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七十七章 霸水惨祸
    车驾队伍一下子慌乱起来,后有追兵,左有堵截,右是山林,尤其是后面追兵越来越近,他们一下子到了绝境,无不惶然起来。

    “吾向南打探!”

    兴义将军杨定听闻上游有凉州人,毫不犹豫带着兵马向下游冲去,去寻找适合渡河的水段。

    天子刘协颤声询问太尉杨彪:“杨卿,可有办法渡河?”

    杨彪看着霸水,道:“此水虽深,却犹可探底,可将马车丢下去,搭起木桥……”

    他话未说完,安集将军董承便匆匆赶来:“陛下,士兵在上游寻到几只舟船,可以渡河。”

    刘协不由大喜,随即又愁道:“有几只舟船?如许多人可能渡过?”

    董承目光扫过后面跟随的朝臣、家眷和宫人,眼里闪过厉色,断然道:“顾不得许多了,陛下、后妃、三公与重臣先渡!”

    刘协回头看了一眼大队伍,还在犹豫,船只已经顺流而来。

    董承当即让手下行军校尉尚弘背负天子奔向河岸,又搀扶了自己女儿董贵人向前。

    伏完见机快,也急忙让儿子伏德和伏均上去搀扶皇后伏寿,他也紧紧跟随。

    董承扫了他们父子三人,没有说话,毕竟他们是皇后的家眷,人群中宋泓见状,也急忙扶了自己的女儿宋贵人。

    后面那些家眷、侍从、宫人和士兵看到如此情形,哪还不知道他们被抛弃了,绝望之下登时疯狂起来,一个个猛冲向河岸舟船。

    太尉杨彪和侍中杨琦等大臣急忙控制局面,但生死关头哪能控制的住。

    董承见状,拔剑砍了两个向前冲的宫人,长剑前指皇后伏寿之处,厉声道:“孙微,提刀开路!”

    符节令孙微立时提刀一路砍杀,在人群中开道,伏寿身边跟随的几个侍者皆被砍死,鲜血飞溅了伏寿一身,伏寿面色苍白,嘴唇动了动,眼里闪过哀色,泪落如雨,当此之时,她与天子尚且生死无主,又岂能保得住这些侍从。

    刘协、伏寿、董、宋两个贵人先上船,而后是董承、伏家父子、左灵、种辑和一些亲近的侍中、侍郎,刘协急呼太尉杨彪等朝臣上船,但杨彪却决意留下安定人心。

    舟船要离岸之时,又有数十个士兵和侍从冲到舟船边上,攀住船舷想要上去。

    董承神色狰狞,站起身来,手中长剑朝船舷砍去,在天子刘协的惊呼声中,鲜血迸射,十多截手指落入船中,四五个侍从惨叫着落水。

    董承的亲信见状,立时纷纷挥剑砍指,惨叫四起,船中落下血淋淋的一堆手指,鲜血溅了刘协、伏寿等人一脸一身,水中落人无数,连喊救命,他们多半都不会水,或有重甲在身,一个个渐渐沉了下去。

    刘协掩面哭泣。

    杨彪被人架上船,看到岸边还有数百人,凭着那四五只小船根本无法来回渡过,当即在船上大喝:“将马车退入河中,架起木桥,扶着过河!”

    岸边绝望的士兵和随从闻言,立时大喊着行动起来,纷纷推着马车下河。

    杨彪的从弟侍中杨琦、黄门侍郎钟繇等大臣还留在岸边,当即指挥士兵行动起来。

    河水有丈许之深,一辆马车下去只会被淹没,于是又一辆堆上去。

    十月中的河水冰寒,但这些士兵和侍从根本顾不得,只是死命的想要搭起浮桥。

    这时,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数十骑驰来,后面跟随着数千人,当前一人正是兴义将军杨奉,杨奉浑身浴血,看到董承带着天子已经渡河,大骂一声,当即大吼一声:“向北,寻水浅处过河!”

    人群中立时又有一些朝臣、侍从和士兵跟随向北。

    杨琦和钟繇看到马车搭桥太慢,而且不稳,随水漂浮不定,渡河艰难,与预期的差的太远,正着急之时,下游传来大喊声:“南面搭有浮桥!”

    杨琦闻言大喜,急忙和钟繇招呼留下的朝臣、家眷、侍从和宫人:“向南,过浮桥!”

    于是众人又急转向南。

    向南奔走了大约两里路,果然见到霸水之上有一座浮桥,乃数十只连舟架成,足有十余丈宽阔,杨定的兵马已经过了大半,众人当即跟随着过河。

    浮桥之前,正安顿众人过河的杨琦听到另一边钟繇惊呼,急忙过去,只见浮桥之畔立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一些字,走近一看,只见写着:架此浮桥,至尊不入长安,以此济祸难。落款是张辽。

    他身躯一震,登时明白了,张辽早已预料到如此大祸,想到天子之前的决定,不由顿足。

    月兔下沉天际,黎明的天色黑了起来,众朝臣、家眷、侍从与宫人过了大半,杨琦和钟繇松了口气,对张辽架这座浮桥大是感激,但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喊杀声,远远可见一片火把,又听马蹄如雷,正是追来的凉州骑兵。

    等候在桥前的百余人大哗,疯狂涌向浮桥,浮桥动荡起来,不少人落水。

    杨琦和钟繇急忙安抚人心,但那支凉州骑兵度极快,转眼就追到跟前,带头的正是郭汜。

    郭汜从到河边,见此情形,立时知道天子已经渡河,不由大怒,当即令士兵冲上浮桥,疯狂斩杀。

    河对岸杨定看到追兵,又听到郭汜大骂,当即下令士兵在河对岸斩断浮桥,随着绳索斩断,浮桥动荡,被水冲向下游,桥上近百人惊呼起来。

    钟繇见机快,从一侧冲出,拔剑也斩断了这边的浮桥,整个浮桥往下游飘去,钟繇拉着杨琦跳上了其中一只小舟,顺水漂流而去。

    李傕浮桥被毁,大怒,看到岸边还有近百人,当即捉了几个侍从询问,得知杨奉、天子都是从上游渡河的,当即带着士兵向北,冲往霸水上游。

    不过他手下的凉州兵军纪最是败坏,一边追赶一边大肆抢掠,连宫人身上的衣物也扒夺,遇到抵抗就直接用兵器砍刺,大片侍从和宫人被迫跳下霸水,游向对岸,有的活了下来,有的直接被淹死。

    整条霸水一片凄惨。