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七百八十章 赶至
    伏完只盼着贼兵在黑夜之中无法发现他们,就此离开,但情况的严重性超乎了他的意料,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近,仿佛就是冲着这边来的。 .

    难道有叛徒暴露了他们的所在?伏完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

    转眼之间,院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拍门声。

    伏完知道情况不对了,他看向二子,低声道:“汝二人便在屋里照看寿儿,为父出去看看。”

    “父亲,还是孩儿出去。”伏德和伏均急忙要拉住伏完。

    伏完怒道:“不得违命,吾尚是执金吾,汝二人出去又有何用!”

    他不待二子辩驳,起身便出了屋子,来到院中,从一处残壁处看到院外火把一片,喊声也多是凉州口音,不由心中一沉,来到门前,沉声道:“门外何人,为何拍门?”

    外面一个声音大声道:“我等乃杨将军留下护卫中宫的,要见皇后!”

    伏完喝道:“尔等既是奉命守护,当知中宫休息之时不得干扰……”

    这时外面一个女声哭道:“莫要开门,他们都染了疫病,他们都疯了,外面的宫人都被侮辱了,他们要侵害皇后……啊!”

    伏完闻言大惊,他瞬间明白了,外面这些军士根本不是李和郭汜的贼兵,而是这次被抛弃下来、隔离在不远处里坊中的瘟疫兵!

    这些兵本是杨定、董承和杨奉的手下,多半都是凉州人或匪寇出身,没什么忠心,此时绝望之下彻底疯狂,竟然想要……

    “我等要见皇后!”外面的乱兵开始撞门。

    伏完面色苍白,他不敢想象门破之后的结果,疾步上前,拼命的抵住门,嘶声道:“皇后已薨,老夫也染了病,尔等莫要进来,免得自误!”

    外面的士兵大叫:“我等不惧疫病,要亲眼看到皇后尸体,为皇后送行……快开门!”

    就在这时,外面陡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支骑兵奔来,一个声音高喝:“大司马麾下中郎将李暹在此,尔等速速投降!”

    来者竟然是李的侄子李暹,伏完有些绝望了,他知道此番他们一家是彻底难逃一劫了。

    外面这些瘟疫兵一阵混乱,而后有人大喊:“我等皆染了瘟疫,尔等莫要过来送死!”

    李暹听到瘟疫二字,似乎惊了一下,而后又大喝:“放火箭,烧死这些疫兵!”李、郭汜前番在长安就曾派瘟疫兵攻打左冯翊,他们很有经验。

    果然,门前这些瘟疫兵闻言大惊,看到那些贼兵真要放火箭,立时就有人仓惶大叫:“李中郎,莫要放箭,我等有情报奉上……皇后在此躲避!”

    伏完只感到浑身无力,提了腰间长剑,离开大门,到了屋门前,靠前门口,老泪纵横。

    外面的李暹听到皇后的行踪,似乎真的吃了一惊,又是一番嘈杂的声响,而后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一片火把涌了进来,照的院子一片敞亮。

    火光照射下,伏完认得进来的那个青年将领,正是李的侄子李暹。

    一众士兵举着火把立时将伏完围住,李暹笑呵呵的道:“不其侯,别来无恙。”

    伏完哼了一声,面无表情。

    李暹面容陡然转冷:“吾叔父立汝女为皇后,汝却不思还恩,反倒与那些贼子同流,背叛吾叔父,如今复有何言!”

    伏完昂然道:“吾儿中平年间入宫为贵人,如今被立为后,是天子恩义,与李何干。”

    “好!好一个天子恩义。”李暹冷笑道:“而今伏皇后染了疫病,天子又在何处?”

    伏完冷笑不语。

    李暹不耐烦的道:“且让伏皇后出来,吾要亲自拜见。”

    伏完黯然道:“皇后已薨,染病之尸,李中郎还是不见的好。”

    李暹盯着伏完,冷笑一声:“吾却不信,不其侯若不让皇后出来,吾便令那些瘟疫兵将她抬出来。”

    “逆贼!”伏完大骂一声,看李暹果真要下令让瘟疫兵闯门,咬牙道:“不须彼等,老夫自带吾儿出来。”

    李暹呵呵笑道:“如此便好,剑便放下罢,吾在此等候片刻,不其侯莫要让吾失望。”他此时颇是得意,得了皇后,即便是病皇后,也是大功一件。

    伏完回到屋中,看着屋中二子,还有躺在榻上的女儿,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伏德、伏均、伏寿都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伏德一直捂着弟弟伏均的嘴巴,不让他出声,伏寿挣扎着翻起身,低声道:“阿翁,杀了儿罢,一把火烧了儿的尸体,莫要落于贼手,二位兄长躲在屋后,火起之后,趁机从窗口脱身,照顾好阿母……”

    她又看向两个宫人:“汝二人与其落于贼手受辱而死,不如与吾同去罢。”

    两个宫人在地上磕头哭泣。

    伏完取过伏德腰间长剑,一步步走到榻前,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伏寿从榻上奋起力气,就朝剑刃撞去。

    伏德与伏均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两个宫人伏地呜咽。

    眼见伏寿要死于剑下之时,突然屋后一人冲出,铿的挑飞了伏完手中的剑,又将伏寿推回了榻上,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屋里响起:“皇后、不其侯莫要冲动。”

    “是何人……”伏完吓了一跳,大惊失色,挡在榻前便要询问,一旁被捂着嘴巴的伏均已经一跃而起,颤声道:“来的可是张府君?”

    “呵呵,伏书佐,好久不见了。”来人声音温和:“不其侯,收起长剑罢,皇后,末将来迟了,让皇后受惊了。”

    来的自然正是张辽。

    “呜呜!府君!”伏均激动的大哭。

    张辽呵呵笑道:“小书佐,当初多么精干的小伙子,如今怎么只会哭鼻子了。”

    伏均抹泪连拜道:“多谢府君,多谢府君,小子心中激动。”

    一直震惊的伏完这才回过神来,失声道:“可是张将军?”

    张辽点了点头:“不其侯,当初我征辟令郎为司隶校尉府吏时,曾亲自登门拜访。”

    伏完看到来的果然是张辽,不由大喜,随即看到张辽身边似乎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又失望道:“张将军,外面皆是敌人……”

    被推在榻上伏寿也急声道:“将军,只求将军救走吾父与兄弟……”

    张辽呵呵笑道:“不其侯、皇后不必担忧,外面的那些杂兵都是浮云。”

    他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粗豪的大吼声传来:“乃公甘兴霸来也,还不快快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