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十四章 被算计了
    不过至此他心中才真正松了口气,看来今天这一劫是躲过了。

    这一放松下来,心中也是一阵疲惫,别看刚才时间很短,又只是言语上的交锋,但实际上却是眨眼之间杀机处处,费尽了自己的心思,太过凶险,一个不当,自己今日就别想走出太尉府了。

    至于屈身投靠董卓的问题,这个时候还犹豫什么?!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吗?一个犹豫恐怕立时就是刀斧加身。

    何况如今大将军已死,他张辽在雒阳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货,不归附董卓还能归附谁?

    仓惶逃离雒阳的袁绍和曹大?

    还是凭借一千二百个连战场都没上过的新兵和微不足道的出身,杀出雒阳,四面开花,建设根据地,星火燎原?

    那他就真脑子进水了!恐怕还没点亮星星之火,就被董卓一泡尿浇灭了。

    如今的董卓军政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代表着汉室朝廷和天子,张辽不过一个小小的曲军侯,投靠董卓一点也不委屈。

    接下来,张辽便坐到一侧席上,正式成为董卓麾下一员。经过一番介绍,张辽对在座的诸人也有了初步了解。

    此时董卓麾下武将基本都在外面,中郎将牛辅驻扎在河东郡,中军校尉、侍中董璜看守天子,左将军董旻和其他几个中郎将董越、徐荣、胡轸、段煨等,都在整编各路兵马。

    因此留在这里的多是文士,是太尉府的掾属和令史及御属,其中地位较高的是董卓的长史刘艾和主簿田仪,但张辽最注意的却是两个人,李儒和贾诩。

    李儒他方才已经注意到,羽扇风骚,而贾诩却显得很低调。

    此时的贾诩大约四十上下,面部线条有着凉州人特有的硬朗,又散发着浓郁的文士气质,不过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综合起来,反而显得没那么突出,而且贾诩大多时间都是双目低垂,笑容清淡,言辞不多。

    张辽正想着怎么去和贾诩搭两句话,拉拉关系,吕布却来到他的身边,亲热拍了拍他的肩膀:“恭喜文远,从今往后,你我兄弟又是齐心合力了。”

    “以后还望兄长多多照顾。”张辽点了点头,在董卓麾下,他与吕布的同盟还是很坚固的。

    不想这一幕被座中的李儒看到了,李儒眼中精光一闪,抚了抚颌下胡须,起身朝董卓拱手道:“主公,如今文远归属主公麾下,儒却有一建议。”

    董卓大笑道:“文优有何想法,快快道来。”

    李儒摇了摇羽扇,道:“文远未出雒阳募兵时,曾留下五百精兵在西园,后被丁原强取,丁原死后,那五百精兵如今暂时留在吕都尉之处,主公何不成人之美,将这五百精兵归还文远麾下?”

    张辽心中登时一个咯噔,他余光立时扫了一眼身边吕布。

    不出所料,吕布本来爽朗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张辽暗叹一声,又迅速扫了一眼李儒,尼玛,吕布如今与他刚达成同盟,李儒这货便使开了反间计。这不是要让他成为孤家寡人,只能依附董卓麽!

    上首董卓听到李儒建议,转头又看到李儒偷偷向他使眼色,心中当即就明白了几分,上位者最忌惮属下结党,吕布与张辽并不是他的嫡系,他本也有些忌惮二人联合,李儒此计一出,正合了他的心意。

    看了一眼吕布和张辽,当即大笑道:“此言甚是!此言甚是!奉先,你便将那五百精兵归还文远,再招五百新兵便是。”

    吕布忙躬身道:“谨遵义父之命。”

    李儒看着张辽,呵呵笑道:“文远,主公此举,可谓锦上添花乎?”

    添你个满脸开花!张辽忍不住心中大骂,什么锦上添花,分明是心中添堵!

    只是他脸上却虚伪的装出一副欢喜之色:“张辽谢过董公,谢过李先生。”

    赵武等五百人被吕布收拢走,张辽不是没想过收回来,但他知道吕布这人,热衷权势和实力,五百精兵既然被他吃进去,那要吐出来,便难如登天。

    李儒此人,果然是奸计百出!

    如今他刚与达成吕布结盟意向,李儒和董卓却来了这一出,分明是要分化并州势力,让自己与吕布难以真正联合。

    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应该怨恨李儒。

    但张辽心底又很难怨恨李儒,甚至还有些感激,因为他心中确实很渴望收回这五百精兵,而李儒帮他达成了这个心愿。

    利弊参半,很难说得清。

    这就是顶尖谋士的手段麽?算计了你,让你吃了个暗亏,还能让你难以生出怨恨,反而隐隐欠了分人情。

    张辽暗自咬牙,这个世道,老实人实在混不下去,看来必须要充分发挥自己前世的胆大心黑、厚颜无耻的诸多优势了!

    他正这么狠狠的想着,上首董卓问了一句:“文远,可还有其他要求?”

    或许是董卓觉得张辽刚投靠过来,就算计了他一把,怕他心生他想,才装模作样的多问了一句,不过这没诚意的话,连张辽也听出来了其中的官话味道。

    突然之间,张辽脑海里闪现过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的“黄龙钩镰宝刀”。

    这一刻他身体中张召虎的灵魂占了上风,当即心一横,抬头大声道:“董公,属下渡河时战马受惊,兵器落水,如今还缺一把趁手的兵器。”

    “哦?”

    董卓脸上神情一愣,似乎没想到张辽会不客气的开口,随即便笑道:“不过一杆兵器而已,此小事尔,却不知文远用的是何种兵器?”

    张辽忙道:“所使兵器名钩镰刀,刀长八尺,刃长四尺半,刀背上有钩镰弯出,锋利无比,通体以镔铁打造,重八十四斤有余。”

    嗯……以自己的力气,如今使八十斤的兵器应该不成问题。至于槊,他想了想,还是算了,如今董卓也未必能有一杆槊,要是他真讨要槊,恐怕得三年后了,到时候董卓还不知活不活着呢。

    听到张辽描述钩镰刀,董卓面色微变:“倒是把好杀器!”随即又面露喜色:“八十四斤,文远真好力气,吾得一员猛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