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作祟
    华阴县位于华山之畔,黄河拐角之处,董卓入关后命时任中郎将的段煨镇守华阴,从那以后无论关中如何折腾,无论董卓之死还是李郭之乱,段煨始终悄然坐镇在这里,没有任何动向,李傕与郭汜掌权后,为了安抚段煨,给段煨封了个杂号宁辑将军。

    此时的华阴县,段煨徘徊不定,看着身侧的贾诩:“文和,天子车驾即将到此,吾当如何?”

    贾诩面带微笑:“车驾既至,将军自要迎接,否则落个不忠之名,更遭杨整修诸将围攻。”

    段煨迟疑道:“只是吾与杨定有隙,此人素来睚眦必报……”

    贾诩淡淡的道:“故而将军迎驾却不能下马,供以粮草物资以取大义,却要做好守备以防彼等来攻。”

    段煨肃然道:“多谢文和指点。”

    ……

    轱辘轱辘……

    黄昏之时,在淅淅沥沥的寒雨中,车驾离了京兆尹,抵达弘农郡华阴县境,刘协在马车上浑浑噩噩,陡然听到身旁侍郎来报:“前方有宁辑将军段煨率众迎驾,送来粮草衣物,请车驾入定城。”

    刘协不由面露喜色,从马车上立起身,只见前方有上千兵马列在道旁恭敬迎候,当中马上有一人作揖,正是段煨:“宁辑将军段煨前来迎驾,请陛下入定城歇息,以避贼兵。”

    车驾前,杨定看着段煨,眼里闪烁着恨意,段煨似乎察觉到了杨定的目光,与他对视一眼,面色微变。

    杨定看刘协正要下车,忙向侍中种辑示意。

    种辑素来与杨定关系密切,忙阻止刘协道:“陛下不可下车,段煨心怀反意。”

    刘协惊愕道:“段将军来迎驾,如何言反?”

    种辑眼珠一转,道:“他迎不至界,拜不下马,面色异常,必有异心。”

    一旁左灵与种辑、杨定、董承也是同党,趁机道:“陛下还是小心为是,段煨素与李傕、郭汜交好,焉知他非第二个张济?”

    刘协闻言,不由犹豫起来。

    这时,太尉杨彪沉声道:“段煨素来忠心,岂有反意,臣敢以死保。”

    一旁走出司徒赵温、侍中刘艾、尚书梁绍,皆道:“段煨不反,臣等敢以死保。”

    杨定面色微变,扫过杨彪等人眼里闪过恨色,正要上前进言,董承却阻止了他,反向天子禀报道:“陛下,臣遇到一人,乃弘农郡西部督邮,有要事禀报。”

    刘协忙道:“快传。”

    很快一个方面大耳的官吏战战兢兢的上前:“小人见过陛……陛下。”

    刘协和声道:“听闻卿有要事,且报来。”

    督邮不过地方掾吏,还是第一次拜见天子和众大臣,更感受到身侧董承、杨定的灼灼目光,忙道:“小人昨夜见郭汜领七百骑兵入段将军大营。”

    刘协听到郭汜之名,面色大变,杨彪等人看到刘协神情,忙道:“陛下,不可听信此人之言,郭汜尚在京兆,又怎会来此?”

    刘协却犹疑起来,看了一眼前面远远坐在马上的段煨,心中终是不敢放心,环顾左右道:“朕与众卿今夜还是露宿道旁罢。”

    杨彪等人看到天子主意已定,不由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当夜,杨定、杨奉、董承等人看段煨兵少,只有五千左右,便决定攻打段煨,即可夺取粮草,又能占据定城防御李傕郭汜,当即派种辑、左灵请求刘协下诏。

    刘协此次却是不肯下诏了,他察觉了不对,种辑一再坚持,直到半夜,刘协依旧拒绝,于是杨定等人不再求诏动数万大军猛攻定城。

    ……

    夜里,京兆尹郑县,李傕和郭汜驻兵在这一带,大帐之中,二人皆是面色阴沉,正当他们在骊山大败杨定、杨奉和董承,要追赶车驾之时,却收到一个消息,围困长安的两万兵马被张辽击败,二人不由又惊又怒。

    李傕恨声道:“不想两万精兵竟然一夜之间败于张辽之手,如今他断了我等后路,真是可恨之极!”

    郭汜暴躁的道:“我等这便领兵返回,联合马腾、韩遂,攻打长安。”

    李傕面色阴晴不定,徘徊了两步,沉声道:“如今夺取天子在即,若是回师攻打长安,必然再难挟持天子,倒是若是长安也攻不下来,我等再无容身之地也。”

    郭汜闻言,面色也难看起来,二人都对张辽有心里阴影,他对打败张辽并不抱太大希望,诚如李傕所说,如果丢了天子,又打不赢张辽,那他们二人就真的完了,当即气恨道:“难不成我等与张辽讲和?”

    李傕摇头:“张辽用兵狠辣,他安肯与我等讲和,为今之计,唯有一力向东,只要夺取天子,我等有所凭恃,张辽必然不敢轻动,到时我等再使天子发诏令,让他退出长安。”

    “好,便先夺取天子!”郭汜听了李傕的选择,大是赞同。

    李傕道:“马腾、韩遂在霸陵按兵不动,只防御长安与左冯翊,却是不成,当传信他们分出兵马,与我等共击杨定、杨奉!”

    ……

    新丰县,一天两夜下来,伏寿的身体好了许多,已经能够下榻自如的走动,她本就是饿的虚弱,有了貂蝉做的美食,令她恢复极快。

    伏寿身子一好,便在这里停不住了,正想要再催促张辽东行救驾,不想宫人来报:“张将军求见。”

    伏寿大喜,忙请张辽进来,却见张辽神色凝重:“皇后,身子可好了些。”

    伏寿见状,心中一动,启唇道:“莫非张将军要启行救驾了。”

    张辽点了点头:“弘农出了变故,段煨迎驾,杨定等贼却因私怨诬陷段煨,发兵攻打,一日一夜未曾攻下定城,反而延误了时日,李傕、郭汜大军赶至,彼等无能,战败,携裹车驾逃入弘农道,我等该启行了,弘农道狭窄,其间大战变数太多,我等要尽快赶去。”

    他顿了顿,道:“战场凶险,皇后是否随行,且再三思。”

    伏寿毫不犹豫的道:“本宫要随行。”

    ……

    华阴县,正如张辽收到的消息,杨定、杨奉、董承三人当夜攻打定城,不想整整打了大半夜,直到第二日天亮也没攻打下来,反倒是后面的李傕、郭汜和张济大军赶到,一番大战,杨定等人战败,慌忙带着车驾退入弘农道,刘协和众大臣再次逃亡。

    又是一个黄昏,弘农郡桃林塞黄土塬上,四年前张辽与段煨、刘表在此遥望百姓通过东涧入关,而今刘协与众大臣却惶惶逃到这里。

    一日惶惶逃跑,米水未进,看到追兵未至,刘协与众朝臣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正在进食,忽然后方侍卫急急来报:“右将军杨定逃走了,兵马离散大半,李傕、郭汜大军将至。”

    听到杨定逃走,刘协与众朝臣又怒又气,他们兵马本来就占据劣势,杨定一逃,更是艰难。

    他们再也不敢在此停留,急忙逃入东涧。

    虽然车驾在一步步朝着刘协心中的旧都雒阳奔近,但刘协一颗心却越来越沉,看着狭长的东涧,他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再回到雒阳,心中也大是后悔,曾经在长安,先前在华阴,他有过两次机会,却都被他选择丢弃了,如今却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