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章 我的钩镰宝刀呢?
    董卓带了三千羌胡骑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雒阳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单独抵挡,何况董卓挟持少帝,占据了先机。董卓掌控少帝,回到雒阳,几日之间,手段尽出,强势罢免司空刘宏,取而代之,把持朝政。

    比董卓还要先入京的实力派、张辽的老上司丁原不服,挑衅董卓,却被董卓策反了丁原麾下的主簿吕布。吕布本就与董卓有交情,没多犹豫便杀了丁原,收拢了丁原的全部兵马,向董卓效命,又认董卓为义父,被封为骑都尉。

    至此,董卓已是一家独大。

    董卓兼并丁原兵马后,迅速又借势收编已死的何进和何苗部曲,废天子刘辩为弘农王,立陈留王刘协为帝,又鸩杀何太后,幽禁弘农王。

    短短半个月期间,朝堂风云变幻,司空、司徒和太尉走马换位,三公几度易主,如今董卓又转任太尉。

    而且董卓很有手段,对雒阳几个有实权的将领明升暗降,剥夺兵权,收编人马,于是中军校尉袁绍跑了,典军校尉曹大也跑了,后将军袁术貌似也应该跑了吧。一句话,董卓来了,大家快跑!

    张辽不由想起昨日清晨从小平津回雒阳途中,在邙山脚下遇到二三十骑沿小道向东疾行,如今想来,领头之人就很像是在西园中曾见过的典军校尉曹大。

    如今雒阳早已完全被董卓掌控,成为龙潭虎穴,而张辽还傻愣愣的一头钻了进来,更带着一千二百新卒,如同把一大块肥肉放在了董卓嘴边,董卓焉能不吞?

    张辽到了西园后,与一千二百新卒被安置在西园西北角的营房里,等着明天董卓的召见。

    至于他原本留在西园的五百并州兵,据左慈推测,应该是先被进京后的丁原纳入麾下,丁原死后,很可能又被吕布收编,如今这五百人应该是在吕布麾下,包括亲信曲军侯赵武。

    如何应对这诡异的形势?张辽想想就头大,他突然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环境,即便有左慈提醒,但一时之间很难立刻适应,如今又在最危急的时刻,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是人头落地,小命不保。

    这个时代人命如同草芥,不见连当朝太后和大将军都是说死就死,何况他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此时死了恐怕连水花也溅不起一朵。

    左慈分析完情况后,已近卯时,天空那轮明月已经西斜,后半夜的树林里更加清冷,左慈长身而起,呵呵一笑,神情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好了,小友,回营房想办法去吧,贫道要先去休息了。”

    张辽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要看看时间,却突然想起这个时代没有钟表,忍不住拍了拍额头,果然很不习惯。

    回到营房里,张辽躺在榻上,却根本睡不着,只是思索着来日该何去何从,他很不想去见董卓,但如果自己来的早个三五年,还能有其他更多选择,但是自己来的晚了,而且来的时机太巧了,两只脚已经迈进了老虎嘴巴里,只能夹着尾巴乖乖去见董卓,老老实实做人。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时辰,估摸着到了清晨五点左右,可以洗漱了起床了。

    张辽摸了摸脑袋,满头长发飘逸,还要梳头。忙活了一会,好不容易梳好了头,按照脑海里的记忆,又费了半天功夫才将头发挽起来,束扎成髻,他已经是出了一身汗。

    还是少年时代好,头发随便扎起来就行,但去年加冠之后,已是成人,须要扎髻束冠了。比起后世的寸头,眼前这梳头扎髻实在麻烦。

    嗯…看来需要尽快找个丫鬟或婆娘帮着每天给梳头了……至于三宫六院,太遥远了,只能当做一个目标罢了。虽然左慈一阵忽悠,但张辽却很冷静,执掌天下,哪有那么容易!三国那么多枭雄,可是笑到最后的又有几个?

    扎好头发,外面已经隐隐传来其他士兵起来的声音。

    张辽从缸里打了盆水,在墙角火盆暗光的照映下,从水面隐隐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古铜色的皮肤,相貌堂堂,五官端正,双目凛然,颇有几分英气,嗯……用左慈的话说,就是品相还不错。

    他用冷水拍洗着脸,脑子里开始琢磨着今天见了董卓该怎么应对。他胆子一向不小,但如今要面对的是喜怒无常、视人命如草芥的大暴徒董卓,一言不合就砍人头颅的狠角色!

    他想要乐观,却怎么也乐观不起来。而且他目前的军职很尴尬,假司马,也就是副司马,佐军司马的副手,有佐军司马在上面压着,他这个假司马论实权反而不如低一级的曲军侯。

    大将军何进在张辽出发前将他从曲军侯提为假司马,本来是个过渡,等他募兵回来,便是名正言顺的佐军司马。

    但现在何进死了,自己这个假司马就尴尬了,董卓完全可以对自己不升不降,只将自己名正言顺的安排到某个佐军司马麾下,那自己就完全被架空了,任由搓扁捏圆。

    何况此次见董卓,不只是职位和权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小命能不能保住。

    如果一个应对不当,惹怒了董卓,招呼刀斧手一拥而上把自己剁成肉泥,那可就太悲剧了。

    冰凉的水拍在脸上,张辽神思渐渐清醒,他脑子飞快的转动着。

    历史上的张辽肯定是过了这一关的,否则也没有以后的传奇了。如果按照张辽本身的性格和做法,应该可以过关。虽然张辽在董卓麾下时名声不显,显然没得到重用,说明这次见面只算是不好不坏,并没有得到董卓信任或重视,但终究是保住了小命,才有后来。

    无论如何,先保住小命就行,张辽此时要求不高,他回忆着后世人对张辽的评价,智勇双全、为人忠厚、有大将风范……

    大将风范……这个有点靠谱,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尤其是对这种喜怒无常的人,看对眼了,危机就很容易过去了。看不对眼,那可就真危险了。

    只是自己原本不过一个县府打杂的喽啰,纵然有着现代人的意识,没有历练,哪能展现出大将风范。

    张辽拍了拍脸,想拍去脸上那点大大咧咧,拍出一个大将风范来。

    洗完脸,张辽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取了铠甲和头盔披戴好,就要去兵器架上拿兵器,这貌似是他每天下意识的动作了。

    咦?我的黄龙钩镰宝刀呢?!

    张辽看着兵器架上一杆破旧的铁矛有些发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