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七十八章 疫病再起
    黎明之时,李傕、郭汜在上林苑、杜陵县一带穷追猛打,天子车驾冲过霸水,仓皇东逃,长安城的大战也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自李傕、郭汜两万兵马围城以来,猛烈的攻城战已经持续了大半夜,因为李傕和郭汜极为警惕张辽,所以留下的是精兵,下的是死命令,两万凉州人的疯狂攻势超乎了张辽的预期,让他不由想起了师父贾诩当初的叮嘱,不要轻敌。

    尤其是李傕早探知他占据了长安,此番从池阳带来了攻城云梯,而且凉州人的战法极为刁钻,他们没有全部围困十二城门,而是将两万兵马全部集中在长安城西北的雍门、横门、厨城门和洛城门,因为这四门距离很近,便于相互策应,集中攻打。

    张辽让鲁肃等人把守其他城门,他与黄忠镇守这四座城门,

    守城的优势在于张辽,但黑夜又给了凉州人最大的优势,因为漆黑之中城上的人很难看到城下人的动向,相反城下的人很容易看到城上要攻击的目标,这种反差会对双方士兵造成很大影响。

    所以一开始凉州人几次将云梯架上城墙,险些冲上城门,张辽和黄忠当机立断,立时命士兵向城下抛洒火把、滚木,又泼了油,城下顿时四面火光冲天,令凉州人不敢轻易冲进,而且城下一亮,原先的视野反差倒转了过来,城上弓箭齐发,凉州人伤亡陡涨。

    两万凉州人的攻击固然厉害,但张辽早有准备,真正让他感到威胁的是马腾和韩遂,这两厮将兵马屯驻在了长安以东和霸陵一带,黑夜之中也不知有多少兵马,不但威胁到了长安城,更威胁到左冯毅,令徐荣的兵马不敢轻易渡河,以免左冯翊被马腾韩遂偷袭,丢了老巢。

    张辽正对此情形头疼,在长安城中的荀攸给他出了一计,既然徐荣已是难以渡河,索性就让徐荣的兵马在马腾韩遂营地一带的渭河北岸擂鼓喧哗,做出渡河进攻之势,让马腾和韩遂不敢轻动。

    如此一来,徐荣虽然不能来攻,却反过来将马腾和韩遂的大军牵制住了,让张辽与黄忠能够专心对付攻城的凉州兵。

    大战持续了两个时辰,进攻了四五次,直到天亮,凉州人始终未曾攻上城楼,连云梯也被毁了大半,士卒疲惫,士气受挫。

    就在这时,张郃率一万精兵从城南杀至,以五千大戟士领头,戟阵过处,所向披靡,凉州人大乱。

    张辽见机,令荀攸、鲁肃等人守城,他与黄忠各带一支兵马从两处城门杀出,前后夹击,本就疲惫的凉州人再也无心作战,疯狂逃窜。但长安城西与渭河这一带地形狭窄,他们被南北堵截,无处可逃。

    此时战局已定,在马腾韩遂反应过来时,大战已经结束,攻城的两万凉州人死伤超过八千,余者大多被俘。

    而后张辽让张郃屯驻城南,黄忠继续守城,互为拱卫,防范马腾、韩遂和李傕、郭汜回军。

    长安城,临时的将军府中,张辽看着手中消息,面露喜色:“高中郎兵马已过上郡,今日可至左冯翊,如此,徐荣便可兵出高陵,向西破了李傕的老巢黄白城。”

    荀彧道:“主公可是准备去迎驾?”

    “不错,是该去救驾了。”张辽道:“李傕、郭汜、张济与杨奉、杨定等贼兵自相残杀,各自乱战,损失不小,已达到我等预期的结果,不过彼等虽是为了夺取天子,不会加害,但总要以防万一。”

    荀攸点头:“主公一切小心,我等在长安等候。”

    救驾这事,最适合张辽这个主公出面,换做其他人都不合适。

    张辽摇头叹道:“就怕天子不愿回这长安了,否则此次也不会躲着走了。”

    荀攸默然,如果天子都长安,那对张辽掌控朝堂无疑是有利的,天子都雒阳,则会多出许多变数,不但关东诸侯会争夺,而且荀攸心中还有一种不敢言的想法,到时候关中完全在张辽的掌控之中,一旦雒阳朝堂有变,恐怕会将张辽推向另一条道路。

    这时,将军府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侍卫来报:“士孙瑞等大臣求见。”

    张辽看了一眼荀攸,笑道:“看来就是我不去救驾,众大臣也要来催了。”

    ……

    午后,京兆尹,新丰县骊山以东,刘协的车驾日夜不停逃到了这里。

    这一带地形颇是适合守御,大道之北是渭水,之南是骊山,杨定和董承分别将兵马驻守在骊山上下,互为犄角,借助地形阻截李傕、郭汜追兵,不多时绕道渡河的杨奉也赶来了,三人合兵一处,又一路收拢兵马,又达到三万之多,让三人信心再次大增。

    骊山之东,天子车驾在鸿门亭暂时歇息,一路奔波,尤其是渡河后丢了马车,全靠骑马和步行,此时众人无不疲惫。

    一处宅院之中,刘协急声询问匆匆而来的太尉杨彪:“杨公,可曾寻到失散的大臣?”

    杨彪面带悲色,长叹道:“只寻回了刘艾、杨琦、钟繇、丁冲、郭浦、董芬、赵蕤二十余人,余下四十三人失散,生死不知,羽林只余下三百,余者侍从、宫人、家眷更是失散不知多少。”

    刘协坐倒在旧席上,泪落如雨:“不想众卿随朕遭此大祸,皆朕之过也。”

    杨彪下拜道:“陛下何过之有?此李傕、郭汜等贼子造逆,臣等无能护卫不周,乃使陛下流落至此,是臣等之过也。”

    刘协摆了摆手:“罢了,事已至此,多言无益,杨公快去歇息吧,李傕、郭汜贼兵还在后追赶,这鸿门亭又无粮米,恐不多时又要起行。”

    杨彪眼里闪过愠怒之色:“左冯翊方才送来粮米,皆被杨定、董承等人夺去,杜畿要迎陛下前去,也被彼等拒绝,若非臣等阻止,杨定更要杀了送粮之人。”

    刘协一呆,脸上满是无力:“几位将军与张文远有仇,此人所共知,如之奈何。”

    杨彪怒道:“不过私怨,岂能置天子安危于不顾,若是去了左冯翊,有渭水为阻,必不惧李郭追赶。”

    刘协沉默片刻,摇头道:“既已至此,便去弘农罢,李傕郭汜诸贼有兵马十数万,便是左冯翊也未必能抵挡。”

    杨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臣听闻皇后有恙,不知如何?此时却耽搁不得。”

    刘协愁眉苦脸道:“皇后浑身乏力,额头发烫,如今身边也无医师,只喝了一些伤风药,整个新丰县不见人烟,如之奈何……”

    “臣去寻医师。”杨彪当即便要出去,突然侍卫传报:“安集将军董承求见。”

    刘协传召,董承进来后,躬身一礼,神色凝重:“陛下,情势不妙,随行军士朝臣宫人多有染病者,臣恐是发了瘟疫。”

    刘协和杨彪面色大变,董承看着刘协,又道:“臣听闻皇后生病,恐是瘟疫,还请陛下暂且与皇后分开。”

    刘协失声道:“不会,绝对不会,皇后一直跟随朕……”

    董承激声道:“正因为皇后一直跟随陛下,所以臣等才要为陛下贵体着想,请陛下以社稷为重!”

    刘协忙看向杨彪,却见杨彪也是神色凝重的道:“若果是疫病,请陛下三思。”

    “不可!”刘协急忙就要跑后屋看卧榻的皇后伏寿,董承一把将他拉住:“请陛下迁往隔壁,两处并不远,可令医师为皇后诊治,若不是疫病,则陛下再与皇后相聚不迟!”

    刘协反问道:“若是疫病呢?”

    董承和杨彪低头沉默不语,刘协面露悲色:“朕随尔等离开,就守在隔壁,速速请来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