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十三章 机智应对
    每临大事有静气,张辽虽然年轻,但两世为人,论应变能力自认不差于任何人,此时的他躬立稳健,肢体不紧不松,心中更是非常平静,平静的开始揣摩董卓此时的心理,接下来的问话以及自己该如何回答,没有一丝畏惧。

    堂中沉默了片刻,董卓首先开口打破沉寂,声音饱含着上位者的威严:“汝就是丁原麾下的张辽?”

    什么?丁原麾下……的张辽?

    张辽心中立时一阵悚然,尼玛,谁说董卓是没脑子的莽夫,这句话就问得满是陷阱,杀气十足。

    丁原是董卓死敌,如果此时他回答是,那么结果毫无疑问,被冲出来的刀斧手剁成肉泥,然后董卓名正言顺收编逆贼丁原“麾下”的麾下兵马。

    如果回答不是,难道你不是张辽?

    这是个十足的陷阱,能于细微处查探回答者对丁原的亲近程度,如果厌恶或疏远丁原,绝不不会回答是。而如果亲近或为丁原可惜,则一般人脑袋在紧张时多半会转不过来,很容易回答是!

    一旦回答时,那下场毫无疑问。

    阴险啊……真阴险!还好自己两世为人,见多识广,人又冷静。

    张辽心里暗自腹诽着上首这个阴险的莽夫,口中却毫不迟疑的答道:“末将张辽,七月奉大将军之令,前往河北募兵,历时两个月,募得一千二百新卒,赶回京师交令,不想大将军为阉人所害,如今特向太尉交令!”

    他声音沉肃,不卑不亢,一字一句,清晰明白,直接避开了丁原麾下的话题,偷换角度,只说是奉了大将军之令,表明是大将军的麾下,募兵之事与丁原无关,所带之兵也与丁原无关,也没有听从过丁原的命令。

    左右在座的几个文士不约而同暗自点头称许,一旁吕布面露笑意。

    看张辽无意于为丁原鸣不平,更无意于为丁原报仇,董卓脸上的横肉舒展了一些,姿态却愈发强势,双目精光迸射,沉声道:“张辽,你可愿归顺本公?”

    董卓没有再拐弯抹角,这个问题直接而凌厉!这才是董卓张狂霸道的风格!

    不过董卓霸道,张辽的回答更是直截了当:“属下与一千二百新卒,任董公驱驰!”

    这个回答看似平常,其他人还不觉得怎的,但座中有两个文士却都是不由打量起张辽,面露异色。

    张辽先前还与其他将领一般用“末将”自称,而现在却很直接很无耻的用了“属下”二字,而且对董卓的称呼也由太尉变成董公。

    属下意味着什么,这就是最好的表态!一个“属下”二字,既没有丢了本色,又做出了明确表态。

    别看是个小小的称呼改变,却既能表明态度,又能一下子拉近距离,这一点张辽前世在县府可是深有体会。

    董卓只开口一句让张辽效忠,张辽却做得更加彻底,直接表明不但自己,而且连同麾下一千二百新卒也任由董卓安排。至于想收想留,只看董卓心意。

    张辽想的很明白,即便自己要强留那一千二百新卒,目前从河北携带的干粮已经吃尽,兵器都是木矛,说白了还算是一群民壮,没有董卓支持,没有军饷和兵器,这些新卒也只能喝西北风,形不成战斗力,谁还愿意跟着他,倒不如卖个便宜,退个彻底,显出自己的忠心和气度。

    至于能不能达到以退为进的效果,就看董卓的胸襟和气量了。

    “哈哈哈哈!文远虽年轻,却真忠贞之士也!”

    果然,董卓听到张辽利落的回答,感觉很好,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纵声大笑,显然对张辽的回答非常喜欢,连称呼也变成了明显亲近和尊重的表字文远。

    董卓笑罢,当即便拍了板:“那一千二百新卒既是文远招募而来,那便还由文远统领,平时要仔细操练,莫要堕了某的威名!”

    “属下领命!”张辽的回答干脆利落。

    “哈哈哈!”

    董卓起身下席,一把扶住张辽,大笑道:“有文远助我,如虎添翼也!”

    张辽近距离打量着董卓,客观的看,此时的董卓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上位者,性格豪爽,又能礼贤下士,还算是很不错的,也很得下属的拥戴。

    座中几人起身同声道:“恭贺董公再添一员猛将。”

    张辽看到众人起身,忙抱拳道:“张辽年轻,难免有不到之处,还望诸位同袍多多照顾。”

    座中那个头戴高冠的文士笑眯眯朝张辽点了点头,转向董卓抱拳道:“主公,儒观张文远,智勇兼备,他日不可限量,主公又得一员大将矣。”

    张辽看去,此人一袭黑衣,手持羽扇,脸孔微长,眉目狭长,留八字须。想到此人自称儒,他心中一动,莫非是董卓的智囊李儒?

    果然,董卓哈哈大笑:“难得听到文优夸人,可见文远品质不凡。”

    李儒字文优,果然是他。

    “张辽见过先生。”

    张辽急忙向李儒行了一礼,这个人是董卓的绝对亲信,又足智多谋,自己要尽量与他打好关系,至少不能得罪了,否则被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儒笑吟吟的回了一礼:“你我同为董公效命,文远不必客气。”

    张辽又要看其他人时,董卓突然问了一句:“文远在军中现居何职?”

    张辽心中一动,董卓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军职,如今有此一问,这是要提拔的节奏啊,他忙道:“属下忝居假司马之职。”

    “区区假司马之职,却是委屈了文远。”

    董卓顿了顿,朝身边一个文士道:“擢张辽为平津司马,若立新功,再作封赏!”

    平津司马?张辽心中一喜。

    平津司马是佐军司马,秩比六百石,更重要的是去了那一个假字,在没有校尉的情况下,佐军司马是可以独立统领一军作战的,比只能跑腿打杂的假司马要强过百倍了。

    他当即毫不犹豫的道:“平津司马张辽拜见董公!”

    董卓哈哈大笑:“文远果然是率直之人,某最喜欢率直之人。文远忠贞,相貌堂堂,真有大将风范也!”

    大将风范……张辽嘴角抽搐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