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章 形势
    虚伪的家伙!张辽心中嘀咕着,他一直暗中观察着左慈,看左慈嘴里说可惜,实际上神情并不如此,怕是早料到自己的选择了。

    如此一来,他便明白左慈前来的目的,并不是收自己当徒弟这么高大上的事,看来自己不是骨骼清奇之人,他心中失落之余倒是更好奇了,总不会左慈真是突然路过西园吧?西园可是在雒阳西郊,军队驻扎之地,深更半夜,一个道士怎么会过来此地。

    张辽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直接挑开话题,敞开了问左慈:“道长夤夜前来找小子,必有所教,尽管说来,只有小子力所能及,定当全力以赴!”这就是他的性格,一向是曲中求不通,便向直中取。

    左慈看张辽问的如此坦白直接,也不由一怔,打量了一番张辽,忍不住抚掌赞道:“天道未尝偏颇,贵人必有贵行,小友胸怀坦荡,光风霁月,倒令贫道自愧不如。不错,贫道确有一事相托贵人。”

    “呵呵,”张辽看左慈不再打机锋,知道自己猜的果然没错,左慈有事找自己,不由笑道:“贵人不敢当,道长尽管说来便是。”

    “不可说,说了恐有变故。”左慈摇了摇头:“贫道会跟随小友一些时日,事成之后,自会离去。”

    不能说?跟随自己一些时日?

    张辽一愣,随即眼睛一亮,左慈要跟随自己一段时间?太好了!自己毕竟是初来乍到,而左慈游历天下,见多识广,必然能给自己不少指点。

    他毫不犹豫的应下来:“好!道长跟着小子身边最好不过,小子正有很多事要请教道长。”

    左慈摇头道:“小友毕竟身在军旅,贫道不可能时时跟随,只在左近而已。”

    张辽顿时有些失望:“小子本还望道长多多相助呢,如今身在董卓大营,怕是劫难重重啊。”

    左慈笑道:“福祸并存,此天之道也。想要获得,岂能不经历劫难,一切还需靠小友自己,若是只靠他人,便是有贵相,也难得贵命。”

    张辽听左慈这么一所,不由悚然一惊,当即便躬身向左慈一礼:“多谢道长指点,小子谨记在心。”

    功名须向马上取,富贵须要自己搏,人生可以借力,但更要靠己!这个道理他前世便明白,而且他本也是个自强坚韧的性格,只是此时初来这个时代,经历了这么诡异的事,心思难以沉定,一时之间倒失了本心,幸亏得到左慈的提醒,才恍然醒悟过来。

    左慈看到张辽警醒,不由连连点头赞许。

    张辽心思一定,又多了一番心思,他看向左慈腰间长剑,嘿嘿一笑,觍着脸道:“素闻道长武功通神,不如交小子两手?小子也好养家糊口。哎,这世道不好混哪,没两手本事可不行。”

    雁过拔毛,这才是张辽的本色。

    看着张辽颇有几分无赖的样子,左慈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也没有拒绝:“贫道游历四方,倒懂得一些手段,小友若是感兴趣,教了你也无妨。”

    张辽不由大喜,他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凑近左慈耳边,道:“这个……道长精通看相,帮小子看看女人缘如何,没办法,我张氏一脉单薄,小子若是妻少无子,真是不孝也。”

    他心中极是期盼,前世打了二十七八年光棍,早已经怕了,好不容易要追到历史女神了,结果自己先挂了。这一世到了这个允许三妻四妾的时代,哪能亏了自己。

    醒握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纳个三千美娇娘,左拥右抱,大被同眠,嗯,三国美女不少,蔡琰、貂蝉、大小乔、甄宓……啧啧,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

    左慈看到张辽那心猿意马的猥琐表情,嘴角忍不住又抽搐了一下,又看了看张辽的面相,不由一愣:“好小子,还真是个桃花入命之相。”

    桃花入命?一听就是好事!张辽顿时兴奋起来:“能知道是哪些女人么?对了,听说道长最擅长房中术,不如指点指点小子如何?”

    不想左慈却突然黑起了脸,哼了一声:“竖子,毛还没长齐就想着女人了。”

    看到左慈这厮翻脸比翻书还快,张辽不由莫名其妙,他可知道左慈是个游戏人间的家伙,更不相信精通房中术的道士会是什么正经人物,当即忍不住要去摸左慈额头:“道长,没发烧吧。你精通房中术,总是那个……出来的吧?难道没找过女人?小子可不信。”

    “去!想什么女人。”对于张辽这个惫懒的家伙,左慈也有些无奈,打开张辽的手,哼道:“莫怪贫道言之不预,小友如今是在董卓麾下,且未曾投靠过去,小命正悬于一线,可知董卓此人最是残暴,视人命如草芥,喜欢残杀活人助酒兴,火烧活人,烹煮活人!嘿!小友先琢磨自己明天能不能活下来吧。”

    随着左慈一件件事情摆出来,张辽的脸色有些发白了。

    他突然又想起来,好像他明天就要去见董卓这个大暴徒了!我去!哥刚穿越过来,前途正是光明无限,可不想再丢了小命。

    历史上原本的张辽应该是应付过去了,但他可不完全是张辽,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好冲动,常惹事,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被董卓砍了头。

    他忙动了动脸皮,挤出一副谄媚的笑容,拍了片左慈的肩膀:“道长,还请指点指点小子,该如何应对董卓?”

    “贫道也不知如何应对。”左慈悠然的抚了抚须:“不过贫道略知时下雒阳情势,可告知于小友,至于如何应对,还要看小友了。”

    张辽神情一振:“道长快快请讲。”

    眼下他来到这里,对四面的情况可谓一头雾水,原本的张辽离开雒阳去河北募兵,自然也不知道雒阳发生了什么事。

    左慈也不作难,当即便给他讲了雒阳这段期间发生的情况。

    原来,就在张辽奉大将军何进之命到河北募兵的两个月期间,雒阳早已风云变幻,天翻地覆,物是人非。

    先是大将军何进诛杀十常侍不成,反被十常侍骗入宫中杀死,随后十常侍劫持少帝刘辩和陈留王刘协夜逃邙山之中的小平津,却被河南尹王允手下的中部掾闵贡救下,不料在车驾从邙山回归雒阳途中,又被强势入京的董卓拦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