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同盟
    后半夜果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一直持续到黎明前还未停歇,天气更加寒冷。 .

    新丰县东南一处大宅中,伏寿靠躺在榻上,半夜喝了一大碗浓浓的粥,身上又盖上了暖和的棉被子。

    张辽给伏寿配了药,又让她多喝开水多发汗,一夜下来,伏寿的精神果然好了很多,烧也退了下去。

    黎明前,天色尚暗,睡在外屋的貂蝉又给伏寿熬了药送进来,伏寿蹙眉喝了药,看貂蝉精神不错,便留下她说话,摩挲着身上暖和的棉被子,忍不住问貂蝉:“小玉,这衾子是什么做的,里装的又是什么?似乎不是丝,却很暖和。”

    貂蝉笑道:“回皇后,衾子是棉布做成的,里面装的是棉花,也就是白叠子花,将军把它叫棉花,让大家种植棉花,又制作了纺车,将棉花织成棉布,虽不如丝轻柔,却很暖和,寻常人家也能用得起,百姓们很感激将军呢。”

    貂蝉没有告诉伏寿的是,她盖的这一床被子虽然是自己的,但张辽也偶然盖的,昨夜无处找被子也没办法,当然这自然是不能说给伏寿的。

    伏寿诧异的道:“棉花织布,张将军还懂这些?”

    一提到张辽,貂蝉就兴奋起来:“张将军什么都会,皇后如果有暇去河东就知道了,如今的河东比长安还要繁华美丽,美丽的街道,美丽的衣服,美丽的书籍,还有好听的歌曲和评书,好看的戏曲……”

    貂蝉说的很多东西伏寿是闻所未闻,不由大是好奇,细细询问了一番,惊奇之余笑道:“小玉莫非夸大了张将军,他不过二十六,又能打仗,又懂得那么多。”

    “哪有,将军真的很厉害。”貂蝉辩解道。

    伏寿道:“果如小玉所说,这些物什在天下推广开来,必能造福百姓。”

    貂蝉连连点头:“将军本就志在造福百姓,种地挖渠,什么都做过呢。”

    伏寿轻叹道:“看张将军如此威严,少年得志,不想还做这些事。”

    貂蝉抿嘴道:“将军看上去威严,其实很和气的,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这时,外面陡然起了歌声,雄壮激昂。

    听到外面的歌声,伏寿询问:“小玉,外面是什么声音?”

    貂蝉笑道:“是将士晨起训练唱歌呢。”

    伏寿喃喃道:“歌声很……激昂……本宫……妾身从未听过……”

    貂蝉颇是骄傲的道:“这可是将军亲自编出来的。”

    “张将军还会编曲?”伏寿大是诧异。

    貂蝉笑嘻嘻的道:“将军还会弹琴呢,二主母可是蔡中郎的女公子,精通琴艺……”

    伏寿犹豫了下,好奇的问道:“张将军的夫人不是唐……”

    貂蝉似乎对伏寿的诧异全无察觉,笑嘻嘻的道:“将军有四个夫人呢,唐姊姊是大主母,蔡姊姊是二主母。”

    伏寿却突然问道:“小玉,张将军为何不去救驾?”

    貂蝉瞪大了明眸,诧异的道:“皇后不知麽?车驾被困邬后,将军一直想办法营救,不过李、郭汜兵强马壮,难以救援,将军与樊稠有旧,就派李文优先生说服樊将军,抹了书信离间了李和郭汜,二人反目成仇,势力大减,郭汜夺了美阳,李独木难支,怕池阳有失,才将车驾移出坞,将军因为昔日救驾与李郭汜结仇,便令李先生和樊将军暗中护驾,后来又让皇甫仆射权陛下回长安,没想到车驾却绕开长安,而后长安城也被李郭汜两万兵马围困,将军一时也不能冲出,今日上午将军打败了那两万兵马,就急忙出城寻驾,正好收到杜郡丞急信,得知皇后生了疾病,被抛在这里,情况危急,就马不停蹄赶来了,从头至终将军一直在设法营救陛下欲皇后……皇后方才的话可真是冤枉将军了。”

    “竟是如此……”伏寿听了貂蝉所说,不由失神,又听貂蝉语气怏怏,心中陡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歉然道:“对不住了,小玉妹妹,是姊姊错了。”

    貂蝉本来还有几分不乐意,这下子吓了一跳,忙道:“皇后万万不敢如此称呼妾身,妾身怎承受得起?”

    伏寿拉住她的手:“为何不能,我入宫前也有堂妹表妹的,入宫后做了贵人,就成了孤家寡人,又整日担惊受怕,反不如妹妹这般,姊姊感到很亲切,就认了你做妹妹,可好?”

    貂蝉忙道:“这……我要问过将军的。”

    伏寿忽然笑道:“妹妹平日里都陪张将军,昨夜陪姊姊莫非不习惯麽?总是心不在焉。”

    “哪有……”貂蝉脸一下子红了,吃吃道:“妾身与将军没有,夜里都是在外屋保护他的。”

    伏寿有些惊异的看了她一眼:“妹妹如此绝色佳人张将军都看不入眼麽?”

    貂蝉摇摇头:“不是的,将军他不是寻常男人那般……皇后不明白的……”

    伏寿道:“莫不如我把妹妹讨进宫中……”

    貂蝉连连摇头,神情坚定:“不成的,皇后,妾身绝不会入宫的,妾身是将军的婢子。”

    伏寿失望的道:“我觉得与妹妹很投缘。”

    貂蝉神情坚定的道:“让皇后失望了。”

    “可惜了,不过宫中也未必好。”伏寿轻叹了口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看向貂蝉:“张将军今日去救驾麽?”

    貂蝉摇头:“妾身不知道,不过将军说过,陛下对他似乎有成见。”

    伏寿迟疑了下,轻声道:“是因为唐妃的事,她毕竟曾是陛下的皇嫂,张将军胆子是大了些,也难怪陛下有心结。”

    貂蝉瞪着明眸:“这又怎能怪将军,将军是无辜的,是当初董卓算计拉拢将军,想要让将军天下不容,又以唐家满门威逼大主母,将军成亲后都还不知道大主母原来的身份。”

    伏寿道:“那后来知道了呢?”

    貂蝉眼里闪烁着敬佩之色:“这就是将军啊,无论什么原因,既然已经结发为夫妻,那就此生不负,无论大主母曾经是什么身份,将军都一力帮她承担了,大主母当初为了将军不担恶名,去关东为将军正名,将军得知后,带着三千人马就冲进十万大军中把主母抢了回来,关东人尽皆知,有诋毁将军的,有称道将军的,妾身有一次问过将军,将军说,无论谁诋毁谁称道,他想做就做!”

    “竟是如此……”伏寿眼睛迷离,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伤感和黯然。

    恰在这时貂蝉又道:“将军很重情义呢,家里不抛妻子,四个主母都很爱他,战场上不抛弃将士,将士愿意为他赴死,两个月前关中瘟疫,将军的师父贾尚书染病,被李郭汜抛弃,将军得知后亲自从青州赶回关中,陪在贾尚书榻前五天五夜,又请来医师,把贾尚书治好了。”

    “嗯……他很不错。”伏寿低语了一声,情绪低落,心中酸涩,瘟疫这个词刺伤了她的心,无论怎样,她此番是被天子抛弃在这里了,若非张辽赶到,她不知道自己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或许会贻羞万年,死也难以瞑目。

    听着外面激昂的歌声,伏寿突然又询问貂蝉:“妹妹,将士这般作歌,不怕引来贼兵麽?”

    貂蝉抿嘴笑道:“将军正怕他们不来呢,将军为人义气,作战可是很狡猾的,他把兵马分成两支,一明一暗,谁来都要吃个亏。将军说过,战场上他们从来都是猎人,敌人是猎物,猎人什么时候怕过猎物。”

    听着这句霸气的话,伏寿默然片刻,眼里似乎透出了抉择,道:“妹妹,我想求将军去救驾,唐氏之事我自会向陛下解释。”

    “多谢皇后。”貂蝉向伏寿一礼,又道:“皇后其实不必担心陛下,将军已经联络了华阴的段将军,段将军在华阴铸筑了定城,定会迎接车驾的。”

    正说着,一个宫人匆匆进来:“张将军求见。”

    须臾,张辽进来,伏寿已经下榻,张辽给她把了脉,微笑点头道:“皇后已无大碍,在此休息一日,明日末将送皇后与不其侯去冯翊。”

    没想到伏寿却向张辽行了一礼:“张将军,本宫不去左冯翊,请将军带本宫去救驾。”

    张辽看着伏寿,默然片刻,缓缓摇头道:“京兆兵凶战危,皇后病体未愈,请三思。”

    不想伏寿将两个宫人赶了出去,一下子伏拜在地:“请将军成全。”

    “皇后切莫如此!”张辽不想伏寿堂堂皇后竟然对他行此大礼,忙让貂蝉去扶起伏寿,不想伏寿却坚持不起,貂蝉也不敢用力,她偷偷吐了吐舌头,貌似自己刚才告知皇后将军吃软不吃硬的,没想到皇后这么快就用上了。

    张辽看伏寿不起身,无奈的道:“如此,皇后与不其侯便与末将随行罢。”

    “多谢将军。”伏寿面露感激之色,这才起身,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变了许多,与先前截然不同。

    张辽看着她,正色道:“皇后贵为一国之后,以后切莫如此折礼,若被天下人知道,张辽岂非沦为李郭汜之流。”

    伏寿还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嫣然的笑容,柔声道:“将军忠义,天下所知,妾身在将军面前却不敢自居皇后,私下便以兄长相称罢,小玉妹妹正好在此为证。”

    “不可,”张辽连忙摇头:“耐不住礼法可畏。”

    “只是私下相称,明里妾身还唤张将军,除却小玉妹妹,他人不会知晓。”伏寿神情固执,又期待的道:“兄长今日可能启行?”

    张辽断然摇头:“皇后若要随行,至少要修养三日,否则更生大病。”

    “兄长……”伏寿泫然欲泣。

    张辽断然摆手:“若不然,末将送皇后去冯毅。”

    伏寿盯着张辽看了半晌,只能妥协:“便依兄长所言,只是妾身担忧陛下……”

    张辽道:“华阴有宁辑将军在,必然会接应陛下,三两日不虞有事。”

    伏寿点了点头,又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道:“本宫的兄弟日后还劳兄长多照顾。”

    张辽苦笑一声:“这个自然。”

    ……

    张辽出了伏寿居处,貂蝉也跟了出来,低声道:“将军,皇后认了将军做兄长,先前还要认婢子作妹妹。”

    张辽一愣,转头看了貂蝉一眼:“哦?皇后的妹妹,那以后我可不敢让你跟随伺候了。”

    貂蝉急道:“将军,不成,那婢子誓死都不应她。”

    张辽呵呵笑道:“为何不应?这是好事,本将军有个皇后的妹妹在身边,走起路来都精神振奋,容光焕发。”

    “将军取笑婢子。”貂蝉轻嗔一声,又道:“皇后还有意召婢子入宫,将军切不可应下,不然婢子……婢子誓死不从。”

    “呵呵,再吓唬本将军,捏掉小鼻子。”张辽捏了捏她的鼻子。

    貂蝉白了张辽一眼,又道:“将军,皇后对陛下真是情深呢,陛下抛弃了她,她还一心想着去救驾。”

    张辽看了貂蝉一眼,轻叹道:“是哪,不然她也不会饿成这样。”

    有一句话他却没说,以前是那样,但经历了抛弃和绝望,是否还是那样就难说了。

    伏寿执意去救驾,是否是因为将来后宫之位会更加稳固,这就很难说了。

    不过无论初衷如何,伏寿这个选择值得张辽赞许和认可,抱病救驾,足以让她为人赞誉,名留青史。

    方才在屋里,他与伏寿已经达成了无声的默契,此番事件对伏寿影响不小,尤其是董承欲加害她之事,让她生了危机。

    董贵人有父亲董承,伏寿却拉上了自己,而张辽同意带伏寿,便是默认达成政治同盟,从此他与伏后就是一体了。

    伏寿需要一个外援,张辽需要一个内援,同盟可谓水到渠成。

    当然,这些他是不会对貂蝉讲的。

    “将军,”貂蝉的声音又传来:“若是段将军迎了陛下,得了大功,那会不会对将军不利,陛下会不会责怪将军?”

    张辽淡淡一笑:“老段要迎天子,也要别人给他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