,交给华都督!”

    “抓起来!”五十多个羌胡兵齐声吆喝着就要围过来。

    呜!张辽手中三尖两刃刀闪过,那长脸羌胡头领的长矛就剩下迟许长的柄。张辽不待他惊骇后退,手中三尖两刃刀一转,横拍过去!

    噗!那长脸头领一口血喷出,横飞出数丈,落入张辽手下的新兵之中,昏了过去。

    张辽飞身下马,又是一脚猛踹,那个黑脸头领便被他踏在脚下,三尖两刃刀一转,指在他的喉咙上。

    那些围过来的羌胡兵一惊,急忙大喊道:“快快放了韦队率!”

    那黑脸头领面色惨白,指着张辽:“张辽,你……你好大的胆子,莫非要叛乱不成!”

    张辽一把将他拎起来,噼里啪啦打了十几个巴掌,看向那些羌胡兵,厉声道:“吾乃董公亲命六百石佐军司马,尔等胆敢以下犯上,围攻长官,莫非要反了董公不成!”

    啊?

    那些羌胡兵一惊,纷纷止住脚步,神色有些惊疑不定。董卓在羌胡兵中地位极高,张辽一提到董卓,他们立时有些胆颤。

    “你……你……”黑脸头领被打得面目青肿。

    张辽啪的又给了他两巴掌,喝道:“尔不过一个队率,我乃堂堂司马,是谁教的尔目无长官!”

    噗!黑脸头领突出两颗带血的牙齿:“本队率……本队率……”

    哼!张辽一把将他掼在地上,看向那些羌胡兵,厉声道:“还不统统放下兵器,等候处置!”

    这时,一个羌胡什长反驳道:“我等乃华都督麾下,何须听从你的命令。快放了韦队率和霍队率!”

    “是啊!是啊!你算什么?并州小子,怎能指挥我们凉州人……”

    那些本已经被震慑心神的羌胡兵再次纷纷呼叫起来。

    凉州本就民风剽悍,这些羌胡兵更是随着董卓征战,早已养成跋扈张狂的性格,便是面对职务比他们高的长官张辽,也没有太多的畏惧。

    看到这一幕,张辽神色更冷,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小心暗箭!”

    张辽悚然一惊,急忙凝目看去,只见羌胡兵之中,一个青年正暗中眯着眼睛,瞄准他搭弓上箭,那略显英俊的脸上正透出疯狂和兴奋之色。

    这些羌胡兵竟如此大胆!张辽瞳孔陡然一缩,心中怒意无以复加!

    射!

    随着那青年羌胡兵一声低喝,那支羽箭离弦而出。

    看着那一箭朝他射来,张辽眼中狰狞之色一闪,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大吼一声,疯狂地朝着那支羽箭冲过去。

    今日,无论谁人阻挡,他都要杀了这个敢对他放暗箭的胡兵!

    叮!

    疾步之中,身子微侧,羽箭正中他左肩头,透过精甲,插入半寸,他肩头一痛,感到鲜血渗了出来。

    啊!

    张辽身侧,看到这一幕的并州新兵无不失声惊呼,而对面那些羌胡兵则是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见血的场面让这些老兵感到分外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