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高顺赶至
    夜空之中,弦月半弯,弘农东涧,火把一片,杀声震天。 .

    东涧以东,刘协与十多个朝臣在百数羽林的护从下惶惶而逃,大战就在身后,他们头也不敢回,否则就会被乱兵追上。

    自从右将军杨定逃走后,天子一方实力锐减,反倒是李、郭汜和张济收拢了杨定的兵马,实力大增,追至东涧,董承、杨奉勉力抵抗,形势极为恶劣,混乱之中,被杀死的朝臣与士兵难以计数。

    “陛下!陛下!”刘协刚停下来喘了口气,就听到后面有人大喊:“司徒赵温、太常王伟、司隶校尉荣邵、侍中杨琦遇害。”

    刘协一呆,环顾左右,百数朝臣和宫人竟然只余下十余人,凄惨之极,忍不住掩面大哭:“大臣何辜,竟遭此大劫!”

    杨彪强忍悲痛,沉声道:“陛下,不可在此滞留,当速速东行。”

    刘协长叹道:“此番休矣。”

    左灵道:“陛下,不如先与李、郭汜讲和,缓得一时,再图后计。”

    杨彪斥道:“既已脱贼,岂能与贼苟合,再受耻辱!若入了李、郭汜之手,必无幸矣,当此之时,宜速寻救兵。”

    刘协环顾左右,无奈的道:“如今在这弘农,却何处去寻救兵?”

    一侧钟繇道:“可去河东求援,张文远在河东当有兵马。”

    刘协闻言喜道:“张文远在河东乎?”

    种辑截口道:“若请张辽来,杨奉必反,我等怕等不来张辽,便要死于此地了。”

    刘协面露愁色。

    钟繇怒视了种辑一眼,对他和左灵诸人可谓厌恶之极,正是他们在华阴攻打段煨,以至于失去机会,又被李和郭汜追上,如今杨定逃走,杨奉与董承也抵挡不住,置天子于危难,其过不小。

    不过此时不是内讧的时候,钟繇忙向刘协道:“陛下莫非忘了,张将军在长安,只是听闻李、郭汜分兵两万围困了长安城,他怕是难以赶来,但河东有荀留守,必有兵马,吾与荀有旧,愿渡河去求援。”

    左灵眼珠一转,道:“何必渡河去求援,只需寻一些舟船,从此处下了黄河,顺流东下,便可直抵雒阳。”

    刘协转忧为喜:“此计不错。”

    太尉杨彪却摇头道:“此计不成,臣是弘农人,大河自此向东,水浅多石,且湍急之处三十六有余,非大舟与老船工不能行,还是寻渡口渡河,或向河东求援。”

    侍中刘艾犹豫了下,道:“杨公之言甚是,臣以前做过陕令,知其中凶险,便是精通驾船的船工也常于此覆舟,况我等而今并无船工。”

    希望变作失望,刘协道:“还是等安集将军前来再议。”

    杨彪道:“我等且一路东行,一路先派人寻找舟船与渡口。”

    刘协点头:“诺。”

    这时,后面杀声又近,刘协与众朝臣不敢停留,再次疾走。

    ……

    京兆尹,张辽与甘宁领三千兵马从黄昏开发,一路开进,至夜间到郑县。

    李、郭汜与张济已经领大军东进弘农,郑县并无多少兵马,甘宁在前一路横扫,行进极快。

    皇后伏寿跟随张辽,张辽给她备了一辆马车,让貂蝉骑马在一侧护卫,一旦发生危急情况,貂蝉随时能将伏寿带上马背。

    如果不是刘协那边情况危急,张辽不会在此时发兵,他要等高顺从并州抵达左冯翊后,形成合围之势,再发起总攻,算来也不过一两日的时间。

    如今他们这三千兵马在京兆、弘农行军却比较危险,因为这一带有李、郭汜、张济的兵马,还有马腾、韩遂分出的游骑兵,变数颇多。

    原本在张辽的谋划中,长安城战事传到京兆后,李和郭汜会被牵制一段时间,甚至返回,但他却没想到李和郭汜对他有了心里阴影,听到长安战败后竟然不敢回头,而是选择一路疾追天子找护身符。

    一路前行,沿途处处可见尸体,足见战事的惨烈,黎明之时,将近华阴,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雕鸣,张辽一声呼啸,金雕落在他肩头。

    他迅速从金雕颈下取下一个竹筒,打开书信借着火把一看,不由面露喜色,却是高顺日夜行军,已经提前一日抵达左冯翊,随时候命。

    张辽当即在马上迅速回信,让金雕传回去,命高顺休整之后,速速渡河,进入弘农,准备大战!

    金雕离开后,张辽恐怕有失,又派斥候到渭水一带等候高顺渡河。

    天亮之时,张辽抵达华阴县,段煨得知他来到,出城相迎,师父贾诩跟在身侧,得知皇后伏寿也跟来了,二人不由一惊,先与皇后伏寿见礼,而后段煨看向张辽,颇是激动的道:“将军,车驾已经东行,李、郭汜、张济大军追去,战于东涧,吾兵少,不敢离开定城,将军来了,却正好救驾,段煨愿听差遣。”

    张辽道:“段将军不必客气,汝还是谨守定城,否则若非李、郭汜袭取了定城,必然势力更增,杀戮更多,陛下之处,自有我去救。”

    段煨愕然道:“李、郭汜、张济合兵,足有三四万,皆是骁勇之兵,将军虽然善战,但兵马不过三千,却是凶险。”

    张辽正要说话,突然后方一支兵马远远而来,足有上万,当前数骑赶来,其中一人正是高顺,高顺看到张辽颇是激动,拜倒在张辽身前:“高顺拜见将军,带一万兵马前来听候命令!”

    张辽大笑,扶起高顺,来了个熊抱:“老高,来的正及时,长途奔波,可能一战?”

    高顺肃然道:“可战!”

    张辽大笑,转头看向段煨:“吾有此一万兵马来援,足以战李郭诸贼。”

    段煨连连点头:“如此当速速去救驾。”

    一旁贾诩却看了张辽一眼,突然开口道:“将军,兵凶战危,中宫还是留在定城为妥。”

    张辽还没说话,车内伏寿便道:“贾大夫,陛下危难,本宫实难在此停留,本宫相信张将军能保护本宫。”

    张辽苦笑一声,他就知道伏寿的选择,既然已经跟着大军连夜赶到了此处,自然绝不会躲避到定城,否则当时就去左冯翊了,又何必赶来战场,此时躲到定城,先前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贾诩难得的皱了皱眉,看了张辽的神情,似乎猜到了什么,低声嘱咐道:“无论如何,中宫不能有失,否则弄巧成拙。”

    张辽点头,他也明白这一点,不过心中并无担忧,弘农道狭窄,李、郭汜兵马虽多,但并不能全部展开,兵力优势无法发挥,反倒是他的三千兵马易战,本来他就有一半把握,如今高顺赶来,那就是十成把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