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发难
    征西将军张辽?!

    刘协与杨彪等人一愣,随即无不大喜,急忙转头看去,却见到遥遥一支骑兵冲来,再看不过四百骑,他们不由又失望起来,李和樊稠的兵马足有近两千,张辽这四百多兵马怕是不成。 .

    但转眼之间,他们就呆住了。

    张辽只那一声大吼,那些本来凶猛围攻车驾的凉州兵就乱了起来,有回头准备抵御的,有不知所措的,竟然还有逃跑的。

    原来李桓几个将领还好,只是听过张辽的厉害,没有亲自领教过,而郭汜手下的将领冯习却是曾和张辽交过手的,更险些被杀,真正知道张辽的厉害,看到张辽杀来,心中畏惧,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刘协等人不想张辽对凉州人的威慑如此之大,紧跟着他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张辽领数百骑兵转眼奔至,前三百骑全是长枪骑战,后一百骑一律弩箭散射。

    李郭汜这些兵马正与董承作战,完全不成阵型,而且都是疲兵,又背对张辽,张辽根本不需要采取任何战术,直接领着亲卫朝李字旗下中军冲了过去。

    三百骑兵呈矢锋阵冲入敌阵,张辽一杆钩镰刀当先,铁蹄如雷,气势如虎,左右亲卫长枪如林,其后箭矢密集如雨。

    李的从弟李桓、从子李进都不是什么将才,在此情况下,他们的兵马根本来不及组织防御,几乎全无抵抗之力,被一冲而溃,中军被切开,再无防备之力。

    张辽没有披甲,行动更加矫捷,钩镰刀过处,李进头颅飞起,一个反转,又刺入了李桓的胸膛,鲜血激射,众人惊呼,“李”字大旗被亲卫砍倒,那些兵马立时四散逃窜。

    “杀!”张辽领着亲卫营犹如一把利刀纵横切割,将李和郭汜的兵马肢解,又朝逃跑的冯习追去。

    正逃走的冯习看到这一幕,登时更恐惧了,急忙拍马,张辽的象龙却速度更快,风驰电掣般追上来,冯习大叫一声,想要回头抵抗,长刀横空扫过,他的兵刃落地,人头飞起。

    众贼兵见到张辽如此神勇,几个将领转眼身死,无不心胆俱裂,张辽带着亲卫营冲出百步,勒马回缰,盯住了敌兵最后一个将领,夏育。

    灵帝之时曾有护羌校尉夏育,为段部将,极为勇猛,但此夏育却非彼夏育,看到张辽连杀三将,早已面色发白,看着张辽带着骑兵冲锋过来,他咬牙带着百数亲兵结阵想要抵挡。

    百步之内,张辽陡然一声大喝:“攒射!”

    数百亲卫从腰间取弩攒射,弩矢如梨花暴雨般倾泻过去,夏育和他的百数亲兵全部被杀死,夏育倒地,死不瞑目。

    “逃啊!”那些凉州兵看到最后一个将领也被杀死,登时更恐惧了。

    张辽厉喝:“三息之后,逃者杀!放下兵器降者不杀!”

    他的声音传遍战场,有侥幸或惊惧的凉州兵不管不顾惶惶逃走,张辽神色冷厉,领骑兵来回驰骋,凡是还在逃走全部被斩杀或射杀,余下的千数凉州兵惶恐放下兵器,伏地求饶。

    张辽令亲卫收拢俘虏,他则带着十个亲卫,大步走向天子与朝臣所在的高岭前,高岭前还有董承的两百多兵马和百数羽林卫,看到张辽走近,他们下意识让开了一条路。

    张辽径自来到刘协与众朝臣面前:“陛下,臣来迎驾。”

    早看呆了的刘协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扶起张辽,喜道:“多亏卿及时赶来,否则朕将落于贼手。”

    一旁董承看了一眼张辽,缓缓开口道:“张将军若不再来,陛下危矣。”

    同样是一句话,董承和刘协说出来的意味截然不同,张辽扫了他一眼,向刘协抱拳道:“臣在长安,本要迎陛下,却被李、郭汜两万大军围困,破敌之后,方才赶来。”

    刘协连连点头:“朕知的,皇甫仆射曾来进言,只是当时身不由己。”

    张辽又瞥了一眼一侧的董承,忽然呵呵笑道:“陛下,臣还为陛下带来一人。”

    刘协一怔:“却是何人?”

    张辽一指西北,只见道上一辆马车过来,到了跟前,两个宫人从马车上扶下一人,正是皇后伏寿,不过此时的伏寿仍是带着头盔,身上披着衣甲,貂蝉护在一旁。

    董承面色一变,看了一眼后面不远处的女儿董贵人,眼神闪烁了下,急忙低下头,身子微微颤抖,显然心中极不平静。

    “皇后!”

    刘协先是一呆,随即大喜,急忙就要奔过去,一旁左灵忙阻止他:“陛下,当提防疫病。”

    旁边种辑和其他几个大臣也下意识阻拦刘协。

    刘协身子一滞,停下了脚步,看向盈盈而来的伏寿,急声道:“皇后,疫病可愈了?”

    伏寿轻轻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张辽已经在一旁肃然道:“陛下,皇后所得并非疫病,乃受了风寒,臣已用过药,风寒一好,自然一切康健。”

    “风寒?”左灵不信的道:“风寒岂会如此严重?”

    张辽看了一眼刘协:“皇后是连月受饿体虚,又疲劳奔波,自然严重些。”

    伏寿看了一眼张辽,轻轻垂下了头,张辽从来没有对她提过她的病情,此时她却知道张辽所说不差,忍不住鼻子微酸。

    “张将军此言差矣,陛下与皇后饭食不曾短缺,如何会饿着。”左灵不以为然,他此时完全扮演了一个为了天子安危的忠臣角色:“吾非是难为皇后,只是怕皇后旧疾未愈,感染了陛下,危及社稷。”

    刘协却一下子明白了张辽的话,他忍不住落泪道:“是皇后每日都将饭食让与朕一大半。”

    左灵哑然。

    刘协走到伏寿身边,拉起她的手:“皇后,是朕不好。”

    伏寿轻轻摇头:“陛下身系社稷,安危为重,妾自是以陛下为先。妾身生病,只因身体孱弱,不受奔波之苦,非关陛下。”

    她顿了顿又道:“车驾离去后,妾身被乱兵围困,纵死也有辱国之难,多亏张将军赶来,杀散敌人,救了妾身父女兄弟,全了妾身名节。”

    刘协忙向张辽道:“不想朕与皇后皆是卿所救,卿之忠义,可昭日月。”

    张辽笑道:“陛下,此臣分内之事。”

    这时,一旁左灵似乎看出了什么,又突然道:“张将军,汝将所披甲胄与皇后穿着,却是不妥,有失体统。”

    伏寿闻言蹙眉,张辽看向左灵,抱拳微笑道:“不知汝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