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可
    这时,一旁的贾诩摇头道:“文优所言不差,但将军初奉天子,过犹不及,将军掌兵、讨逆乱,掌中台、行政令,如此足矣,不可操之过急。”

    荀彧和沮授赞同道:“正是如此,否则将军恐落董卓、李傕之恶名。”

    张辽点头,李儒的考虑是没有问题的,他所说的四项自己都必须掌控,不过在掌控时间和力度上就要斟酌了,师父贾诩的考虑更保守一些,是让自己手段缓和柔和一些,在与天子和朝臣的相处上讲究策略,免得落下恶名。

    ……

    张辽在与谋士商议,天子刘协同样在安邑宫与杨彪、士孙瑞、董承、伏完、宣璠、刘艾等大臣商议如何封赏张辽之事。

    张辽自迎驾之后,没有对刘协或大臣提出任何要求,但刘协与大臣心知肚明,必须对张辽封赏,因为朝廷如今依靠的就是张辽,可以说张辽取代了曾经的董卓与李傕。

    不同于董卓和李傕的是,张辽没有提,更没有逼迫,但他们不能装傻。

    刘协询问太尉杨彪:“杨卿,张文远有救驾平乱之功,众卿以为该如何封赏?”

    杨彪正色道:“张文远非比董卓、李傕之流,腹有远略,文武兼能,心怀忠义,陛下当引以为股肱之臣,不可薄待。”

    士孙瑞点头道:“而今州郡豪强并起,朝廷政令难行,唯有借助张文远行朝廷之权,讨地方逆乱。”

    董承出言道:“张文远虽有功,陛下亦不可纵容,否则它日焉知他会不会是另一个董卓,臣以为,一车骑将军足矣。”

    谒者仆射皇甫郦反驳道:“不然,如李傕郭汜逆乱之流,竟任大司马,如张济反复之徒,尚为骠骑将军,张文远忠心救陛下中宫于危难,救朝臣无数,若是薄待,恐朝廷为天下所笑,道是重叛逆而轻忠义,必失人心,当此之时,还有谁来归附?天下州郡,复有谁来奉朝廷?是以当重张文远而收天下之心,愿陛下勿疑。”

    刘协看向其他人,却见众人无不附和,他便道:“然,该授张辽何职?”

    众朝臣沉吟起来,皇甫郦道:“臣以为,要讨天下逆乱,非大将军之职不可。”

    董承色变道:“张辽年不过二十六,大将军无乃过乎?”

    杨彪沉吟道:“张济既逃,骠骑将军之位可矣。”

    董承还要再说,伏完、士孙瑞等大臣纷纷赞同,董承只能作罢。

    皇甫郦又道:“骠骑将军,开府,假节,封列侯。”

    刘协点头,这些他完全没有意见,经历了董卓、李傕、郭汜的强势蹂躏,刘协对于这些早已习惯,反倒是如今在张辽身边很轻松,相比起来,这些不算什么。

    ……

    将军府,张辽正在与荀彧、贾诩、沮授几人议事,忽然外面有人来报,天子使者到。

    张辽忙和几人迎了出去,却见一身朝服的谒者仆射皇甫郦和黄门侍郎钟繇带着几个官吏正在门外。

    都是熟人,张辽忙将他们迎了进来,到了厅堂坐下,皇甫郦长身举诏道:“陛下有诏,欲以张将军为骠骑将军,开府,假节,录尚书事,封晋阳侯,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张辽一怔,在皇甫郦的示意下,点头道:“可。”

    随行的几个官吏登时松了口气,平心而论,陛下给张辽的待遇不低,但却不如李傕,所以他们心中一直忐忑,此时看到张辽接下诏令,登时如释重负,竟有几分感激起张辽来,实在是他们在关中早已被李傕、郭汜等权臣折腾的战战兢兢了。

    ……

    张辽一进将军府后院,就听到几个熟悉的笑语声传来,他不由一呆,随即快步进了后堂,看到那一个个思念的人儿,大喜道:“婉儿,琰儿,月儿,婳儿……”

    屋里正是从并州赶来的唐婉、蔡琰、尹月和苏婳几女,正在逗着孩子说笑的几女回身看到进来的张辽,身子一颤,面露惊喜,眼含泪花。

    久别重逢,张辽正要过去狠狠抱几个,不想一阵香风袭来,两个女孩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泪眼汪汪,却是董白和蔡缨。

    张辽身子一僵,双手无所适从,忍不住摸起了鼻子,两个小姑娘都十三岁了,不是当初七八岁的小姑娘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粘他。

    张辽当即只能先安慰两个小姑娘,再与一众娇妻美妾亲热,还有两个孩子。

    ……

    兴平元年十一月中,当河东开始飘起第一场大雪时,朝廷在安邑宫召开了进入河东以来的第一次朝会。

    朝会之上,年仅二十六岁的骠骑将军、晋阳侯张辽与太尉杨彪一左一右共领朝臣如殿,坐于上首。

    刘协环顾左右:“众卿有事奏来。”

    太尉杨彪出列道:“启禀陛下,此番李傕、郭汜作乱,威逼车驾,害死朝臣无数,臣以为当征召贤能,补齐缺位。”

    刘协道:“这却去哪里征召?”

    杨彪看了一眼张辽,道:“河东郡有诸多贤才,蔡邕、司马徽、荀彧、荀谌、荀棐、王邑,河东书院俊才数不胜数,正可为用。”

    刘协转头看向张辽:“不知张卿意下如何?”

    张辽抱拳道:“朝廷征召,何敢不应?”

    天子想从他这里挖人才,却正合张辽之意,这些人才入了朝廷之后,从一方面讲是朝廷挖走了他的人才,从另一方面讲何尝不是他的势力变相的在朝廷迅速扩张,而且是朝廷自己主动要求的。

    刘协看到张辽答应,不由喜道:“不知张卿可有奏事?”

    张辽朗声道:“臣有四事呈奏,第一事,臣举士孙瑞任司徒,宣璠任司空,荀彧任侍中,守尚书令,钟繇任廷尉,蔡邕任大司农……”

    张辽说出一列名字,刘协在上面看着奏表,发现张辽举荐的大多都是朝廷旧臣,此番护驾有功该赏的,只有荀彧是他的亲信,却也是杨彪方才提过的,故司空荀爽之侄。

    他颇是满意,看了一眼杨彪和众大臣,当即点头:“准奏。”

    张辽又道:“第二事,李傕、郭汜等叛贼劫持陛下,杀害大臣,臣以为,当夺去李傕、郭汜等叛贼一切官职封号,派兵平乱。三辅久乱,城池化为废墟,百姓死于祸乱,此亦王土,更有陵寝,宜当速速安定。”

    刘协点头,又露出忧色,道:“只是李傕、郭汜兵多将广,还需徐徐谋划,小心为是。”

    谒者仆射皇甫郦出列进言道:“陛下,臣以为,还令骠骑将军督三辅之事,平定三辅之乱,治理州郡,三辅安,则朝廷可安。”

    刘协想了想,除了张辽似乎也没其他人敢去战李傕郭汜,当即道:“准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