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六百零七章 曹操回京
    看到鲍信担忧,张辽大笑道:“曹孟德在外面,犹如蛟龙游于大海,还令我有些头疼,而今他到了朝中,便如蛟龙困锁深潭,乃好事也。”

    鲍信仍是神色凝重:“孟德因何突然回来,他竟有此举,吾甚是不明。”

    张辽呵呵一笑,如今的曹操可不比历史上的曹操,虽然历史上这个时期的曹操身边还没有郭嘉、荀攸等谋士投奔,还没有自己和张郃、徐晃、典韦等将领,与如今相比也就是多个荀彧的差别,但历史上的曹操前期始终有强大的袁绍作为后盾,背靠袁绍发展,他讨伐徐州和与吕布征战时袁绍都曾派兵相助。

    如今却不同,袁绍被自己打压的无力他顾,尤其是自己夺了东郡后,就彻底卡断了曹操和袁绍的联系,让他变得孤立无援,而且自己的崛起、典韦屯兵兖州北部,对曹操都是极大的震慑。

    这两年一直旱灾蝗灾,曹操与吕布倒是又战了几场,不过吕布连连失利,让张辽也有些无语,最终曹操将吕布赶到了徐州,但他也是疲敝之极,而且在曹操击败吕布后攻伐雍丘张邈和张超时,张邈不知从哪里打探到消息,派赵宠向典韦求援。

    赵宠曾有恩于典韦,典韦向张辽请示后断然出兵,大败曹操,曹操不服,再战,再败。

    典韦不擅长机变,但却牢牢记住了荀攸当初交给他的战术,不用偷袭或其他任何计策,就是攻敌必救,而后逼迫敌人阵战。

    曹操纵然有百般计策,奈何典韦就是死脑筋,他连吃了三次败仗,麾下最精锐的曹仁和乐进也没打的过典韦,反被典韦南下占据了整个东郡加半个陈留,本来志气高昂的曹操又受到了打击,困于一隅,难以伸展,如今退回朝廷也说得过去。

    当然,张辽心中也知道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诚如鲍信所说,曹操的回来,多半与董承有关,也是天子生了制衡之意罢。

    制衡,帝王权术耳。

    张辽看向鲍信,笑道:“走,去迎接曹孟德。”

    ……

    雒阳皇城,当初刘协令张辽领河南尹,修葺宫阙,张辽在农闲时节发动俘虏和百姓进行修葺,又诏令袁绍、曹操、刘表、袁术等诸侯输送木材和钱粮,诸侯虽有推脱,但陆陆续续也支持了一些,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大略将南宫修葺完成,刘协便迫不及待的回都雒阳,至于北宫,还是一片破败,有朝臣进言修葺,被张辽阻止,此时灾害连年,实在不是修葺宫阙的时机。

    此时的南宫后殿之中,刘协有些坐立不安,他身旁伏寿和董贵人皆在,不同的是,董贵人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

    “皇后,”刘协不安的道:“此番朕未曾告知骠骑将军,便下诏令曹操入京,不知骠骑将军会作何想?”

    “陛下,”董贵人劝道:“陛下乃万乘之尊,何况非要在意骠骑将军之想,吾父进言召曹操入京,本是为了防范骠骑将军坐大,以成李傕之患。”

    一旁伏寿秀眉微蹙:“陛下,骠骑将军有救驾之恩,奉驾数年,举贤才,修宫阙,还旧都,未尝违逆陛下,恭谨有加,使朝廷安定,百姓安乐,无祸乱之忧,无饥寒之苦,是陛下登基以来未之有也,张将军忠心不须怀疑,实乃社稷之臣,天下乱不知何时,陛下召曹操入京不差,却不可寒了张辽将军之心,还须倚重于他,若换了曹操,恐妾等与陛下又遭李傕之难。”

    伏寿虽是皇后,但不像董贵人那般,平时很少言谈朝事政事,此时她突然进言,尤其是她提到李傕之难,刘协有些措手不及,看到伏寿肃然的神情,想到李傕之难时的悲惨情形,不由心中一颤,忙道:“这个自然,朕还要倚重张将军,此番召曹操进京,是听闻曹操素有贤名,不过是为朝廷添一份力量而已,并无他意……只是朕怕张将军多心而已。”

    董贵人不以为然的道:“陛下乃天子,骠骑将军是臣子,君尊臣卑,主弱臣强,陛下统御朝臣,岂须过于在意骠骑将军之言,不可骄其心,长其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协摇头道:“贵人所言有理,但张将军非比他人,于社稷有大功,朕敬之重之,本是应该。”

    董贵人这才不语。

    伏寿看着刘协的神情,又看了一眼董贵人,心中却是一紧,下意识的攥紧了腰间一块玉佩。

    她对刘协很了解,很聪慧,但耳根子也很软,如果刘协真的对张辽起了忌惮之心,加上董承和董贵人在侧进言,那迟早要出事。

    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伏寿不敢去想,她咬紧了嘴唇,只觉得一颗心揪了起来。

    自从在逃跑途中被刘协抛弃,经历了绝望之后,她虽然又回到了刘协身边,却觉得自己的心与刘协反而离得更远,再也没了那种相濡以沫、相守相敬的感觉,她心中反而隐隐总是浮现出另一个身影,她知道这不对,何况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心中倍是煎熬。

    ……

    雒阳城东,一支大约二百骑的人马一路行来,领头的正是曹操,他身边是曹洪和乐进。

    诚如张辽所猜,曹操在兖州历尽艰辛终于打败吕布,反身攻打雍丘张氏兄弟时,却被典韦攻打,一连三败,兵马折损惨重,连弟弟曹仁也受了重创。

    此时退走徐州的吕布又蠢蠢欲动,南面的袁术北上豫州,也要报仇,曹操面临绝境,恰好董承秘密差人送来天子诏令,曹操思索了一夜,觉得困守兖州有灭顶之灾,便决定将曹仁和夏侯兄弟留在兖州,他自己带着少量兵马入京,借助天子与朝廷来缓一口气,再尝试打开局面。

    故而曹操入京,看似是被天子和董承暗中招来,实际上是被张辽逼得走投无路,只能进京。

    眼看雒阳皇朝在望,曹操在马上慨叹道:“昔日雒阳,何其繁华,吾曾为北部尉,见得宫阙高大恢宏,东市人来人往,豪宅贵族无数,而今却如此惨淡,不过终是比诸侯讨伐董卓雒阳时好了很多。”

    他身旁曹洪忧虑的道:“主公,此番来雒阳,恐张辽加害哪。”

    曹操神情自若的笑道:“吾奉天子诏令回朝廷,张文远杀吾何益,只恐坏了他招贤之令,令天下人望而却步,诸侯离心,他必不至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