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六百一十章 短歌行
    深夜,一轮明月当空,雒阳皇城将军府中,火把通明,钟鼓笙箫,管弦悠扬,欢歌笑语,吆喝声声,正在举办酒宴。

    这酒宴正是骠骑将军张辽为迎接兖州牧曹操和徐州牧刘备而设,曹操和刘备是客,都在上座,曹操的父亲曹嵩、弟弟曹德、曹洪,关羽、张飞都在座中。

    也邀请了很多朝臣,除却士孙瑞、周忠等大臣外,还有段煨、张杨、鲍信、孔融等后来归附的地方诸侯。

    除此之外,当今天子刘协、皇后伏寿皆在座中。

    在河东的两年,刘协被安置在安邑宫,并非被幽禁,也不是深居简出,张辽时不时会邀他到河东书院、郡县巡看,了解民情。

    张辽曾对刘协说过,一辈子深居宫中,不了解民情和疾苦的天子,不会是个好天子,刘协也认同这一点,何况在董卓和李傕执政时被幽禁怕了,所以时常下郡县,刚开始大臣还有反对的,后来就习惯了,如今到了雒阳也是,刘协常出宫门,便如今夜,他听闻张辽宴请朝臣,便也赶来了。

    刘协比之在长安时胖了许多,他今夜兴致颇高,连饮数杯,已是醉意朦胧,被两个宫女照看着,身旁的伏寿也照顾着他,偶尔之间,眼神会不经意看向一旁与曹操、刘备和众大臣谈笑风生的张辽。

    张辽是此次宴会的主人,兴致更高,与众朝臣推杯换盏,神采飞扬,他虽然位高权重,但平时喜欢交友,与很多人都能言笑甚欢。

    酒宴上,刘备和曹操表面上看兴致不差,谈笑自若,但实际上二人看着神采飞扬的张辽,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对于他们这种有雄心壮志的枭雄,从一方诸侯被逼迫回到朝廷,寄人篱下,这种心理落差是极大的。

    可惜无论是曹操和刘备,他们都不得不回到朝堂寻找机会,曹操被困兖州,无力挣脱,刘备则无家可归,无兵可用,只能另走一途,借着张辽的权势回朝增加声望。

    张辽已经举杯敬了二人数次,他本就擅长察言观色和揣摩人心,尤其是在朝中混了几年,更是老道,虽然二人掩饰很好,但他本就了解二人性格,几番交谈暗察,更是察觉到了二人心中的不甘。

    张辽知道无力是刘备还是曹操都是有雄心壮志的人,不会轻易臣服他人,不说曹操,单只一个刘备,张辽在这数年之间已经几次暗示拉拢,但刘备很滑,几次都脱离了他,比如在青州,张辽为青州牧,刘备寻机去了徐州投靠陶谦,而后刘备留在徐州,张辽迎奉天子后第一次征召诸侯时,张杨、鲍信、段煨、孔融皆回朝,而刘备却没有回来,只是派了关羽和糜竺。

    如他这般层次的较量,很多事是不能明摆出来的,摆出来搞不好就是决裂,张辽给了刘备好几次机会,已然察觉刘备的野心。此番刘备被逼回朝,看似投奔他,但另有什么想法,他也难以断定。

    至于曹操就更不用说了,这厮是性情中人,但性格多疑、多变、狡诈,洒脱时极为洒脱,狠辣时极为狠辣。

    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二人的能力都是很强的,张辽若能折服了他们,扫平天下不过是数年的事,治理天下二人也能出大力,所以张辽宴请,就是希望能够收二人为己用,先干一件大事。

    至于二人手下的能人,刘备有大将关羽、张飞,与自己关系不错,其他文臣如简雍等人,能力一般,曹操手下有很多能人,不过大多留在了兖州,如曹仁、夏侯惇、夏侯渊、枣祇、李典等人,随行的程昱倒是个人才,不过张辽并不过分觊觎。

    张辽如今手下的谋士很多了,程昱论谋略不差,但行事风格有些偏激,不择手段,历史上程昱对曹操的付出最多,但曹操仍是以荀彧掌中枢不是没有道理的,论谋略,程昱不差于荀彧,但论行事风格和待人处事却不如荀彧中正了。

    能力很重要,但行事风格和待人处事在某些位置更为重要的,尤其是中枢,荀彧担任尚书令,无人不服,因为他擅长居中协调,说得难听点就是会和稀泥,与各方相处的很好,换成程昱这老头就不成了,暴脾气得罪人,行事又偏,难以处中枢。

    正如张辽如今手下众人,他仍是以荀彧处中枢,换做李儒不成,李儒曾在董卓手下是个污点,更重要的是他虽然多计,但行事不够大气,难以服众。

    郭嘉也不成,郭嘉出计天马行空,但行事太过洒脱,被不少人诟病,放在中枢同样难以服众。

    贾诩也不行,虽然他是张辽的师傅,但因为他本人就太低调,明哲保身,不喜欢得罪人,所以正气略显不足,更适合居于张辽身后。

    中枢是张辽实行政令的根本,也是他掌控朝政的根本,不过他懒得去理会那些繁杂的事务,所以需要人代理,但是中枢也不能长久被一个人掌管,否则很容易出问题,容易培养出名望盖过他的臣子,如历史上的荀彧就是掌中枢时间太长,在名望对曹操有了威胁,最终黯然落幕。

    对此张辽早有长远打算,如今荀彧代他掌中枢,替补的是沮授、袁基,再往后十年他考虑的是钟繇、步骘、鲁肃,再后十年便是培养的诸葛亮等弟子,如果能将周瑜等大才搞过来自然更好。

    人才永远是缺乏的,所以他需要在这个上面打开一道门。

    不知不觉已是亥时,月到中天,酒宴上不少朝臣已经是醉意醺醺,歌女舞女已经不知表演了几多次。

    张辽看了一眼正与丁冲、司马防几个朝臣谈笑的曹操,脸上闪过一副古怪的笑容,举杯醉笑道:“孟德,孟德……汝与玄德此番归来,此朝廷之喜,当此之时,月白风清,吾作一歌,与诸君同乐。”

    “哦?”曹操转头看了过来,仰头呵呵笑道:“素闻文远善诗文,与吾同道,愿聆之。”

    张辽大笑起身,众臣都看了过来,连上首的刘协和伏寿也看了过来。

    张辽举杯与朝臣和一众属吏:“我当作歌,汝等和之!”

    他仰望明月,高举酒樽,声音低沉: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䜩,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张辽看着面露赞叹的曹操,不由大笑,当着曹操的面,吟曹操还没有做出的诗,他心中固然有些恶作剧,但也另有深意。

    曹操不知道张辽笑什么,这首短歌行表达的是求才如渴的意思,如今的曹操是做不出来的,因为他不在这个位置,还到不了这个地位。

    随着张辽作歌,众朝臣面露惊色,既有赞叹,又有沉思,而刘协和皇后伏寿也都在看着张辽,刘协所有所思,伏寿面露笑容。

    张辽作歌,更是在表达一个意思,周公吐哺,他志在做一个辅佐天子的周公,而不是董卓那样的权臣,这是给朝臣和天子刘协听的。

    至于他们信不信,张辽就管不着了,他做自己该做的就行。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