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六百零八章 迎接
    曹操另一侧是身高八尺犹如竹竿的程昱老头,至于戏志才已经病故,他自曹操在徐州屠城之时受了冲击,身体便一直不好,后来挨饿加上奔波疲累,终是一病不起,曹操听闻张辽军中有良医,曾派人去寻青州医师,但医师还没到,戏志才就病亡了。

    戏志才的死对向来重视人才的曹操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身边擅长谋划的也就剩下程昱了,他想招揽人才,但他如今的处境实在太艰难,无以吸引人才,再加上张辽的招贤令传遍关东,有天子这面大旗,加上河东书院的名声远扬,他在人才上根本争不过,这也是他选择入京的原因之一。

    程昱遥望雒阳城,消瘦的面孔神情肃然,他其实是不愿意曹操来京师的,但如今他们别无他途,换做吕布他并不忌惮,但张辽不同,张辽的势力太强了,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是兵马粮草地盘都完全碾压曹操,又迎奉了天子,曹操继续在兖州迟早会灭。

    ……

    雒阳城,上元里一处宅院中,董承神情颇有几分焦躁,来回徘徊。

    外面一人进来,正是种辑,董承急问:“张辽可还在中东门外?”

    种辑点头:“他在等候曹操。”

    董承面上闪过阴霾,曹操是他召来的,他本要亲自去迎,但正准备出府时却得知张辽已经带人在中东门外迎候,他权衡再三,终是不敢过去。

    原本董承最是忌惮张辽的名声,尤其是张辽得百姓和士人拥护,所以他设了小计,让下人找了些无关的人诈作张辽亲族,在底层一点点破坏张辽的名望,以期蚕食张辽的根基,谁成想那帮人竟倒霉催的找上了张辽的兄长的麻烦,导致如此细微的动作竟然败露!

    董承也没想到张辽的兄长竟然只是一个屯长,更没想到他只是让下人接触过一次宋明,就被张辽察知了,这实在令他心胆俱寒,不知道张辽的暗中究竟是如何的手眼通天。

    事实上董承不知道的是,张辽的情报能力并没有那么厉害,只是那日看到宋明神情有异,随口诈了一下,就把董承诈了出来。

    而张辽之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反而让董承心中极度不安。

    ……

    经过东市,中东门在望,看到城门前一群人等候,曹操坐在马上,遥遥看到城门前一群人等候,更是一眼看到了一个他怎么也不会忘却的人。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遥指城门,询问身旁曹洪:“子廉,看那当先一人可是张辽?”

    曹洪仔细一看,惊道:“主公,正是他无疑!他在此作甚?还有子修!”

    程昱凝望着站在那里的那个青年,轻叹了口气:“他怕是来迎将军的,此人却是不凡。”

    曹操眯着眼睛看着同样看过来的张辽,突然放声大笑:“不想文远竟来迎我,我当上前相谢。”

    “驾!”他喝了一声,鞭马脱离队伍,竟独自驰向城门。

    “主公!”曹洪见状大惊,急忙拍马跟上,后面骑兵也急忙紧跟。

    眼看两百骑要奔走起来,程昱急忙喝止:“且住!将军不过会友耳,”

    城门前,张辽带着数十人在那里等候,他的身旁是曹操的长子曹昂,看到父亲前来,神情颇是欣喜。

    不想曹操陡然冲出,那两百骑又突然加快速度,张辽身旁护卫的一个壮汉带着亲卫立时护在张辽身前,神情凌厉。

    曹昂见状,忙道:“张将军,许统领,家父绝无恶意。”

    张辽亦笑道:“仲康,不须担忧,曹孟德不会如此无智。”

    他话音方落,就看到后面的骑兵停了下来,唯有前面两骑驰来。

    张辽又笑道:“是曹孟德兄弟二人来也,仲康退下罢。”

    那壮汉带着亲卫退到张辽身侧,却仍是一脸警惕,小心防范。

    他身高八尺又余,虎背熊腰,正是许褚,这两年间张辽下达招贤令后,又到四方巡查,他得了典韦,又岂能忘了许褚,此前只因无暇分身,此次却特意去了谯国谯县,请出许褚。

    许褚也听闻张辽名声,又见他堂堂骠骑将军竟然前来请自己,即是感动,一番言谈,便举族投靠了张辽,而他更是成为张辽新一任的亲卫统领。

    曹操纵马驰近,二十步外,飞身下马,大步向张辽行来,哈哈大笑道:“文远别来无恙乎?”

    张辽解剑交与许褚,亦大笑迎上:“孟德风采依旧!”

    曹操看到张辽解剑与人,亦将腰间长剑抛地,他身侧紧跟着下马的曹洪可是知道张辽的武力,急声道:“主公!”

    曹操看到张辽身后护卫似乎也要行动,忙摆手大声道:“文远若要害我,当初早在荥阳时便杀我矣,何待今日。”

    他已然来到张辽面前,没有理会长子曹昂的行礼,而是朝张辽躬身一礼:“操见过骠骑将军。”

    张辽扶住他,嘿嘿一笑:“孟德,昔日在徐州,我确有杀汝之心。”

    曹操一惊,看张辽神情似在说笑,眼珠一转,连连摇头叹息:“昔日徐州,虽有为父报仇之意,亦吾之过也,两矢之伤,令吾幡然悔悟,悔之莫及,常于梦中惊坐而起,愧哉!”

    张辽笑了笑,没揭穿曹操的话,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曹操的话是半真半假,梦中惊起确实有之,不过不是愧疚,而是缕缕梦到张辽追杀自己的那一幕,心有余悸。

    一旁曹洪看到张辽并无相害之意,不由大是松了口气,恭敬的向张辽行了一礼,与曹昂叙起旧来。

    张辽朝曹洪点了点头,看着曹操笑道:“孟德胸有韬略,腹有良谋,今孟德归朝,可助我共扶社稷,共安天下。”

    曹操抱拳道:“本应如此。”

    这时,后面程昱赶了上来,下马后向张辽行了一礼,面无表情的道:“骠骑将军好手段,纵横捭阖,逼得我主无处安身。”

    张辽看到这老头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呵呵笑道:“足下可是东阿程仲德?”

    程昱神情颇是自高:“正是,不想骠骑将军亦知吾名。”

    张辽点头:“听闻汝善为人肉干,不知美味否?”

    呕!一旁曹洪脸色立刻变得发白。

    程昱神情不变:“充饥而已,若不为之,数万人更复饿死,不比将军囤积粮草,趁火打劫,见死不救。”

    张辽摇头:“徐州之战前,我曾言有大灾,劝汝等休兵,奈何不从。”

    程昱哼道:“张将军放吕布于江淮,形格势禁,岂能不战?”

    张辽懒得与他争辩,曹操当时觊觎徐州,吕布还在河内,与他何干。

    不过吕布确实让他有几分失望,

    段煨、张杨、鲍信皆已入朝,吕布兖州兵败后,却宁可进入徐州,也不回朝,足见其仍是野心勃勃,偏偏政治不成熟。

    他收拾心思,拉住曹操道:“孟德一路奔波,必思娇妻佳儿,今日便先随子修回府歇息,来日我再设宴款待,自向天子表奏重用。”

    曹操向张辽一礼:“如此甚好,不瞒文远,吾甚思妻子。”

    张辽大笑,曹操这一点让他欣赏,在对待妻儿上,曹操远胜刘备。

    ……

    曹府,曹操进了府门,看到背后府门关闭,才长舒了口气,向身侧程昱道:“仲德,方才汝质问张辽,甚是凶险哪。”

    程昱神情自若:“吾是试探张辽耳,他若问罪与我,则将军此番回京危矣,而今他不理会我,足见他此时更无加害将军之心。”

    曹操闻言,心中大是感动。

    程昱又道:“今见张辽,方知其人不凡,将军有大敌矣,张辽不死,将军难安。”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