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一拳
    伏完听到外面传来的马蹄声和这一声大吼,登时面露喜色,紧紧抓住张辽的胳膊,颤声道:“外面莫非是张将军的兵马?”

    前一刻还是绝望死别,更是面临自己要亲手杀死女儿的痛苦,不想转眼之间就见了生机,而且是来的这么不可思议,这么突然,这么及时,让伏完不敢相信。??

    “嗯。”张辽点了点头,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要是刚才慢了一步,皇后死在这里,那就有些玩大了。

    他是收到杜畿的消息才知道皇后染了瘟疫,估摸着以杨定、董承那帮人的德性,必然会抛下中宫,便急忙赶来救援。

    恩于中宫,对他而言是有很大好处的,枕边风自古以来就是最厉害的风,尤其是对于刘协这个显得有些优柔寡断的天子。

    不过京兆尹地方不小,如今到处又都是乱兵,急切之下并不好寻找,幸好昨日甘宁从关东赶来,张辽便让他隐藏在这一带,才很快打探出了皇后所在之地。

    张辽在半个时辰前就赶到了,但伏完他们藏得比较隐蔽,他一时仍是无法寻到地方,正好外面那些瘟疫兵作乱,才给他指引了方向,瘟疫兵围困前院,他让甘宁从正面突袭,自己则趁机带着亲卫从后院潜伏进来,在最后一刻救下了伏寿。

    “张将军,外面的兵马可能应对?”伏完惊喜之余,听到外面震天的厮杀声和惨叫声,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恰在这时,院子里传来李暹的大叫声:“贼兵太强,先冲进去捉了皇后!”

    屋里伏完大惊,忙道:“将军,如何是好?”

    “不其侯不必担忧,汝等暂在屋里等候,我出去就回。”张辽回身吩咐跟在自己身后的貂蝉:“小玉,保护好皇后。”

    “唯。”貂蝉在外人面前一向对张辽很恭谨。

    听到外面乱兵已经冲进了外屋,张辽提了钩镰刀,推门而出。

    伏完不放心,提着佩剑紧跟而出。

    张辽出了里屋,看到四五个乱兵冲进来,他二话不说,钩镰刀一扫,三个人头飞出,而后一绞一拦,余下两个乱兵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了后面紧跟着冲进了的三个乱兵。

    轰!

    张辽又是抬腿一脚,直接踹飞了外屋的门板,又撞飞了几个要冲进来的乱兵。

    整个屋子都晃了一晃,让跟着出来的伏完嗔目结舌。

    张辽大步来到屋外,几步外正要冲进来的李暹迎着火把看清了他的面容,不由失声惊呼:“张辽!”

    “放箭!”

    张辽却丝毫不给敌人反应的机会,随着他一声大吼,先前跟着他从后墙进来的两百亲卫立时从黑暗中射出弩箭。

    措手不及的贼兵一下子被射杀了大半,尤其是那些燃着火箭的弓箭手在夜里最危险,是亲卫营重点照顾的对象,几乎被杀死了大半,余下的还没反应过来,亲卫营已经出二波弩箭,提刀冲了过来,砍菜切瓜。

    屋门前的李暹与几个贼兵侥幸活了下来,看着屋门口的张辽,几乎站不住脚了。

    他们是李傕、郭汜手下的士兵,曾与张辽数度交手,自然知道张辽的可怕,凉州人的军中一直就流传着并州张辽强大的传说,此时一个照面,就余下了他们几个人,心中岂能不惧。

    “张……张将军……”李暹曾在西园被张辽斩断手指,最是怨恨张辽,但此时他根本不敢流露出恨意,颤声道:“汝不是在长安,怎会在此处?”

    张辽却根本懒得理会这种小人物,何况是曾经鞭打过他从弟的仇人,抬手就是一刀刺入了李暹的胸膛,嘴里只吐出简单的三个字:“受死吧。”

    “我……我……”李暹没想到刚才还想着捉皇后立大功的自己转眼就遇到了煞神张辽,更是一句话没说就被刺死了,眼里透着惊骇和不甘,随着张辽钩镰刀抽出,倒地身亡。

    李暹一死,他身边几个贼兵慌忙就逃,没逃出两步就被亲卫斩杀。

    伏完赶出来时,就看到院子里一地尸体,余下的都是张辽的亲卫,他又是愕然,又是惊喜。

    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乱兵惊恐的喊声:“不要过来,我等是瘟疫兵……啊!”

    一个粗豪的声音大笑:“什么是瘟疫兵?我老甘好怕呀,放火!全部烧了!敢吓唬乃公,不知道乃公从来就不怕威吓。”

    伏完不由无语,外面的战事很快结束,甘宁带着数十人进来,来到张辽面前:“甘宁拜见主公!”

    “起来罢。”张辽看他好战的兴奋样,吩咐道:“兴霸,如今京兆尹到处都是乱兵,夜里要小心,不可大意。”

    “主公放心!”甘宁仍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张辽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他知道甘宁看似粗莽,实则狡诈的很,少年时就做匪寇,劫州郡,又做过郡丞,如果真是粗莽无智之人,恐怕早就完蛋了。

    当务之急还是皇后的病情,张辽收到杜畿消息时,他已经出了长安城,身边并没有带军医,眼下反倒是他对治疗瘟疫最有经验,那些日子与左慈和张仲景多番探讨,又亲力亲为,也懂得不少诊治手段。

    他正要回屋查看伏寿的情况,突然院子里一个人问道:“张将军,敢问伏皇后如何了?”

    张辽一怔,这才现跟随甘宁进院子的还有几人,衣着却似是朝臣。

    一旁伏完朝此人拱了拱手:“有劳罗议郎挂怀,中宫未见好转。”

    他转头向张辽低声道:“此是议郎罗邵,先前也染了疫病,被留了下来。”

    张辽看了一眼罗邵几人,心里有些明白了,这几人也是被抛弃的,先前恐怕躲在周围其他地方,听到贼兵退去,赶了过来。

    他朝几人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屋里走去。

    “张将军且慢!”议郎罗邵又阻止了他:“却不知张将军因何要夜入中宫居处?”

    张辽听他这话不对,一下子皱起眉头,扫了他一眼,按下心中不耐:“本将曾治疗瘟疫,懂得一些医术,进去自然是为皇后诊病。”

    罗邵神情肃然,义正辞严:“张将军可知授受不亲,何况屋里乃是中宫,当今皇后,吾以为张将军不宜进去,否则有违礼法。”

    “不错。”罗邵身旁几人纷纷附和,伏完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有违礼法?”张辽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两步来到罗邵面前,看到罗邵一副正气凛然的姿态,抬手就是一拳。

    砰!

    罗邵倒地,他身旁几人无不大惊,伏完嗔目结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