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诏令下达
    大雪飞天,河东城将军府后园,两丛绿竹青翠,一树梅花盛开,张辽正在后堂抱着两个儿子张启和张祯玩耍,听着两个小家伙咯咯的笑声,颇是高兴。

    蔡琰给张辽沏了茶,陪着唐婉在给孩子缝衣服,二女不时朝逗弄孩子的张辽看过来,明眸中蕴含着浓浓的情意。

    张辽这几年常在外征战,难得回来一次,所以她们分外珍惜张辽在家的时候,而让张辽颇是满意的是,唐婉温婉善良,蔡琰性情恬淡,尹月容易满足,苏婳爽朗明快,四女并未有什么勾心斗角,彼此相处的很好。

    这些年在外,张辽知道不少女子的心意,他在战场上越来越剽悍,但在女色方面反而越发谨慎了,纵然喜欢也是如此,因为成家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家这个港湾的重要性,纳一房美妾,他不仅要自己喜欢,而且不能破坏了家中温馨的氛围,否则如果有郭女王那种勾心斗角的女人可就麻烦了,到时候他可难以下狠心断情丝,所以唯有谨慎在前了。

    “夫君,”正在缝制衣服的蔡琰突然抬头,明眸看了过来:“听阿翁说他前日在朝堂上反驳了夫君的提议,不会坏了夫君的大事罢?”

    张辽一怔,随即失笑道:“怎么会,琰儿不要多心。”

    蔡琰蹙眉道:“阿翁年岁大了,本不该再入朝为官,静心在家编史倒适合他的性子。”

    张辽呵呵笑道:“琰儿这是兴师问罪麽?没办法,朝廷官员死伤太多,夫君却可信任的人,只能让两位外舅顶上了。”

    唐婉明眸也看了过来:“阿翁莫非也反对夫君了?”

    张辽点了点头,揶揄道:“两位外舅这次是一致对内,要大义灭亲呢。”

    唐婉也蹙起眉头:“妾身去向阿翁说合,万一坏了夫君的大事可就麻烦了。”

    张辽摆摆手:“你们就不要搀和了,此事本该如此,两位外舅皆是恪尽职守良臣,做的很对。”

    唐婉和蔡琰齐齐盯着张辽,看他是否在说反话,她们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夫君貌似随和,实际上行事是很霸道的,而且常说反话。

    张辽看到二女怀疑的神情,只能无奈的道:“夫君如今是朝廷大臣,位同三公,自然不能像过去那样随心所欲,而且二位外舅反对是好事,能让你们的夫君更清醒的认识到人心背向和实情真相,才能审慎行事,绕过这道弯,再寻他路,免得栽跟头,夫君满意的很,只要他们不会专门与我唱反调就成。”

    唐婉和蔡琰这才放心,听他说的有趣,不由抿嘴而笑。

    张辽看到二女风情,心头一热,放下孩子,上前一拥两个:“来,陪夫君乐呵一番。”

    “夫君!”二女不由同时轻嗔,面容嫣红的要退开他,恰好这时苏婳也进来了,二女更是大羞,轻轻捶了他两下,挣了开去。

    张辽摸了摸鼻子,揽臂又抱过来苏婳,苏婳眨巴着眼睛,唐婉和蔡琰抱着孩子轻笑一声,抱着孩子去了后堂。

    张辽轻轻抚摸着苏婳的小腹,苏婳抱住他,妩媚中满是温顺。

    这次回来,一番欢喜,几番耕耘,苏婳和尹月也怀上了孩子,尤其是苏婳,比张辽还大一岁,得知自己怀上张辽的孩子时欢喜的整夜睡不着,犹如一个小孩子。

    “婳儿。”张辽轻吻了下苏婳:“想家没?”

    苏婳轻轻点头:“妾身想念阿母。”

    张辽抱住她,笑道:“关中平定后,下一步我要打通凉州与西域走廊,本还想带着你去精绝探望外母,没想到你怀孕了,只能再等几年了,不过外母若是知道你怀孕了,一定很高兴。”

    苏婳笑道:“妾身本也想助夫君打开西域商路,如今怀了宝宝,却是不成了,这次妾身先让父亲和舅父相助夫君,父亲曾游走西域诸国,舅父更与很多西域豪族有旧,定能助夫君一臂之力,等宝宝长成了,妾身再随夫君前去西域。”

    张辽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外面传来蔡璎和董白的笑声。

    苏婳轻吻了他下,咯咯轻笑道:“夫君呢,你的小棉袄来了。”

    ……

    冀州,邺城。

    砰!

    袁绍将手中诏令丢开,一拳击在身前案台上,怒道:“张辽狡诈小儿,竟然拜骠骑将军,正是天下之耻!更责吾以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而但擅相讨伐,可恨!”

    在袁绍的心中,张辽早取代公孙瓒成了他的头号大敌,看到天子诏书,得知张辽竟然做了骠骑将军,掌控朝廷,更指责他不勤王,要求他朝贡纳赋,兵马接受调遣,旧恨加新仇,他岂能不怒。

    下首田丰、许攸、郭图、逢纪等谋臣看着发怒的袁绍,均是沉默。

    在李傕、郭汜之乱时,田丰曾劝袁绍迎奉天子,在邺城建都,挟天子以令诸侯,蓄兵马以讨不臣。可惜郭图、逢纪、淳于琼等谋臣反对,认为汉室不可兴,若是迎奉天子,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拒命,非计之善者也,而今英雄并起,各据州郡,如秦失其鹿,先得者王。

    二人说中了袁绍的心思,袁绍未曾采纳,此时天子落于张辽之手,占据大义,对他们指手画脚,袁绍心中却有些后悔了,但他们要再迎奉天子就难了。

    此时郭图、逢纪都没有开口,田丰却出言道:“将军出身袁氏,四世三公,忠义远播,将军自讨伐董卓以来,素有贤名,今张文远已先迎朝廷,将军于义不利,既下诏书,不若权且应之,上表自白,朝廷必有大臣相助,可缓缓图之,寻机再谋迎天子之事。”

    袁绍摇头叹道:“张辽已迎天子,恐不易得也。”

    田丰道:“张文远吾知之,善战善谋,却恩仇分明,非隐忍之人,行事由心,全无顾忌,好走偏锋,他为将领,得士卒爱戴,为侠士,得朋友敬重,但为大臣,必难久处朝堂。”

    一旁许攸趁机道:“主公可暗中联络朝中亲近袁氏大臣,令彼等于天子面前言张辽之恶,天子厌恶张辽,则我等可寻机间之,使张辽成为逆臣也。”

    袁绍眼睛一亮:“也罢,吾这便备表自白。”

    ……

    九江,寿春。

    袁术一把撕碎了诏书,推到暗叹,大骂:“张辽竖子,何德何能,竟居吾上,更下诏书指责,吾恨不能将其斩为齑粉!”

    下首谋臣李丰道:“朝廷下诏则主公加害马日磾,主公如何辩驳?”

    袁术哼道:“何须辩驳?且速速传檄州郡,言张辽劫持天子,令诸侯讨伐张辽!一如当年讨伐董卓!”

    “这……”李丰摇头:“今时不同往日,诸侯各有所谋,怕是无人响应。”

    袁术呆了呆,神情更加愤怒,又大骂起来,骂胞兄袁绍,骂打败他的曹操,还有在徐州与他对峙的刘备……

    ……

    荆州,襄阳。

    荆州牧刘表览毕手中诏书,置于案台之上,叹道:“不想昔日小司马,今日已为骠骑将军矣。”

    下首蒯越道:“朝廷既下诏书,令州郡纳赋朝奉,使君为汉室宗亲,却不可不顾。”

    刘表微微颔首道:“子柔所言甚是,今朝廷已定,赋税本该上缴,只是吾年岁已高,要亲去河东朝拜天子,恐路远难行,更忧荆州生乱。”

    一旁蔡瑁出言道:“荆州四面皆敌,西有刘焉,东有袁术,北有曹操,使君自不可轻往,却可派大公子代为朝拜,以表忠心。”

    刘表抚须道:“如此也好,吾有同乡伊机伯,雍容风议,颇有辩才,可随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