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河东风物
    河东郡大阳县,大舟在茅津渡登岸,百辆马车早已在岸上等候,刘协与妃子、朝臣、宫人登上马车,一路向北。

    时值黄昏,一路上,刘协和众朝臣忍不住左右观看,道两侧阡陌交通,田垄里是绿油油的麦子,处处可见农夫在田里锄地,到处可闻歌声,又见田头田尾多有鱼塘,渔夫赤膊在水里捞鱼、挖塘泥。

    走过田地,是一片乡里聚居之处,百姓更加稠密,家家可见炊烟,鸡鸣犬吠,还有百姓成群,一边修路挖水库,一边畅快高歌,可见许多官府士兵在其间与民劳作。

    处处充满生机,处处可闻笑声,让刘协与一众大臣几乎落泪。

    一河之隔,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关中数百里难见人烟,田地荒芜,残垣败井,白骨枕藉,而河东却是一片生机,百姓安居乐业,实在是天壤之别。

    刘协不由对身旁皇后慨叹道:“不想张将军非但骁勇善战,且擅长治理州郡,关中却如此疲敝败落,满朝大臣,竟不如一个张文远。”

    伏寿也在看着四周,闻言点头低声道:“陛下所言甚是,张将军乃社稷之臣,当此危亡之时,得张将军,实大汉之幸也,陛下当委以重任,则汉室中兴可期也。”

    刘协看了一眼不远处正与杨彪等大臣交谈的张辽,点了点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想了想,又唤来一旁荀彧,和声道:“荀君,朕观这大阳县治理如此之好,官吏深入民间与民劳作,百姓乐之,却不知是何人为县令?”

    荀彧恭敬的道:“回陛下,大阳县令乃贾逵,字梁道,河东襄陵人,年方二十一。”

    刘协惊异的道:“竟如此年轻,治理如此之好,必有大才。”

    荀彧道:“贾县令昔为河东府吏,是张将军识才,擢拔他为县令,此人却有治理之才,不过官吏深入民间体察疾苦,与民共乐,乃张将军所定政令,河东、并州之地无不实行,道旁鱼塘、水库亦是张将军下令备灾所修,正因有此,今岁大旱之月,田地可溉,有鱼可食,百姓不虞饥荒之苦。”

    刘协听到这里,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叹道:“去年张将军也曾上书朝廷备灾,只是不曾想竟遭如此大旱,又遇蝗灾,以至于生灵涂炭。”

    荀彧神情颇是凝重:“张将军曾言,大灾非止一年,或许有连年旱灾与蝗灾。”

    “啊?”刘协闻言失色,良久神情黯然,叹道:“莫非是朕得罪上苍乎,缘何如此降灾于大汉。”

    荀彧正色道:“陛下岂可如此引咎自责,张将军曾有一言,彧以为有理。”

    刘协诧异的道:“是何言语?说来听听。”

    荀彧道:“张将军曾言,天灾何干于人事,乃日月天地周而运行之道,数百年一个周期,或静或动,或安或灾,与人无干,若逢天灾,当奋发应对,而非引咎自责。”

    刘协愕然,久久不言,他身受天人感应论说影响,似乎难以接受这般言论,但又觉得颇是有理。

    这时,他们路过一条小河,一道石桥之下,几个孩童正在玩耍,一个声音清脆如铃的小女孩正唱着童谣:“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数不清到底多少鸭……赶鸭老爷爷,胡子白花花,唱呀唱着家乡戏,还会说笑话,小孩小孩快快上学堂,别考个鸭蛋抱回家。”

    伏寿静静的听完这段童谣,讶然道:“荀君,这是什么歌曲,竟然如此美妙,又别有意趣。”

    刘协也赞道:“不错!朕尚是初次听闻,可唤来那小女孩询问一番。”

    伏寿道:“还是妾身让宫人过去,莫要吓着了小丫头。”

    刘协颔首,当即停下车驾,着宫人去唤来那小女孩,荀彧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天子对河东民生感兴趣是好事,他自然也不会越礼去阻止。

    很快,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在宫人的带领下怯生生的走了过来,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刘协与众人。

    刘协和声道:“汝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手指扭着衣角:“阿父阿母叫我妞妞。”

    “妞妞,汝刚才所作之歌却是从何处学来?”刘协又问。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是数鸭子歌麽,那是使君教的啊,大家都知道,你不知道麽?”

    刘协感兴趣的道:“使君是何人?”

    小姑娘想了想,很是认真的道:“使君就是使君啊,是大好人呢,阿父说过,没有使君,妞妞还在饿肚子呢。”

    刘协不由看向一旁荀彧,荀彧道:“张将军曾任河东太守,百姓所唤使君便是他。”

    刘协大是惊异:“张卿竟然还懂音律?”

    荀彧不由赞道:“张将军博闻广知,每有奇思妙想,皆是信手拈来,却有奇趣或大用,犹如天赐,人不知其底也。”

    刘协不由赞叹,又奇道:“这考个鸭蛋却是何意?”

    荀彧失笑道:“将军在郡县设有学堂,广纳学员,每半年有一次考试,考核学员所学知识,以百分评价,得零分者便是批一个圈,犹如一个鸭蛋。”

    这时,张辽恰好赶过来查看车驾为何停下,刘协看到张辽,赞道:“不想张卿竟如此多能。”

    张辽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刘协已经转头询问那小女孩:“妞妞,汝可愿入宫?”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入宫,是去哪里?”

    刘协笑道:“是陪朕与皇后。”

    张辽一下子皱起了眉头,这是拐骗小孩吗?虽然刘协认为入宫是一件好事,但张辽可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小女孩还不懂事,没有自己的分辨能力,他正想着如何劝阻,不想那小女孩听了刘协的话,一下子把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不行,我将来是要嫁给张使君的,哪里都不去。”

    刘协与众人无不一怔,随即齐齐转头看向了张辽,眼神古怪,包括伏寿也露出似笑非笑之色,貂蝉抿嘴偷笑。

    张辽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看着那小女孩:“这是谁教的?”

    小女孩看了一眼张辽:“阿父阿母都这么说的啊,还有囡囡,花花,她们长大了都要抢着嫁给使君呢。”

    噗!

    刘协一下子笑了起来,边上众人立时跟着大笑,就连荀彧也不由莞尔。

    张辽呆在那里,脸更黑了。

    小女孩看到这么多人发笑,急忙一溜烟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