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病因
    “张将军此是何意!”

    罗邵从地上爬起来,厉声质问,其他几个朝臣也不由怒目而视。

    张辽目视罗邵,冷声道:“贪生未死之徒,先前中宫被乱兵围困之时,汝等躲在何处?如今却出来惹事,当本将好欺不成?”

    罗邵羞怒道:“我等如何贪生怕死了,先前……先前……我等并不知晓。”

    “好一个并不知晓。”张辽冷笑道:“也罢,就当尔等先前并不知晓,那而今,中宫病危,本将懂得医术,要为中宫诊治,尔又来阻拦,究竟有何意图?可是得了董承的吩咐?想让他的女儿做皇后?”

    “汝莫要血口喷人!”罗邵恼羞成怒:“汝为男子,夜入宫中居处,有违礼法,天理不容。”

    “天理不容的是汝这个了老匹夫罢!”张辽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中宫危急,有医不让诊,见死不救,全无人性,不忠不仁,也敢妄谈礼法,正是畜生不如!”

    “将军骂得好。”甘宁大笑道,冲过去就朝还要辩驳的罗邵踹了一脚。

    伏完在一旁劝道:“将军,手下留情。”

    张辽冷哼一声:“不其侯,莫要糊涂,某眼睛不瞎,这几人分明没有感染瘟疫,却装作染疫朝臣留在这附近,必有他心!”

    伏完大惊,看向罗邵几人:“汝等果真未染病乎?”

    罗邵几人怒道:“若无病,留在此处作甚,早随了车驾。”

    伏完一时难辨真假,张辽直接摆摆手:“兴霸,将他们几人与那些瘟疫兵丢到一起去。”

    罗邵几人霎时间面色大变。

    甘宁大笑道:“好了,某最喜欢做这些事。”当即就拎起罗邵和另一人,大步朝门外走去,余下两人也被亲卫带走。

    “将军饶命!”那几人中立时有人求饶:“我等……是董承的吩咐,我等不敢违背哪。”

    伏完面色大变,厉声道:“罗邵!鲁充!尔等安敢如此!”

    张辽淡淡的道:“如此贪生怕死、胆大妄为的佞臣不能留。”他做了个手势,几个亲卫出去,很快院子外面传来罗邵几人短促的惨叫声。

    伏完呆在那里,面色不断变化,犹自不敢相信。

    张辽没有多说什么,朝堂与后宫争斗从来就是如此,董承本就不是善茬,如今得了机会,将要一飞冲天,又怎么可能放过。

    夜空中依旧是阴云蔽月,而且阴云越来越浓厚,一场大雨在所难免。

    张辽从亲卫手中取了两支火把,进了屋里,貂蝉正要扶着伏寿躺下,伏寿却坚持不让貂蝉近身,自己取了绢帛盖在身上,看到张辽进来,伏寿苍白的脸上涌起一股潮红,剧烈的咳嗽着:“张将军,本宫染了疫病,莫要让她过来,免得染了她……”

    张辽将火把插在一旁,呵呵笑道:“皇后不必担忧,疫病不过小疾,不足为道,我等在左冯翊治好了数百上千,长安城内又治好了无数,实不足惧。”

    伏寿闻言一怔,看着张辽,本来黯淡的眼里又闪烁出希望的光彩,一旁伏德、伏均皆是大喜,伏均颤声道:“将军,请治好伏均妹妹,伏均愿为将军做牛做马。”

    “此分内之事,何须客气。”张辽摆摆手,来到榻前,看向伏寿:“皇后,末将略懂医术,也治过疫病,不过要先把脉,唐突之处,还望皇后体谅。”

    伏寿犹豫了下,伏均却一下子冲过来捉住她的手放在榻边,火光下张辽可以看到伏寿素手的颜色与脸色一向苍白,他搭上脉搏:“皇后请平心静气。”

    外面的伏完也进来了,看到张辽肃然端坐搭脉,父子三人皆是紧张之极,屋子里一时静寂无声,只有火把燃烧的毕啵声。

    只一会儿功夫,张辽放下伏寿皓腕,看了她一眼,又看她身上盖着的薄薄一层绢帛,脸上闪过复杂又敬佩的神情,和声道:“皇后不必担忧,末将汤药下去,明日便可下榻。”

    伏寿睁开眼睛,盯着张辽,声音有些沙哑:“将军莫非是欺骗本宫不成,疫病便是能愈,岂能一日而就?”

    伏完父子三人也露出怀疑之色。

    张辽笑了笑,没有多解释,让貂蝉照料伏寿,他出了屋子,伏完父子三人紧紧跟随。

    到了屋外,伏完三人看到张辽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沉重起来,不由心中一沉,伏完当即就颤声道:“将军且告知老夫,寿儿她……”

    伏完说着就老泪横流,显然张辽的神情让他感到女儿性命无望了。

    张辽回过神来,不由一怔,随即摇摇头:“不其侯莫要如此,皇后的病并无大碍。”

    “果真如此?”伏德急声道:“那将军为何神色如此沉重?”

    张辽叹了口气:“我神色沉重,非是为了皇后的病情,而是因为皇后。”

    伏完三人一连迷惑,不解道:“将军此言何意?”

    张辽缓缓道:“皇后与其他人不同,得的并非疫病,而是伤风,十月天寒,她日夜奔波,身体虚弱,乃至于此。”

    “伤风?不是疫病?”伏完三人一呆,随即伏完忍不住道:“伤风为何如此严重?竟至于卧榻不起!”

    张辽叹道:“她是饿的,而且饿了很久,应是超过一个月每日吃不好,以致身体虚弱,难挡风寒。”

    “饿?”伏完惊声道:“近月来虽然缺粮,但陛下与中宫却不曾断了供奉,只是昨日饿了一日……”

    张辽沉吟道:“陛下与中宫所供粮米也不多吧?”

    伏完颔首叹道:“朝臣大多挨饿,陛下常将粮米匀与左右。”

    张辽叹道:“便是如此了,陛下将粮米匀与左右,想必皇后将自己的粮米大多让给与了陛下。”

    伏完听了张辽所说,眼里闪过悲色,他根本没想到女儿的病因竟是如此,而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也不曾察觉,一时只感到心酸难忍。

    张辽知道,如刘协和伏寿这个年龄处于成长和发育之际,正是饭量增大之时,伏寿长期将粮米让给刘协,导致自己身体虚弱,此番又饿了一天一夜,受了风寒,卧榻不起。

    他心中不由叹息,伏寿贵为大汉皇后,竟然饿而生病,他不知是该佩服伏寿的付出,还是叹息朝廷的悲惨处境,想必刘协也很艰难吧。

    而且因为自己的缘故,关中李傕、郭汜、樊稠的内乱比历史上提早了一年,以至于先发生瘟疫,后发生伏皇后险些身死之时,他的心绪颇是复杂。

    这时,伏完惭然伏拜道:“不知将军可曾带来粮米,我等却是……”

    张辽扶起伏完:“不其侯不必客气,粮米自然有,不过眼下夜雨将至,寒气更甚,要先寻个好地方,再熬粥做饭,此处难避风雨,却是不适合皇后养病。”

    伏完他们先前为了躲避乱兵,专门挑选了一个不起眼的破院子,如今张辽却要换个好一点的地方,京兆尹虽然荒废,但毕竟地近长安,还是有很多好住宅的。

    伏完忙道:“唯将军安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