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十五章 厚黑
    董卓当即转头看向长史刘艾:“子明,此事便交于你了,着考工令为文远打出一把来,重八十四斤,不可有缺。”

    张辽听到董卓应了,当即心中大喜,考工令可是大汉朝廷打造兵器的官署,掌管着弓、箭、刀、枪、铠、胄的制作,是军事装备、军需物资的制作与管理的机构,相当于后勤部。

    十常侍被诛杀,尚方监混乱,如今的考工令也代表着这个时代最精湛的打造技艺,打出的兵器绝不会差了。

    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要不是自己厚着脸皮提出这个要求,自己要打把钩镰刀可不容易。

    张辽忙躬身道:“多谢董公,有此宝刀在手,属下当可为董公冲锋陷阵,斩将夺旗!”

    “文远真忠贞之士也!”

    董卓哈哈大笑,顺口又问了句:“文远可还有什么要求?”

    张辽那股虎气一冒出来,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此时一听董卓询问,立即再次打蛇随棍上:“董公明鉴,属下渡河时战马受惊,如今不堪负重,难以驰骋疆场,所以,还缺一匹好马。”

    听到张辽再次开口,座上诸人脸颊都止不住抽搐了一下。

    吕布也瞪大了眼睛,他印象中的张辽可是很含蓄的,绝不会轻易开口,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董卓脸色一僵,有些后悔自己嘴贱多问了一句。

    实际上赏一匹战马倒不算什么,但张辽既然开口,董卓要拉拢人心,赏赐的战马就不能太差,否则就是丢董卓自己的人。

    倒不是董卓吝惜战马,而是这样赏赐会带来一个问题,赏了张辽,其他将领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尤其是他手下的凉州嫡系将领,为董卓立功赫赫,岂能甘心看到张辽一个外来者占尽便宜。

    董卓沉默了下,看向主簿田仪,问道:“吾厩中可还有好马?”

    他心里琢磨着,只要送出的不是太好的马,底下将领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

    田仪小心的查探了下董卓的眼神,却没发现董卓那个咬得很重的“好”字,迟疑了下,道:“董公良马均已赏赐诸将,如今……厩中无马。”

    董卓的老脸顿时涨红,忍不住想要骂田仪,狗的,让你随便编出一匹寻常的战马打发了这厮,你却说没马了,堂堂当朝太尉,统领天下最精锐的骑兵,居然厩中居然没有一匹马?老夫丢不起这个人!再说谁信啊。

    恰好这时张辽大声道:“既是董公厩中无马,那属下便去他处寻一匹马凑乎骑着便是。”

    去他处寻马凑乎骑着?!

    董卓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看向田仪,冷哼一声,不悦的道:“田主簿,某厩中怎会没马?”

    田仪看董卓神情不悦,心中不由忐忑起来,硬着头皮讷讷的道:“这……是属下记错了,主公厩中刚来了一匹良马,乃大宛名马象龙……”

    大宛名马象龙?!

    张辽竖起耳朵听到,当下眼睛一亮,忙行了一个大礼,大声吼道:“多谢董公赏赐象龙!”

    刷!董卓一张脸立时黑了下来,狠狠的瞪了田仪一眼,这次他是真的心疼了!象龙可是他最爱的两匹宝马之一。除了象龙,另一只是赤兔,已经给了吕布,如今难道连这象龙也给了张辽不成?

    要知道,拉拢吕布是他掌控雒阳最重要的一环,但当时送出赤兔时也是心疼了很久,如今又要把象龙送给张辽,哪里舍得。

    看到董卓瞪眼睛,田仪吓得马上低头,一旁李儒等人看董卓黑脸,也忙低下头,心中只暗自腹诽张辽这个年轻小子的无耻和厚黑。

    董卓阴沉着脸,看到张辽一脸欢喜的拜谢,一时心如割肉,此时再看张辽那副忠厚老实的脸,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大将之风?老夫呸!

    看到张辽脸上满是欢喜之色,堂中又有这么多人看着,董卓却不好说不送,心气不顺,冷哼了一声:“文远,象龙便赐予你了,可要好好爱护,为本公杀敌立功,哼,兵器有了,宝马有了,可要本公再赐你良田千顷?明光精甲?良妻美妾?”

    张辽看到董卓表情,立时知道董卓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再开口恐怕董卓当场就翻脸了,不能再虎了,他当即脸色一变,摆出一副憨厚的神色:“董公厚爱,属下感激涕零,只是属下懒于田事,良田千顷要来无用。至于明光精甲,属下冲锋陷阵,有进无退,又岂需什么精甲!至于良妻美妾……”

    “额……良妻美妾……”张辽脸上满是痛不欲生的神色,犹豫了再犹豫,咬牙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噗!

    看他一副放弃良妻美妾痛不欲生的模样,边上几个文士都忍不住笑起来。这张辽虽然脸皮厚了些,倒是有趣。

    连董卓阴沉的老脸也止不住扯出了笑容,这张辽看起来似乎真是个脸皮厚的实在人!

    张辽有些脸红,良田万顷他没什么感觉,不过良妻美妾哪……若不是怕董卓安排人监视他,他险些就兴奋的应了。

    苍天在上,历史女神没了,那就得三千美娇娘作赔偿!

    董卓被张辽一个痛不欲生的搞怪,消去了大半火气,但心中总是有些气闷,接下来没说两句,便退了席。

    而张辽先举杯敬了贾诩和李儒两个可怕的家伙,又看田仪被训,神色低沉,他曾历官场,深知大管家在领导身边的作用,当下便觍着脸去敬了几杯酒,说了些抱歉的话,田仪的脸色才稍微和缓了些。

    至于刘艾,表情比较冷淡,张辽敬了他两杯,此人只是淡淡回应,张辽便不去理会他了,看田仪渐渐喝高了,张辽又趁机向田仪讨了一样东西,又拉着他去马厩领走自己的象龙。

    田仪在董卓身边,要么见得就是儒雅或阴险的文士,要么见的就是粗暴的将领,那曾见过张辽这般厚脸皮近乎无赖的家伙,只能无奈的随着他去后园取马。

    吕布见状,也跟着来了后园马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