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拐来援军
    张辽骂了一顿,心中块垒散了些,再看鲍信苦涩的神情、束手待毙的姿态,终究是没有再发火。

    说来他与鲍信算是老同僚了,曾经的鲍信在大将军府任骑都尉,比他的假司马地位要高多了,但也未曾轻慢他。

    他知道鲍信的性格倒是与他有几分相似,是个很讲义气的汉子,他听说过,在寿张战场上,鲍信是拼死掩护曹操撤退的,没有失了本色。

    张辽更想揍的是曹操,说实在的,有时候张辽都会怀疑曹操是不是故意的,起兵之初卫兹倾尽家财给他募兵,然后卫兹跟着他战死了,而后是鲍信一力迎他为兖州牧,而后鲍信也跟着他战死了,典型的恩人坑啊,到了最后可能对曹操有制约的队友一个也没留下来。

    张辽下马,来到鲍信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也罢,允诚,择日我们一起祭奠下兄弟们,他们为了保护主将而死,死的很英雄,没有丢我们的人。”

    鲍信眼睛微红,点了点头:“他们很好,文远带兵,我不如,如果不是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什么鲍信了。”

    张辽也不知说什么,只能转了话题:“允诚此来青州作甚?”

    鲍信没有回答,而是同样看向他,目光变得炯炯如炬:“却不知文远因何在青州?”

    没想到鲍信这么快回过神来,果然不是一般人,张辽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乃朝廷所命青州牧,本该在此。”

    “青州牧?!”本来淡定的鲍信气势一滞,瞠目结舌,惊呼出声。

    张辽身后关羽张飞二人面面相觑,四弟不是并州牧吗?什么时候成了青州牧?

    鲍信也开口问道:“文远,汝非并州牧乎?如何又做了青州牧?”

    “并州牧?”张辽一脸愕然:“允诚从哪里听来的传言?”

    “不是吗?”鲍信看到张辽的神情,也茫然起来。

    张辽连连摇头,后面关羽和张飞脸颊抽搐,他们突然明白张辽为啥比他们三兄弟混的好了。刘备说话有时还遮遮掩掩,张辽纯粹就是张口胡说了。

    “我为青州牧。”张辽看了一眼鲍信身后,叹道:“允诚带这么多兵马来青州,让我很为难哪。”

    鲍信脸颊抽搐了下,眼睛炯炯的盯着张辽:“汝果真是青州牧乎?为何我等未见朝廷诏令?”

    “诏令自然有,不日就会传到青州。”张辽此时还不知道贾诩的谋划,他一边信口开河,一边趁机道:“允诚哪,别跟着老曹了,也别做什么济北相了,我表奏汝为济南相如何?”

    鲍信黑起了脸,看了张辽片刻,转头朝兄弟鲍韬吩咐道:“整军,回济北!”

    他又看向张辽:“若汝有虚言,某定会再来。”

    “不急,不急。”张辽忙道:“允诚,左右来了青州,就别急着走了,我尽尽地主之谊,汝……先帮我讨伐黄巾如何?一个月为期,无论战果如何,汝尽可离开青州。”

    鲍信回过头来,看着张辽,脸颊抽搐。

    关羽和张飞下意识转过了头,装作不认得张辽。

    “半个月!只需半个月便可!”张辽一看鲍信回头,立时道。

    看鲍信不语,张辽断然道:“十天!不能再少了,老鲍,青州与兖州唇亡齿寒,你我更是交情深厚,如今黄巾在我家中肆虐,汝向来义气,不会见死不救吧?”

    “汝不会是借刀杀人吧?”鲍信沉默片刻,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还记得自己在荥阳被张辽坑走五千兵马的事。

    “怎么会!”张辽看到鲍信口气松动,咧了咧嘴,拍了拍鲍信肩膀:“老鲍,我就知道你最讲义气,索性趁着一鼓作气,先扫灭济南全境匪寇再说!”

    鲍信沉吟了下:“也罢,黄巾肆虐,本该铲除。”

    “哈哈,好兄弟。”张辽狠狠的熊抱了鲍信一下:“此番可以并肩作战了。”

    鲍信露出无奈的神情,转头吩咐鲍韬:“让将士们继续行进吧。”

    “好。”鲍韬朝兄长抱了抱拳,又向张辽抱了抱拳,转头回了队列。

    鲍信和张辽叙了几句,他手下那八个将领也过来激动的见过了张辽,而后又回了队列。

    张辽身侧,关羽和张飞不由相对无言,他们自然知道鲍信,济北相,袁绍和曹操的阵营,与他们是敌对的,如今被张辽三言两语便厚着脸皮拉了过来,帮他打青州……这个反转让他们有些难以置信。

    这时,史阿趁着鲍信没注意时,忍不住低声问道:“主公,这青州牧……”

    张辽低声道:“阿衡,速速传信长安,看我师父能不能给我讨来个青州牧。”

    一旁正侧耳倾听的关羽和张飞险些打了个趔趄。

    ……

    同一时间,一匹快马奔进了平原国平原县。

    郡府之中,平原相刘备看完手中书信,起身徘徊了两步,看着下面的猿臂蜂腰的英武青年,沉声道:“黄巾贼管亥领一万兵马围困北海都昌?”

    “正是,情势危急,还望使君速速发兵相救!”那个英武青年声音急切。

    刘备打量了他一番,问道:“足下何人?可是孔北海手下将领?”

    那英武青年抱拳道:“某太史慈,字子义,东海之鄙人也。与孔北海亲非骨肉,比非乡党,特以气谊相投,有分忧共患之意。今管亥暴乱,北海被围,孤穷无告,危在旦夕。孔北海闻君仁义素著,能救人危急,故特令某冒锋突围,前来求救。”

    刘备闻言,肃然道:“孔北海知世间有刘备耶?”

    太史慈朗声道:“刘使君英雄也,谁人不知。”

    刘备面露喜色,这时一旁的简雍突然问道:“管亥围城,却不知义士如何突出重围,前来报信?”

    太史慈道:“某略通射术,前三日在城壕边插箭靶,出而习射,三日之后,敌人习以为常,不再防备,某便趁机冲出重围,赶来平原求救。”

    “真豪杰也。”刘备忍不住赞了声,他眼睛最毒,一眼就看出这个青年卓尔不凡,只是这青年因孔融而来,而且孔融如今危在旦夕,他一时间倒不好拉拢了,只想着先救了孔融再拉拢。

    “子义且安心。”刘备当即道:“吾三位兄弟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他们此时带兵在济南国,吾这就派人去传信于他们,可速速发兵北海。”

    “多谢使君!”太史慈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